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九二章愧疚

第二九二章愧疚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4-04 22:26  字數:3243

這一夜,貼著兒子柔軟的小身子,趙剛很踏實,較之於男女之愛,父子之情,更為深沉、更為綿長。

他很想把兒子帶走,讓他和自己生活在一起,可內心深處的愧疚感,像洪水般肆虐,他不忍再做任何傷害劉春艷的事兒,他知道,劉春艷對兒子的愛絕對不比他少,帶走文文,就等同於要了她的命。

就這樣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趙剛被廚房裡傳來的「砰」的一聲悶響驚醒,他忙的從chuang上起來,跑到了廚房,眼前的一幕,讓他的心幾乎跳了出來。

劉春艷倒在地上,手裡握著炒勺,燃氣灶上的火苗還在忽閃著。

「春艷,你怎麼了?」趙剛先是怔了一下,隨即跪在她身邊,大聲呼喚著。

劉春艷眼睛微微眨動,卻說不出話來。

「春艷,你別嚇我,快醒醒,快醒醒……」趙剛的聲音越來越大,趙文俊被驚醒,從卧室里跑了出來。

「媽媽,媽媽你怎麼了,你怎麼躺在地上呀!」趙文俊搖晃著母親的身體,和父親一起大聲呼喚著。

「文文聽話,別哭,爸爸把媽媽抱到chuang上去,然後打電話叫醫生。」趙剛安慰兒子道,隨即把劉春艷抱了起來,趙文俊跟在他身後,一起進了卧室。

「文文,你看著媽媽,爸爸打電話叫醫生。」看著兒子哭得傷心的樣子,趙剛心頭一酸,也落下淚來。

撥打了120,趙剛便和兒子一起守護在劉春艷身邊,期待著她儘快醒來。

救護車沒多久就到了,劉春艷被抬上了擔架,趙剛迅速穿好了衣服,又幫兒子穿上了衣服,跑著追了出去,一起上了救護車。

到了醫院,眼看著劉春艷被推進了急救室,父子倆坐在門外的長椅上焦急地等候。

「爸爸,我好害怕,媽媽怎麼了?會不會有事呀?」趙文俊邊哭邊問,攪得趙剛心都碎了。

「文文別怕,有爸爸在呢,媽媽不會有事的,過一會兒就會出來找文文的。」趙剛撫摸著兒子的小腦袋,把他摟著了懷裡。

過了二十幾分鐘,急救室的門打開了,一個帶著口罩的醫生走了出來。

趙剛立即走上前去,問道:「醫生,她怎麼樣,沒事吧?」他心裡很忐忑,生怕聽到醫生否定的回答。

「病人已經醒了,沒什麼大礙,懷疑是急性腦梗塞,需要做頸部血管彩超,腦血管超聲,血脂、血糖幾項檢查確診,你隨我去開一下單子。」醫生摘下了。罩,淡定的說。

趙剛連忙答應著,拉著兒子的手,跟著醫生走進了辦公室。

拿著單子,帶著兒子付過了款,見劉春艷已被推了出來,父子倆立即迎了上去。

「媽媽,你醒了!」看到母親睜開眼睛,趙文俊破涕為笑,伏在母親身上,不願離開。

「好孩子,別擔心,媽媽沒事的。」劉春艷身體虛弱,聲音小的幾乎聽不到。

「文文,別和媽媽說話了,我們陪著媽媽去做檢查,讓媽媽快點好起來。」趙剛邊說邊拉起兒子,讓護士推車,帶春艷去做檢查。

父子倆有心無力,只能跟在推車後,陪著劉春艷,檢查還順利,沒過多久,幾項檢查就結束了,趙剛辦理了住院手續,帶著兒子,一起進了病房。

劉春艷躺在病chuang上,雖然沒有力氣,但氣色好了許多。輕輕揮手,示意趙文俊過去。

陪春艷做檢查的時候,趙剛的手機就一次接一次的響,他沒接,這會兒見母子倆說話,就走到走廊,拿出了手機,十幾個未接來電,有如涵的,也有崔志浩的。他才想起來,早上的會,需要他參加。

他忙的給如涵打電話,想和她說明情況,如涵很快接了起來,聲音很小,聽得出,她正在會場。

趙剛將劉春艷有病的事兒告訴了如涵,如涵一驚,忙的請假走出了會場。

「她怎麼樣?沒事了吧,要不要我去幫忙?」如涵關切的問。

「沒事,醫生說是可能是急性腦梗塞,她手腳都能動,說話也沒問題,我想,住院治療一段時間就會好了。你幫我和崔總說一聲,我不能參加會了,恐怕……也不能幫你了。」趙剛輕呼了一口氣,幽幽地說道。

「好,我和崔總說,你好好照顧她,不用擔心工作上的事兒。如果有需要,隨時給我打電話。我姑姑的朋友是海城醫院的院長,有什麼能幫的上忙的,你儘管說。」如涵心地善良,真心為劉春艷擔心,希望她快點好起來。

「嗯,我已經安頓好了,有需要,我會找你!」在這個時候,如涵的話,讓他感覺格外溫暖,視線也變得模糊了,差點哭了出來。

又向如涵說明了詳細情況,趙剛就掛了電話。

俗話說男人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這時的趙剛,脆弱至極,劉春艷的突然倒下,讓他心如刀割,他知道,對於劉春艷的病,他是要負責的。

回到會議室,如涵一臉愁容,無心開會,看出她臉色的異樣,崔志浩很擔心,又叮囑了各部門負責人幾句,就宣布散會了。

「如涵,怎麼了?出去接個電話就這麼難受?」見眾人都走了出去,崔志浩忙上前問道。

「趙剛打電話,說他妻子病了,不能來開會了,也不能幫我組織活動了。」如涵盡量控制情緒,未表現的過於憂傷。

「什麼病?很嚴重嗎?」崔志浩反問道,他和趙剛交情不錯,聽到他家有事,自然十分關心。

「他說沒什麼大礙,估計是腦梗塞,不過,還沒確定,要等檢查結果。」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