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九七章離殤

第二九七章離殤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4-10 00:25  字數:3309

「逸雪會做飯?」看著逸雪,沈梅不敢相信這樣一個大少爺竟然會做飯。

「會一點,簡單的會做,太複雜的不會,不過,肯定沒有阿姨做的好。」逸雪笑了笑,答道。

「沒事的,會做已經很厲害了,我們家卓君什麼都不會,我和張嫂要是不在家,他飯都吃不上。」沈梅接著說道。

說話間,門開了,卓君走了進來。

*吱古姑,說曹操曹操就到,我哥口來了!」如涵感嘆道。

「怎麼,我不在,你們誰說我什麼了?」卓君一臉霧水,看著如涵問道。

「逸雪哥要幫姑姑做飯,姑姑說你什麼都不會做。」如涵忍不住笑,口答道。

「媽,當著志浩哥和逸雪的面兒,你別說我了,誰說我什麼都不會,我不是會煮麵嗎?」說到「煮麵」兩個字,如涵和逸雪都笑了。

「哥,你就別逞強了,以後姑姑下廚,你在旁邊學習一下就會了,做飯最簡單了,就看你想不想做。」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卓君身邊,如涵說道。

「走吧,卓君,涵涵累了,讓她好好休息一下,我們去廚房幫沈阿姨。」逸雪示意卓君和他一起去。

*好吧,幫忙就幫忙,志浩哥,你陪涵涵說話吧,我們去廚房。」卓君無栩也跟著逸雪和沈梅,進了廚房。

客廳里只剩下崔志浩和如涵兩個人。沉寂了一會兒,崔志浩說道:「涵涵,你今天表現的太好了,完全超出我的想像,我原以為你第一次主持大型活動,會緊張,會有壓力,沒想到這麼淡定、得體。」

「我的淡道謝是裝出來的,其實還是挺緊張的,不過看到你們坐在台下,我就好多了。」如涵拿過一瓶果汁,遞給崔志浩,自己也打開一瓶喝了起來。

「涵涵,海城電視台的李台長很看好你,還和我說,要把你撬走,不過,我和他說,你不在乎他那點小錢,不會答應的。」說到這兒,崔志浩停頓了一下,想聽如涵怎麼說。

「崔哥很了解我?你怎麼知道我不會去?」如涵好奇地問。

「原因很簡單,第一,你不差錢,第二,你的興趑是寫作,而不是出去拋頭露面。」崔志浩說的很肯定,帶著毋庸置疑的霸氣。

·哈哈,你真的很了解我,我不會去,和錢沒關係,我喜歡周刊,不會離開。」說了大半天的話,如涵直覺口渴,瓶中的果汁很快就喝光了。

「涵涵,你過來一下。」沈梅在廚房大聲叫道。

*好咧,馬上來!」如涵答應著。*催哥,你坐一會兒,我等會兒就來。」

「沒事,你去吧,我看看雜誌。」崔志浩隨後拿過書翻看起來,正是最新一期的天涯周刊,封面人物是如涵。

崔志浩仔細地欣骨著,如同現在一件精緻的藝術品,不就算過一叢美好。

如涵三人在廚房忙乎了一會兒,也就出來了,有沈梅和張嫂,他們幾乎插不上手。口到客廳,幾個人坐在沙發上閑聊。

卓君拿起崔志浩放在茶几上的雜誌,翻到情感驛站專欄,問道:「涵涵,這句話是你寫的嗎?」

「什麼話?」如涵不知他說的是那句,坐到他身邊,看著他手指的那一頁。

「『想看一個人是不是真喜歡你,道謝他會不會主動找你。如果每現在了找你,有話沒話都聊幾句,哪怕看起來平常,其實心裡愛煞你了。如果有人愛搭不理,等你找他了才回幾句,那大概是可有可無。若有人連瀆幾道謝不和你說話,就等同於分手。愛是主動,因為相愛,就是急不可待。口這話說的極有味道,仔細想想,真是這麼口事!」卓君緩緩地讀道。

「這不是我寫的,是一位情感專家說的,我引用了一下。」如涵口答道。

「看到這句話,讓我想到了一個人……」卓君抬起頭,和逸雪對視了一下,若有所思的說道。

「誰?你女朋友?」如涵不知所以,追問道。

「不說了,說出來就算意思了,你自己體會去。」

聽這道謝倆的談話,逸雪和志浩搭不上話,相視一笑,有些尷尬

秦卓君是個聰明人,邀請崔志浩來吃飯,就算是隨意為之,他想借這個機會,看看如涵對崔志浩、辰逸雪的態度,由此確定,誰才是她喜歡的人。

出於私心,他當然期待如涵和逸雪在一起,但兄弟再近、再親,也不道謝姝親,他更在意如涵的感受,希望姝姝找到逞心如意的人。

他哪裡知道,眼前的這兩個姑娘不是

看如涵的心上人,她真正在意的人這會兒正在去醫院的路上,要去照顧他生病的前妻呢!

開車離開後,趙剛趕到朋友家攖了兒子,去超市買了些吃的、用的東西,就一路疾馳,到了醫院。

見趙剛悉心照顧劉春艷,劉春麗的不滿情緒少了許多,對他的態度有所緩和。

「大姐,等會兒你帶丈丈去你家吧,我晚上留下了陪春艷。」把東西放

在桌子上,趙剛說道。

劉春麗答應了一聲,淡淡的笑了笑。

「我還拿了兩本書姑娘看,免姑娘呆著無聊。」趙剛從包里掏出了兩本雜誌,遞給劉春艷。

見他二人還算和諧,劉春麗叮囑了姝姝幾句,就帶著趙丈俊離開了。

病房裡再無別人,只有趙剛和劉春艷。

他們已經記腑多久沒這樣單獨在一起了,自從有了丈丈,都是一家三口,很少有二人世界。

「你感覺怎麼樣,好一些了沒?」坐在劉春艷旁邊的床上,趙剛關切的問。

*好多了,沒事了。就是頭還有一點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