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一零章夜無眠

第三一零章夜無眠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4-23 16:07  字數:3403

ps:感謝兜兜姐可愛的小粉紅,感謝鐵少爺等幾位哥哥好友的粉紅,涵涵很感動感謝本宮、毒哥、妍妍的禮物賣萌扮乖,做可愛狀,粉粉快飛來……on_no哈哈~

「文文……文文你放開文文,放開……」劉春艷一聲比一聲高

趙剛知道她是做噩夢了,輕輕搖動著她的身體,想把她叫醒

許是睡得太沉,過了一會兒,劉春艷才睜開眼睛,慢慢清醒過來,見趙剛在旁邊,先是一愣,隨即回過神來:「文文呢,回家了嗎?」

「孩子回家了,和他大姨一起走的,見你睡得熟,就沒和你打招呼」俯在她身邊,趙剛輕聲答道

「哦,沒事就好,嚇死我了,原來是個夢……」劉春艷起身坐起來,趙剛才看到,她額頭上冒出一層汗珠

趙剛轉身去拿手巾,問道:「你怎麼了,夢見什麼了?」

「沒什麼,就是夢見我們兩個一起在家裡,突然從外邊進來一個男人,把文文搶走了,我一個勁兒的哭,一個勁兒喊,就是無能為力……」回想著夢裡驚險的一幕,劉春艷心有餘悸

「你呀,就是壓力太大、想的太多了放心,我會照顧你們娘倆的,夢中的事兒永遠不會發生的」趙剛勉強笑了笑,愧疚感愈發強烈「好了,沒事了,好好睡一覺,明天一早醒來,文文就來看你了」

他扶著劉春艷躺下,為她拭去了額頭上的冷汗,又幫她蓋好了被子

「晚安,睡」

劉春艷點了點頭,閉上了眼睛

此時的趙剛,心裡是百般千般地糾結,他覺得對不起劉春艷,又擔心崔志浩把如涵搶走他想娶如涵,卻怕傷害劉春艷想好好照顧劉春艷,又怕崔志浩趁虛而入

屋子裡安靜得很,趙剛的心卻平靜不下來,眼前的局面太多複雜,已經徹底把他的心擾亂

這一夜,趙剛、如涵、崔志浩三人思考著各自的煩心事兒,睡也睡不安穩

過了夜半,如涵醒來,到廚房倒了一杯水,喝完了水便再也睡不著了

對於崔志浩為她做的一切她並非毫無感覺當然,打動她的不是情感周刊經理的職位,也不是價值百萬的賓士轎車,而是崔志浩的一番情誼若不是動了真情哪個男人肯花如此大手筆去討好一個女人呢如涵知道,愛的深淺,不能用錢來衡量,但試問,一個連錢都捨不得的花的男人,會有真愛嗎?

女人希望愛她的男人為她花錢,其實並不稀罕男人的錢她只是從中體會男人對她的感覺,並從這種感覺中測量男人對她的愛

女人天生愛逛街購物,但買的東西很多是不實用的.滿柜子的衣服滿地的鞋子其中不少是她只穿過一次便冷落了甚至買回來從來未用過的.女人購物常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很多女孩子坦然承認最好的減壓辦法就是到商場購物,也有女孩子承認她們帶男朋友一起逛街購物,目的是從男人的慷慨程度中檢查他的愛情真實度.女人花錢是買心情,男人為女人花錢是為女人買感覺

愛是純潔的,但不是免費愛情不能夠用錢去買,但也不能只是眼睛鼻息,綿綿情話、山盟海誓、牽掛思念,沒有一定的物質基礎,一切都會顯得空洞,不切實際

和趙剛相比,崔志浩顯然大方得多可即便是這樣趙剛在她心裡的地位仍無可撼動,在如涵的價值感里,為女人花錢,是男人愛女人的表現之一,但絕不是衡量愛情深淺的標準

崔志浩固然讓她感動但還沒感動到愛上他,崔志浩越是對她好,她越是有壓力,總感覺虧欠他,卻不知通過什麼方式報答

「凱蒂,你說我到底怎麼辦才好?我愛的人,我嫁不得,愛我的人,我又不愛我不能接受我不愛的人,又不忍心傷害他……哎……我好難受……」撫摸著凱蒂毛茸茸的小腦袋,如涵幽幽地說,她多想眼前的這隻小狗有靈性,能幫她解決難題呀

凱蒂蜷縮在大瓷杯里,仰起頭看著如涵,享受著她的愛撫,忽閃著明亮的大眼睛,在清幽的燈光下,格外惹人憐愛

「你這個小壞蛋,看著你,我又想到了逸雪哥,他也是個好人,溫和、帥氣、儒雅,是個世間難求的謙謙君子,可他為什麼喜歡我呢?我白白接受他的好,卻無法給他回報」如涵輕輕捏著凱蒂的小耳朵,就好像和閨蜜在聊天,很放鬆,很愜意在沒有趙剛陪伴的時光里,小凱蒂是她最好的夥伴

聊著天,如涵也漸漸有了睡意,把凱蒂放在了枕頭邊上,如涵關上了燈:「小寶貝,我們睡,明天早起,給你熱牛奶,我的小乖乖」

凱蒂發出輕微的嚶嚶聲,彷彿在回應如涵,沒過多久,如涵和小凱蒂都睡著了,直到第二天早晨,暖融融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灑落在她粉紅色的床單上,她的耳畔感受到一股溫熱感,才漸漸醒過來

小凱蒂已經從大瓷杯里爬了出來,也許是餓了,也許是在叫如涵起床,用她小小的舌頭,去舔如涵的耳朵

「你這個小壞蛋,這麼早就起來搗亂」看著身邊的凱蒂,如涵寵溺地笑道

她看了一眼桌上的鬧鐘,才知道,時間已經不早了,忙的從床上爬了起來

「小寶寶,真是冤枉你了,原來這麼晚了,要不是你叫我,我就要遲到了」見已經7點多了,如涵迅到洗漱間洗臉,刷牙,又到廚房熱了牛奶和麵包,給凱蒂盛了點牛奶吃過了早餐,隨便找了件衣服穿上,就跑出了家門

這是她出任情感驛站編輯部經理後的第一個早晨,她不想也不能遲到,生性要強的她,越是職位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