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零七章睹物生情

第三零七章睹物生情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4-18 23:46  字數:3451

「什麼,崔總請我吃飯?」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趙剛反問道,對崔志浩的話,趙剛沒敢當真,還以為他還在開玩笑。

卻沒想到,崔志浩嚴肅地回答道:「對呀,請你吃飯,就咱們三個,不找別人。下午下班,我讓秘書訂飯店,咱們一起走。

聽著他二人說話,如涵暗自納悶,趙剛只是隨便說了一句,崔志浩就要請他吃飯,還要她作陪,她不明白,崔志浩這樣安排,到底是何用意。

「崔總,若真要一起吃飯,也是我請,哪能讓你請。下班後我安排,你和如涵到場就好。」聽崔志浩這麼說,趙剛很不好意思,忙的說道。

「好了,剛子,就別客氣了,我都說我請了,就是我請,咱們哥倆好久沒一起聊天了,趁著吃飯的機會,好好聊聊,如涵不是外人,也和咱們一起去。」崔志浩看了如涵一眼,不像在徵求意見,卻像在通知她。

趙剛和如涵相視一笑,不約而同地點了點頭,這個總裁霸道起來沒人能擰得過他。他們不想再反對,只好答應了。

「如涵,你先回去吧,後勤管理部要去布置辦公室,你有什麼想法,儘管告訴他們,他們會按照你的意思布置的。」崔志浩愛護如涵到極致,盡一切能力讓如涵過得開心,即便是辦公室,也要精心布置。

如涵感激地點了點頭,和他二人道了別。走了出去。

開完了會,崔志浩沒事,就和趙剛閑聊。

如涵下了樓。到了新辦公室,見章一楠親自組織人往裡面搬花架和幾盆開的很嬌艷的花。

見如涵過來。章一楠忙上前打招呼:「如涵,這些花都是最近買的,我看挺漂亮的,就給你搬過來了,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你喜歡什麼花,儘管和我說。我讓下邊的人去買。」

知道如涵是崔志浩喜歡的人,章一楠十分殷勤。

「不用了,章經理,這些花都很好看。我很喜歡。謝謝你了,這麼費心!」如涵客氣地說道,聲音柔和,談吐得體,讓章一楠暗自佩服。換做別人,這麼得老總寵愛,恐怕早就飄到天上去了。

「好,你喜歡就好。辦公室里的書櫃舊了,我已經安排小張去廠家訂貨了。估計後天就能到。我猜想你一定喜歡看書,沒有書櫃怎麼能行。」章一楠接著說道。

如涵本想阻止,但想到他已定貨了,如果堅持不要,顯得太不近人情,就笑著答應了。

向如涵說明了情況,把花擺放好,章一楠就告辭離開了,如涵回到之前的辦公室收拾東西。

知道如涵要搬東西,編輯部的同事都過來幫忙,沒一會兒,原來辦公室的東西就被搬空了,只剩下屋裡的傢具。

「如涵,以後我們得叫你沈經理了。突然這麼叫,還真有點不習慣。」到了新辦公室,小張環顧了一周,笑著說道。

在編輯部里,如涵人緣極好,她從不擺架子,溫柔,隨和,下屬們不怕她,但都很尊敬她,她安排的事兒,大家都會認真去做好。

「幹嘛要叫沈經理,叫如涵就好。沈經理聽著怪怪的,沒有如涵聽著舒服。」聽了小張的話,如涵笑著說道。

「好!那我就不改了,我還叫你如涵,聽著多親切!」小張話音剛落,周圍的同事也都附和道。

和這樣美麗可人的領導一起工作,下屬們都很放鬆,辦公室里洋溢著和諧、歡樂的氣氛。

「什麼事兒這麼高興呀,讓我也樂呵樂呵!」大家說話間,趙剛走了進來。見老領導來了,眾人都圍了過來。

「剛哥,告訴你個好消息,如涵升職了,是咱們情感驛站編輯部的經理了。」一位同事興奮地對趙剛說。

「哦,我當是什麼事兒,原來是這事兒呀,我已經先你們一步知道了,特地來看看如涵的新辦公室。」看著屋子裡的一切,趙剛是那麼熟悉,十年前,就是在這個辦公室,他第一次見到了王善軍,成為他的下屬,在這個編輯部上班,今天,這裡的東西還在,主人卻換了,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心愛的女人竟成了這個辦公室的主人!

驀然間,趙剛陷入了沉思,竟愣神了。

「趙哥,你怎麼了?」看著他發獃的樣子,如涵關切地問。

「呃,沒事……就是想起了過去的事兒,這裡是王哥工作過的地方。」如涵的問話,將趙剛帶到了顯示,遲疑了一下,趙剛輕聲說道。

「時間不早了,大家都回去工作吧,有時間咱們再聊。」看得出趙剛有話想說,如涵對身邊的同事們說道。

聽經理髮話了,眾人便不再停留,各自回到了辦公室,偌大的屋子裡,只剩下如涵和趙剛兩個人。

「寶寶,你知道我是怎麼被天涯周刊錄用的嗎?」趙剛坐到了沙發上,看著如涵,若有所思地問道。

如涵笑著搖了搖頭。

「十年前,我剛剛大學畢業,看到天涯周刊在扉頁上發布了一條招聘啟事,要求應聘著是大學本科以上畢業,中文系,在附上簡歷的同時,還要寫一首小詩,主題不限。我寫了一首,王善軍很喜歡,當即就決定把我留下了。」回想過去,趙剛欣慰地笑了。

「什麼詩?能讀給我聽聽嗎?」如涵很好奇,起身站了起來。

「是一首情詩,王哥說,我的詩和情感驛站的主題很吻合。我有點記不全了,你等一下,讓我想想……」趙剛低頭沉思著,過了幾分鐘,緩緩念到:

時間從花骨朵上划過

清香醉過人的心脾

一場驚心動魄的攆

在撕心裂肺間嚎叫

夜裡的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