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三三章人人都愛沈如涵

第三三三章人人都愛沈如涵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5-17 00:08  字數:3383

「逸雪,你回來的正好,奶奶正找你呢!」遠遠看到兒子回來,身邊還跟著一個女孩兒,辰夕忙的走了過來。

被父親打斷,逸雪本想說出口的話,終究沒說。

「這位是……」看著如涵,辰夕總覺得見過,一時想不起來。

「爸,他是涵涵呀,奶奶過生日的時候,她來過的。」見父親滿臉寫著問號,逸雪說道。

「哦,想起來了,涵涵的漂亮讓人過目不忘,只不過上次見面的時候,涵涵有化妝,這次沒有,不過,這樣似乎更漂亮。」辰夕由衷的稱讚。

「叔叔過獎了,涵涵哪有你說的那麼好,倒是奶奶高貴典雅,讓涵涵敬重。」聽多了類似的誇讚,如涵很少有羞赧之色,倒是應對自如了。

「涵涵,逸雪,到包間去吧,奶奶正等著你們呢!」辰夕一向喜歡說話利落的女孩子,不免對如涵又多了幾分好感。

逸雪、如涵微笑著答應著,從眾人身邊走過,進了包間。

一推開門,只見辰老太太坐在正中的沙發上,身邊只有幾個中年婦人,辰老太太肌膚紅暈,精神矍鑠,完全不像那個年齡的老婦人。

「奶奶,節日快樂!我和涵涵來給你過節啦!」剛一進門,逸雪就像個剛放學回家的小孩子一樣,走到了辰老太太身邊,坐在了沙發上,依偎著她,調皮得很,往日的儒雅風采全無。

「好乖,奶奶正等著你和涵涵,等你們回來,才叫開餐。」辰老太撫摸著孫子,卻盯著正走過來的如涵看。

「涵涵,快過來,讓奶奶看看。我的小涵涵,越來越漂亮了!」

如涵答應著,順勢坐在了辰老太的另一邊,她和逸雪,一左一右,圍繞著辰老太,金童yu女,羨煞旁人。

「奶奶,我也祝你節日快樂,永遠這麼健康、漂亮!」

如涵聲音甜美,說起祝福的話,讓人聽著格外舒服。

「好孩子,真是個好孩子。真是招人喜歡……」如涵過來,讓辰老太太的注意力瞬間轉移到她的身上,完全忽略了身邊的孫子辰逸雪。

「奶奶,我們本該早到的,可是涵涵一定要給你和媽媽準備禮物,硬拉著我的商場,買了禮物才過來的。」辰逸雪看著如涵手中的紙袋,有些誇張地說道。

「哦,涵涵還給奶奶準備禮物了?這孩子,來了就好,幹嘛要破費。」

如涵感激地看著逸雪,把其中的一個紙袋,遞給了辰老太太。老人家當即就打開了,裡面是一隻寶藍色錦盒,掀起錦盒的蓋子,一枚精緻的胸針躺在白色的錦緞上,huā色典雅脫俗,和辰老太太的膚色極為相稱。

「涵涵太有眼光了,這胸針太漂亮了!」辰老太太一向喜歡胸針,這枚白蘭huā胸針,正合她心意。

「奶奶,我幫你戴上,一定特漂亮!」說話間,逸雪拿起胸針,別在了奶奶胸前。

「媽,什麼事兒這麼高興呀?在門口就聽到你的笑聲了。」

辰夕夫婦走了進來,見他幾個人聊得熱鬧,笑著問道。

「媽,你來的正好,涵涵給你和奶奶都準備了禮物,你看奶奶的胸針,多漂亮!」

逸雪站了起來,向目前炫耀道。

見到辰母,如涵也起身打了招呼,把逸雪替她準備的禮物交給了辰母。

「涵涵真是個有心的孩子,不過以後不要這樣了,你能來,我們就很開心了。」

聽到辰老太太和辰母的誇讚,如涵越發不好意思,畢竟,禮物不是她準備的,要感謝逸雪的良苦用心。

幾個人說了會兒話,便坐到了包間的餐桌旁,侍者一開始上餐了。

桌上的佳肴很精緻,各類海鮮、肉類、蔬菜搭配得當,造型考究,辰氏果然是大家氣派,讓見慣了大世面的如涵都不得不感嘆。

席間,辰老太太、辰母和逸雪都不時給如涵夾菜,照顧得極為周到。就好像她才是母親節的主角一般。

吃過了飯,辰老太太依舊坐到沙發上,不時有人過來問候、送上禮物,她都一一道謝,微笑著收下。但如涵看得出,老人家收到她的禮物時,才是最開心的,其他的,不過是出於禮貌,假意應承罷了。

見時間不早了,如涵還想到姑姑家看看,便和辰家人道辭。辰老太叮囑逸雪,讓他把如涵安全送到家,她才放心。二人正往出走,又看到了之前見到的徐菲菲,逸雪有意避開,卻不想她走了過來。

「辰總,這是要送沈小姐回家嗎?怎麼不多呆一會兒,這就要走?」

「涵涵已經和我家裡人一起吃過飯了,這會兒有事,我得送她回去了。」逸雪淡淡地答道。

「涵涵!叫的好親切呀,辰總,你怎麼不叫我菲菲呢,非要叫我徐小姐。」徐菲菲明顯在挑釁。

「徐小姐,我和涵涵在一起很久了,自然叫她乳名,可是我們……並不是很熟吧。徐小姐,我們急著回去,先不說了,你到裡面坐吧,外邊太涼。」逸雪的話,就像只軟釘子,生生把徐菲菲的話頂了回去。

「你……」徐菲菲又氣又惱,說不出話來。

逸雪顧不得她,帶著如涵離開了,上了車,才「哈哈」地笑了起來。

「涵涵,我剛才是不是有點太那個了?」逸雪嘴角微微上翹,略顯邪魅地笑道。

「豈止是有點那個,是非常那個,我還沒見過我的小雪huā哥哥這麼厲害呢!我看徐小姐的臉都紅了,恐怕是氣的不得了。」

「氣就對了,不讓她生氣,她說不定怎麼樣呢。我可不想受她的糾纏。」逸雪發動了車,踩了一腳油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