|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四五章芳心萌動

第三四五章芳心萌動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5-28 10:28  字數:3430

ps:涵涵身體還是不舒服,只更新了,不回訪好友了,謝謝親們的支持!)

「好,你們走吧,我送紫妍回家。」逸雪應聲道。

「你請客了?小雪花!」卓君向逸雪遞了個眼色,壞壞地說道。

「當然,還要請我老同學呢嘛!」逸雪笑著答道。

看著逸雪和身邊這個叫紫妍的女人很親密的樣子,如涵那種不舒服的感覺更加重了一些。和他們打過了招呼,就跟著卓君離開了。

「怎麼了?我的好妹妹,愁眉苦臉的樣子,這頓飯,你吃的可不是很開心呀!」上了車,卓君就說道。

「沒有呀,我……怎麼不開心了,我是小吃貨,吃東西怎會不開心。」如涵難為情地說。

「哈哈,我的妹妹我最了解,讓我猜猜……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因為紫妍,對吧,見她在你逸雪哥身邊坐著,還不時聊著上學時的事兒,你心裡不舒服吧,莫非……是吃醋了?」卓君依舊那副表情,語氣中透著十二分的肯定。

「哥……你亂說什麼呢,我怎麼會吃逸雪哥的醋,他只是哥哥。」說話間,如涵不覺紅了臉,幸虧車裡光線暗,不然,不知卓君會怎麼說她呢!

「哈哈,我不多說了,咱們騎驢看唱本—走著瞧,我就不信,我說的不對。」卓君收斂了笑容,發動了車,極為自信。

沒多久,就到了如涵家落下,卓君拿出從超市裡買的東西,把如涵送到了樓上,便離開了。

回到家,躺在bed上,撫摸著逸雪送到凱蒂。想著今晚見到的陳紫妍,如涵心裡亂亂的。

「我這是怎麼了,好奇怪。怎麼會不舒服,我不是把逸雪哥當哥哥嗎?為何他身邊有別的女孩兒。我會不自在!」如涵開始質疑自己。

無助間,她拿起放在bed柜上的一本書,是姑姑送給她的,翻看其中的一章,她努力從中尋找答案:

愛上一個人才會有的感覺

當你愛上對方時,應該會有這九種情感,才能算是一個真實的愛情。最起碼,你應該捫心自問,將來是否有可能培養出這樣的情感來,才能確保你擁有一個真的愛情。

一是生理上的衝動:當我們對一位異性產生興趣或愛上某個異性時。希望彼此有身體上的接觸。在真實的愛情生活里,這種**是永遠存在的。包含了許多其它親密的身體上接觸,譬如牽手、擁抱等等,這種情感會永遠都存在愛人的心裡。

二是美麗的感覺:在有愛情的時候,我們會覺得對方最好看。即使有別的異性比你所愛的對象好看,但對你而言,他她才是最好看的,而且是別人無法相比的。

三是親愛的感覺:當你真正愛上一個人,你會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他讓你覺得很舒服,你可以信任他、依靠他。他像是一個親密的家人,甚至可以說,比一個家人更親密,這是親密加上一種溫馨的感覺,就是親愛的感覺。在這愛情國度里,他不會挑剔你的瑕疵,因為他願意包容你所有的缺點。

四是羨慕及尊敬的感覺:一個健康的愛情關係,應當有以對方為榮的感覺,我們會去欣賞對方內在和外在的條件和優點。而且對方也處處以我們為榮。如果我們能有這種感覺,不論他是成功或失敗,都會使我們欣賞他的才華。

五是讚許的愛情:當相愛的時候,我們喜歡誇獎對方,而且不僅是欣賞而已,還喜歡對他人誇獎對方,從誇獎對方的熱誠之中,我們可以因此感到無比的快樂。

六是受到尊重的自尊:一個健康的愛情關係,可以提高一個人的自尊心。讓你感覺到活得更有價值,因為愛情使你覺得你有無人可比的獨特性,雖然你有優點也有缺點,但是你的獨特性使你受到無比的尊重,生命因而有了價值。

七是佔有慾:愛情是絕對獨佔的,不能與人分享親密的男女關係。所以需要以結婚來持續一份愛情,在結婚時彼此相約相許。因此在真實愛情里,互相許諾忠誠是必要的。

八是行動自由:如果個人有正當的理由,他行動的自由一定要受到尊重,才不會破壞兩人之間的愛情關係。

九是深重的同情心:我們對深愛的人常會有憐惜的感情,經常會為對方考慮,如果對方受到挫折,我們會非常願意與他分擔痛苦和挫折,把對方的苦難當作自己的苦難一樣,或者更勝於自己的苦難,因為我們願意為對方而犧牲自己的利益

如果是這樣

我確信,我愛上過某個人……

如涵不看則已,一看嚇了自己一條,對逸雪,她足足中了四條!她很欣賞他,覺得他很完美,很尊敬他,甚至在酒吧里喝醉了酒,最先想到找他去接她,甚至……看到他身邊的女同學都會不舒服,這不是佔有慾是什麼!!

「沈如涵呀沈如涵,你怎麼能這樣,這邊和趙剛在一起,那邊還想著逸雪,這不是想要腳踏兩隻船的節奏嗎?你這樣算什麼,典型的壞女孩兒的想法!」如涵一邊默念,一邊指責自己。

「好啦,不想啦,睡覺!」

可越是不想去想,越是想,這個晚上,如涵輾轉了許久,才睡著,第二天起床,不禁無精打采,連早餐也顧不上吃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如涵早早跑下樓去,到餐廳用餐。打好了飯菜,卻覺得胃有點不舒服,放進嘴裡的排骨也味如嚼蠟,筷子一點一點的夾著飯粒往嘴裡送,她只好放下手中的餐具,看來今天用餐的興緻是沒有了。

「如涵,你怎麼了,打了這麼多飯菜,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