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九九章夢境

第二九九章夢境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4-11 15:27  字數:3225

北方的四月,還是有些清冷,如涵急著出來,沒穿外衣,走到院外,迎著瑟瑟的涼風,不禁打了個寒顫。

「涵涵,別凍著,快和沈阿姨回去吧,我們自己打車就好。」逸雪邊說邊脫外衣,準備給如涵披上。

如涵連忙阻止他,「沒事,逸雪哥,你看那邊來了幾輛車,你們上車了,我們馬上就回去。」

如涵向前走了兩步,向計程車的方向擺手,待車停下,看著逸雪和志浩上了車,沈梅和如涵才放心地離開。

「姑姑,咱們回去得管管哥了,他明知崔哥和逸雪哥是開車來的,還讓他們喝酒,還喝成這樣。」挽著沈梅的胳膊,如涵說道。

「看今天的情況,似乎不怪你哥,也許他們三個聊得高興,就喝多了。」兩人邊說邊進了屋子,只見卓君躺在沙發上,強睜著眼,看電視里的活動回放。

「哥,別看了,我扶你到樓上吧,喝這麼多酒,早點睡吧。」如涵坐在卓君旁邊,準備拉他起來。

「嗯,好吧,我回房看吧,涵涵,你也看看。你都不知道自己有多漂亮。」卓君用力支撐著身體,坐了起來。把手搭在了如涵的肩膀上,和她一起上樓。

「涵涵,太晚了,你就住這兒吧,你哥不能送你,你姑父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呢,你自己回去我不放心。」沈梅關切地說。

「嗯。我不走了,扶表哥回房,我就去睡。」卓君走路有些不穩,如涵怕他摔倒,幾乎用盡全力扶著他,沈梅見狀,忙的過來幫忙。三個人搖搖晃晃地上了樓。

把卓君扶到了床上,幫他蓋好了被子,沈梅和如涵剛要走,卓君叫住了如涵:「涵涵,你先別走,哥有話問你。」

見他一臉嚴肅,如涵不好拒絕。只好留下。待沈梅離開,卓君才說道:「涵涵,你以為哥喝多了是吧?我沒喝多,我只是有些頭暈,意識很清楚。哥想聽你句實話,你到底喜歡誰,為什麼這麼好的兩個男人擺在你面前,你都不動心?」

「我……我喜歡誰,哥會知道的,只不過不是現在。」看著卓君真誠而期待的眼神。如涵差點想說實話,但這種想法轉瞬即逝,她還不能把她和趙剛的關係告訴別人,即便是最親愛的哥哥也不行。

「這個人我認識嗎?我見過嗎?」聽了如涵的話,卓君的好奇心飛漲,瞬間醒酒,追問道。

「你……不認識。哥,你別問了。該說的時候,我一定會說的。」

見如涵一臉為難,卓君不忍再問,嘆了口氣。起身拿過被子,蓋在了身上。

「好了,既然你不想說,哥就不問了,不早了,你回房休息吧,我看會兒電視就睡。」卓君笑了笑,對如涵說道。

如涵答應著,走了出去。

回到房間,躺在沈梅精心布置的粉紅色公主床上,如涵打開電視,看著屏幕上的自己,回憶著一天發生的事兒,如在夢境。

短短的一天,她做了主持人,上了電視,還有人送花獻殷勤。崔志浩、辰逸雪、趙剛,幾個愛她的,她愛的男人一起登場,好不熱鬧,可她就是開心不起來,令人艷羨的光環背後,有著太多的無奈。

在她最需要人陪伴、支持的時候,他心愛的男人未能在她身旁,只是在散場的時候匆匆了露了一面就離開了,這種失落感絕非言語能表達。

她很想給趙剛打個電話,說說她這一天的感受,可拿起手機,她卻沒勇氣撥那個熟悉的號碼,她料想,此時的他一定是在妻子卧榻前,精心伺候,根本不方便接她的電話。

如涵只猜對了一半,趙剛的確在照顧劉春艷,不過,劉春艷早已睡熟,趙剛一個人,靠著枕頭,坐在床上看電視。

他很懊惱,因為突發的變故,未能好好陪如涵,親眼看到她最光鮮、靚麗的時刻。

他在想,要不要選個合適的時候,把離婚的事兒告訴她。讓她放鬆心情,和自己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夜已深,病房裡很安靜,他的心卻在翻騰,他已愧對妻子,不想再愧對如涵。手機里幾條馮雪發來的信息,都被她刪除了。他們過去的短暫的交集,不過是他一時的生理反應,清醒過來,便避之唯恐不及。

有誰會捨棄一個漂亮、高貴的女神,去選擇一個矮矮胖胖,平凡無奇的小女生呢!趙剛不是傻子,他知道他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關上了電視,躺在床上,他拿定了主意,決計不再搭理馮雪,不給她任何希望。

這個夜晚,趙剛和如涵,躺在各自的床上,想念著彼此,都難以入眠,不知幾時,趙剛才朦朦朧朧地睡去,混沌中,好像牽著如涵的手,開了門,踏進了一間屋子,剛一進去,他們什麼也沒說,就瘋狂地吻著,互相撕扯著,從門口到卧室,散落著滿地的衣物。

趙剛沉醉於如涵豐滿的山峰上,肆無忌憚的擠壓,摩挲著,咬噬著,熱烈的吻從山峰的頂端,順著起伏的曲線,一路向下。

如涵的手碰觸著他的背,像是帶了電,閃著火花,將他點燃。

沉醉的低吟勾起了他心底的渴望,灼熱的肌膚像是著了火。

趙剛像是衝鋒的戰士,高舉著自己的武器,衝進敵人的領地,在戰場上衝刺,快速地前進後退,再快速的前進後退,來來回回,攻城拔寨。

如涵夢囈一般的低吟聲變成了尖叫,身體顫慄著,迎合著,晃動著,高高的山峰因為身體的搖擺,不停的起伏,上上下下,起起伏伏,他們融合在一起,再無間隔。

趙剛精壯的脊背上冒出滾燙的汗珠,在月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