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九三章她們的談話

第二九三章她們的談話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4-04 22:26  字數:3436

隨便看讀了會兒詩,如涵就被海城電視台的張志飛叫走了,商量第二天活動的事兒,還一起準備了台詞,這一天,如涵過得忙碌而充實。

趙剛依舊守在病床前,直到劉春麗趕來,他才準備帶著文文離開。

看到趙剛,劉春麗控制不住激動的情緒,怒氣沖沖的說道:「趙剛,我告訴你,我妹妹的病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她不會這麼痛苦、這麼折磨自己!這些天,她都以淚洗面,要不是這樣,她不會抑鬱成疾,得這種病!」

面對劉春麗的指責,趙剛無言以對,他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聽著她數落。

「姐,別說了,快讓他帶著文文走吧,孩子小,不能在醫院待著。」劉春艷擔心兒子,氣喘吁吁地說道。

聽妹妹這麼說,劉春麗不好再說什麼,和外甥道了別,看著他們離開了。

趙剛把兒子帶回了家,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前妻,趙剛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有愧疚、有心痛、也有自責……

到了晚上,他給兒子煮了點麵條,看著兒子吃,他卻什麼也吃不下。吃過了飯,把兒子哄睡,他也睡不著,起身到了客廳,點了一支煙,一口接一口地吸著,煩躁的心情才得到了片刻的安寧。

這時的如涵,正躺在床上,拿著ipod,在qq空間里寫著她喜歡的文字,這是她和趙剛交流的地方,那裡的文字。只有他們倆人能看到:

我的空間,我又來了,心好痛。淚水肆意留下,我止不住。我又想到了你,我的空間,我好想喝你說話,這裡的話沒人能看到,只有你。

為什麼?人為什麼要長大,為什麼要面對這麼多的無可奈何,為什麼生活就不能像我想像的那樣。為什麼我總要去面對那麼多的痛苦與無奈。我心裡清楚地知道,怎麼樣,怎麼辦對我才是最好的,可拼盡了全力。我至今無力掙脫,和他在一起,我是那麼的快樂,可這快樂是那麼的不堪一擊,我的幸福會被他的家、他的孩子打敗。

我捫心自問。我為何要如此卑賤、卑微的活著,為什麼,為什麼要選擇這樣一個角色,他的過往我不想去追究,我甚至都不會感覺到生氣。不知道是為什麼,也許是因為是過去式了吧,也許是因為同情那個和我一樣可憐的女人,無論她是不是真的愛他,她受得傷,一定也很多,我欽佩她,因為我沒有她那樣的勇氣,我沒有她那樣的尊嚴,我寧願扭曲我的靈魂、放下我的自尊,只是為了和他在一起。我,錯了,真的錯了,我的身體沒有受傷,沒有用任何利器去傷害自己,可是一把無形的匕首卻插在了我的心上,拔出來,就真的死了。

我期待婚姻,卻不得,誰能告訴我,我需要怎樣鼓起勇氣,才能全身而退,不受任何傷害,事到如今,都不能夠了,我拖著我的靈魂和軀體越陷越深。何以走向幸福!幸福還會屬於我嗎?

還懷念那個曾經的我,快樂而單純,可是現在,我做了什麼,即便他選擇和我在一起,我也不會完全幸福的,他最在意的永遠是他的孩子,不是我,也不是我們可能出生的孩子,雖然,我很愛文文,可我知道而我是沒有能力去當一個後媽,我的資歷、我的經歷、我的心裡都不能。

如果眼淚流多了,就沒有了,那麼我這段時間,一定流盡了我一生的淚,自己一個人在不屬我的家裡,真的好想媽媽,如果媽媽知道了,她可憐的女兒這個樣子,一定會好心疼好心疼,我不想讓媽媽心疼,可是我該怎麼辦,我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

「我的」老公這會兒在幹什麼呢,我能想像得到,一定和她在聊天,安慰她,不要擔心自己的病情,一定會說說這些天發生的事情,一家人其樂融融,我不懂,我算什麼,我想我錯了,我就應該把愛他的想法埋在心裡的最深處,哪怕到百年後,生命終結之時也把這段感情作為最深最深的秘密,可是我沒做到,我說了,他也說了,原來我們竟是相愛的,隱藏了將近四年的時光。

我愛他,恨不相逢他未娶時,可是命運就是愛捉弄人,我們有緣,但今生卻無法在一起,我不能破壞他的家,也無法破壞他的家,為何不早些相識相惜,可是不能了,一切都只是假設。我知道,我愛他要勝過他愛我,心裡百轉千回,千迴百轉,想的念的都是他,可以為他做許多曾經不敢做、不想做、不能做的事情。可這又能怎樣呢?他,還是他,是別人的老公,別人的爸爸,卻不會是我未來孩子的爸爸。我就在痛苦中煎熬著,每日強顏歡笑,把自己受傷的心浸在鹽水之中,隱隱作痛。

我不敢想像,他們在一起有多幸福,那種幸福是我永遠也得不到的,他總是迴避我的問題,可毋庸置疑,他是愛她的,完全勝過了我,她沒有因為他而受到傷害,而我卻已傷痕纍纍。我和他,沒有共同的家。家,就是有一個愛的老公,一個可愛的孩子,溫暖又溫馨的燈光,我們倆真的沒有家。累了,好累,虐心之戀。

我不知道我這一生在感情上是不是註定要受苦,曾經的摯愛拋棄了我,愛我的我卻不愛,我所深愛的卻不能大膽去愛。心裡好難受,真的好難受。可憐的是我愛的男人,早已不屬於我!永遠也不會屬於我。

我心痛時,他不能安慰我,我不敢找他、不能找他安慰我,我生病時,他無法照顧我,我不敢、不能找他照顧我,誰能告訴我,這是我的男人嗎?不是不是不是真的不是,我只是在灌木叢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