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三九章酒後

第三三九章酒後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5-21 00:30  字數:3389

ps:感謝超人哥、毒哥、甘露哥、本宮的禮物,520,我愛你們哦!*^__^*嘻嘻……繼續求小粉哦,有小粉的哥哥姐姐不要吝嗇哦!

「二十萬!」崔志浩毫不示弱。

看崔志浩也喊價了,逸雪有些猶豫,不知該不該和他競爭,卓君暗喜,心想著,身為哥哥,還是不要加入這場爭鬥的好。

「三十萬!」也許是想避開二十五這個傻瓜數字,明宇直接加價到三十萬。

「三十五萬!」崔志浩又加了五萬。

見他二人競爭激烈,逸雪沉不住起了。畢竟,他也想把玉鐲買下來,送給心上人。

「四十萬!」沒想到逸雪這麼快加入競爭,崔志浩愣了一下,不過,他倒寧願逸雪加進來,也不想讓明宇競拍成功。

幾個人相繼加價,奇怪的是,並沒有其他人加入他們的競拍,也許是看出其中端倪,沒有人敢加入。

接連喊價幾輪,直到崔志浩喊出了100萬的價格,他以為勝券在握,卻不想,不遠處,傳來一個聲音:「二百萬!」

聲音不是十分大,卻極為有震撼力,眾人皆向著聲音的方向望去,只見賀雲飛淡定自若的站在大廳的一角,身邊有幾個漂亮女子。

「二百萬!有人再加價嗎?二百萬一次,二百萬兩次……」司儀欣喜萬分,恨不得立即成交。

「二百五十萬!」崔志浩心中憤懣,故意喊出了傻子數。包括司儀在內,在場的人都笑了起來。

「二百五十萬!還有加價的嗎?」

「三百萬!」賀雲飛接著說道。

司儀沒有想到,這款玉鐲,竟然能拍到300萬的高價,還沒停下來。

「四百萬!」加價的區間,已從最初的十萬,上升到了百萬,讓人瞠目。

「五百萬!」劉明宇毫不示弱,稍作停留後又加入了這場爭奪戰。

「志浩哥。如果我沒猜錯,你買這款玉鐲是要送給涵涵吧。」卓君俯在崔志浩耳邊,悄聲說道。

崔志浩點了點頭,想要繼續喊價,卻被卓君攔住了:「志浩哥,水頭好的玉鐲多的是,何必和他較勁兒,你想想呀,以涵涵的脾氣,你若是送她幾百萬的玉鐲。她會接受嗎?」卓君不忍崔志浩砸錢。提醒道。

聽了卓君的話。崔志浩放佛從夢中驚醒一般,以他對如涵的了解,她是決計不會接受如此貴重的禮物的,如果如涵不要。幾百萬、上千萬的玉鐲形同廢物。

稍作思考,他停止了喊價,心想著,要去珠寶店能買到更好的玉鐲。

那邊賀雲飛不知作何想,也停止了出價。

見無人再出價,司儀說道:「五百萬一次,五百萬兩次……五百萬三次,好,成交!」

事先誰也料想不到。這樣的一隻玉鐲竟然賣出了天價。禮儀小姐把玉鐲摘下,放到了一個精緻的錦盒中,下台交到了劉明宇手中。

「劉明宇花五百萬買了玉鐲!」如涵心下詫異,不知其中緣故,懶得猜想。繼續關注接下來的拍品。

在接下來的拍賣中,如涵、卓君、逸雪和崔志浩一起拍下了幾件東西,不過,即便是總值也不及一隻玉鐲。

拍賣會過後的第二天,明宇成了海城各大報刊的頭版頭條,500萬天價買下玉鐲,又將款項如數捐給青少年基金會,讓人不得不嘖嘖稱讚。

這日下班,如涵剛走到公司門口,便看到明宇的悍馬停在不遠處。明宇穿著一身休閑裝,靠在車門上,看著她出來,便走了過來。

「如涵!」

「你……怎麼來了?」如涵明知道明宇是來找她,故意問道。

「我找你!可以賞光,一起吃個飯嗎?」明宇故作輕鬆地問道,雖然他心裡緊張,擔心如涵不答應。

「我今晚沒空,約了朋友一起逛街。」如涵找了個聽起來很真實的理由。

「哦,這樣呀,那……明晚總可以了吧。」明宇不肯罷休。

「明晚,也不一定有空,最近……好忙。」如涵不會拒絕人,說話不免吞吞吐吐。

「如涵,我知道你不想和我單獨吃飯,可是,我沒別的意思,只想要你陪我吃頓飯而已,真的只是簡單的吃頓飯。」明宇認真地看著如涵。「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像昨天那樣,當時是我太衝動了,我很後悔!」

「好吧!我答應你。」既然他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如涵也只好答應了。

「那一言為定,明晚7點我會來接你。」見如涵答應,他好像如釋重負。

「恩,好的,一言為定。希望你言出必行,只是吃頓飯這麼簡單。」如涵從容的說道。

「放心,我劉明宇一言九鼎!」他信誓旦旦的說。

「明宇,那我先告辭了。」如涵輕聲說道。

「你去哪裡,我送你!」明宇問道。

「我到對面的咖啡廳等朋友,不用送的。」如涵指著對面,笑著說道。

明宇見是如此,有些尷尬地笑道:「那我先走了,明天見!」如涵點了點頭,默不作聲。

如涵根本沒有約朋友,劉明宇走後,她一個人回家了,她的情緒有點失控。四年了,整整四年,一千四百多個日子,三萬五千個小時。在這麼長的時間裡,她記得自己已經把他忘記了,她記得自己忘記他的模樣了。但是當她看到他,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還是會心痛,還是忘不了過去。初戀真的這樣刻骨銘心嗎?

回到家,如涵躺在偌大的卧榻上睡了一覺,待她醒來,已是夜裡,只覺得肚子餓得很,打開冰箱,卻沒有任何可以吃的東西。她換了一身簡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