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四三章卓君的愧疚

第三四三章卓君的愧疚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5-25 05:32  字數:3497

ps:感謝本宮、毒哥、超人哥的禮物,感謝幾位讀者的小粉,開森

「我送你回家吧。」卓君不忍太過斥責妹妹,緩和了語氣,說道。「不過,一定要聽哥的話,不能再見這人了,你被他害的還不夠嗎?」

如涵點了點頭,她理解卓君,知道他之所以激動都是為了她好。「哥,放心吧,我和他,只能是朋友了,不會回到過去的。」

「朋友?!要我說,朋友都不要做,做朋友就是給他機會繼續發展。」卓君不容分說地反駁道。

如涵不想再說什麼,怕惹他生氣,靠在椅背上,閉上眼睛休息。

就這樣,到了如涵家樓下。卓君下了車,為她打開車門。

「涵涵,今天是哥衝動了,對你說話嚴厲了些,不過,你要知道,哥都是為你了好,不好生哥的氣!」卓君把手放在妹妹的肩膀上,安慰道。

「沒事的,哥,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我不會在意的。」

如涵的善解人意讓卓君心疼,他越發後悔,可以換種方式對待妹妹的。

「回家吧,過節天過節,哥帶你出去玩。」卓君想給妹妹以補償。

「什麼節?端午節嗎?」如涵問道。

「不是,兒童節,馬上就六一了,哥帶你出去玩。」

「兒童節?哥,我已經不是兒童了呀!」如涵哭笑不得。

「怎麼不是兒童,在我眼裡,你永遠是個小孩子!需要我照顧!」

卓君的話充滿溫情,讓如涵動容,她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兄妹倆輕輕抱了一下,如涵便上了樓。

回到家裡,回想著這兩天發生的一切,如涵只覺得心裡亂亂的,辰逸雪、崔志浩、劉明宇、而今又多了一個賀雲飛向她表示好感。局面越來越複雜了。

許是太累了,洗漱後躺在bed上,來不及再多想什麼,如涵便睡著了,醒來時已是第二天清晨。

穿好了衣服,隨便吃了點東西,如涵便出門去上班了,剛到門口,又看到明宇的悍馬車停在對面的松樹旁。

明宇倚在車門上,擺弄手機。不時地看著門口的方向。見如涵出來。收起了手機。向如涵揮手。

如涵走了過去:「你,怎麼在這裡?」一大清早見到明宇,絕不亞於在西單看到黃曉明的驚訝程度。

「我想來看看你怎樣,昨晚因為我。讓你被哥哥教訓,我很過意不去。」

「我沒什麼的,倒是你,我替哥哥和你道歉,我哥人很好,並無惡意的。」如涵安慰明宇,也是維護哥哥。

「我知道,你哥很不喜歡我,不過。我有信心,會讓他喜歡我的。」明宇一臉陽光,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而今的他,已經極為成熟、淡定。如果換做是今天,無論什麼也不可能讓他放棄如涵的。

「如涵,過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我只希望能好好待你,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明宇滿眼真誠地說道。

聽了這句話,如涵的思緒不由的回到了幾年前在校園裡:「誰能執我之手,消我半世孤獨。」如涵淡淡的問道。

「我願執子之手,與你一世風霜。」明宇深情的拉著她的手。

「明宇,你真的願意嗎?」如涵的眼中放出異樣的光芒。

「寶貝,我願意一輩子陪你走下去。」

如涵的思緒很快就抽回,過去她已經不想再回憶了。

「我們,先不說這個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得去上班了。」如涵淡淡的說,臉上的表情也很淡定,她不想表現出一絲激動,讓明宇看到希望。曾經那些受過傷的地方,如今都已經結成疤痕了,而今天這個男人卻要重新把她的傷疤揭開。她不想!

「如涵,我送你上班吧,正好順路。」明宇柔情似水的對著她說道,然後打開了車門。

雖然答應表哥不和他交往,但是這樣的要求,她也不忍心拒絕,只是送她上班而已。想了想,如涵上了車。

明宇〖興〗奮地回到車上,他珍惜和如涵在一起的每一個機會。哪怕只是十幾分鐘也是寶貴的。

到了天涯周刊門口,車停了下來,兩人道了別,明宇目送如涵進了周刊大樓,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清晨,正是上班的高峰期,崔志浩也剛剛上班,遠遠到看到如涵從悍馬車上下來,恍惚中想起,劉明宇曾開過一輛悍馬車,他可以確定,送如涵上班的人,就是劉明宇。

「他們這麼早就在一起,難道是」崔志浩心裡突然有了邪惡的猜想。

如涵上了電梯,進了辦公室,沒過多久,崔志浩也敲門走了進來。

「崔總,你怎麼來了,找我有事?」在公司,如涵還是稱呼崔志浩崔總的。

「我也沒什麼事兒,就是看到有人送你上班,好奇,過來確定一下,到底是不是他。」崔志浩說話一向直接。

「誰?」如涵反問。

「劉明宇,我說的沒錯吧!」崔志浩說道。

「崔總,我們」如涵想解釋。

「涵涵,我不用和我解釋,我只是怕你們舊情復燃,你再受他傷害。」崔志浩憂心忡忡,怕如涵受傷害只是其中一方面,他不想讓劉明宇成為他又一個情敵。

「我們的關係不是你想得那樣。」如涵知道他誤會了,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

「我信你,你信你會做出正確的選擇。」崔志浩唇角揚起好看的弧度,眼神篤定地看著如涵。

「謝謝!」如涵淡淡地笑了笑。

崔志浩盯著她的眼眸,下意識地用手扶住她的臉。

「我」他猶豫了幾秒,又接著說道:「涵涵我想我是無可救藥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