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九零章人間四月天

第二九零章人間四月天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4-02 09:51  字數:3541

愚人節,4月的第一天,涵涵好感動,好開心,感謝名屠大叔、本宮、行者哥、皇兄、花心哥、人哥,物竹哥的小粉粉,謝謝你們啦感謝名屠大叔的和氏璧和桃花,期待大叔回來,和涵涵一起寫作感謝本宮的和氏璧,感謝人哥、毒哥、千語姐姐、小月、夜籟、楊勛軍的禮物,有你們的支持,涵涵很溫暖

「是嗎?寶寶如果喜歡我開車的樣子,我就常開車載你」如涵崇拜的小目光,讓趙剛很受用

「老公,我爸給我買車了,我也學會開車了,但就是不敢開,有時間你陪我練練車,也許就敢開了」一想到開車,如涵就頭痛,她寧願一直坐車,也不愛開車

「好,有時間我陪你練習下,雖然老公能載你,但是你自己會開車,還是方便些,有什麼急事,開車就走,多好」趙剛聽得出她語氣中的不情願,勸慰道

「也是,你也不能總陪我呀就像今天,等會兒到海城就得回家了」如涵嘆了口氣,說道

「今天回家,明天陪你,我想文文了,前兩天他給我打電話,說想我,想讓我陪他去遊樂場」說到兒子,趙剛眼睛有些濕潤

「嗯,回家,好好陪陪他,小孩子,特別是男孩子,最依賴父親了,我哥小時候就是,我姑父在家,他就不找我姑姑」想到沈梅的描述,如涵不禁笑了起來

「寶寶,你真好,總是為我著想」趙剛感激的看著如涵,她的善良和體貼,讓他心疼

「沒什麼,文文很可愛,我也很喜歡他,而且,不也不像讓你為難」看了趙剛一眼如涵淡淡地說

車一路向前開著,天色越來越黑,趙剛漸漸有了困意

「寶寶,你再說點什麼,我好累,還有點困,我必須打起精神來,不然開車不安全」趙剛向上挺直了身體,對如涵說道

「好,我說點什麼不過笑話都講膩了不然我給你念首詩,我最愛的,林徽因的《人間四月天》現在正好是四月,多應景兒」如涵提議道

趙剛點了點頭道:「念,我也很喜歡這首詩,很有味道」

如涵拿起果汁,喝了一口,旋即念道:

我說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笑響點亮了四面風;輕靈

在春的光艷中交舞著變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雲煙,

黃昏吹著風的軟,星子在

無意中閃,細雨點灑在花前

那輕,那娉婷你是鮮妍

百花的冠冕你戴著,你是

天真,莊嚴,你是夜夜的月圓

雪化後那篇鵝黃,你象;鮮

初放芽的綠你是;柔嫩喜悅

水光浮動著你夢期待中白蓮

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是燕

在梁間呢喃,——你是愛,是暖,

是希望,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哈哈,寶寶甜美的聲音是最好的興奮劑,聽你讀詩,我精神多了」趙剛又舒展了一下身體,眼看著就到收費站了,越發振作起來

「寶寶,等會兒一起吃個飯,我送你回家,就回去看文文了」趙剛雖然離婚了,但還不敢陪如涵回家住,一則,他離婚的事兒沒對外公布,怕被人看到落口舌;二則,他暫時不想告訴如涵自己已經離婚的事兒,就算不回家看兒子,也要裝作回家

「好,我們簡單吃點就好,你回去晚了,孩子該著急了」如涵處處替趙剛著想,反而很少顧及自己

趙剛感激地點了點頭,加快了車,沒多一會兒,就到了市區

兩人找了個麵館,各自吃了碗牛肉麵,趙剛就送如涵回家了,把她送到了樓上,才離開

想到許久沒見兒子,趙剛心頭湧起一絲愧疚,剛剛萌生的想要留下來陪如涵的想法又退了回去

拿起手機,給劉春艷打了個電話劉春艷很快就接了起來,離婚後,二人反而和諧了,說話都有種相敬如賓的感覺

聽說趙剛要看兒子,劉春艷並未反對,電話的那邊,趙文俊也高興地喊著「爸爸爸爸」

趙剛掛斷手機,上了車,不顧疲憊,徑自向曾經的家的方向駛去

到了樓下,趙剛習慣性的向樓上望去,溫暖的燈光,讓他似乎回到了過去,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的日子,只是瞬間,眼角便已濕潤

上了樓,剛一敲門,就聽到裡面傳來趙文俊清脆悅耳的叫聲:「媽媽,你快來呀,一定是爸爸回來了」

一陣塔塔的腳步聲之後,門被打開了

剛看到趙剛,趙文俊就撲了過來,趙剛抱起他,猛地把他舉過頭頂,放在了肩膀上

「爸爸,你可回來了,我都想死了啦」

坐在趙剛的肩膀上,趙文俊幽幽地說,言語間透露著些許的凄涼

「文文想爸爸,爸爸也想文文了我的寶貝兒子,快讓爸爸看看,是不是又長高了」走進屋,把趙文俊放在地上,趙剛上下打量了一番

父子倆說話間,劉春艷從廚房走了出來

趙剛抬頭一看,驀地一陣心酸,差點落下淚來,多日不見,劉春艷憔悴了許多,臉色暗黃、頭髮凌亂,完全沒有三十多歲女人應有的樣子

「春艷……你……怎麼……」話說了一半,趙剛不忍再說下去

「我……沒什麼,你沒吃飯,留下來陪文文吃個飯,他很想你」劉春艷只看了趙剛一眼,便走回了廚房,拿了碗筷出來,放到了餐桌上,桌子上已擺好了紅燒魚和幾個炒菜,都是他平日里愛吃的

「文文,和爸爸洗手去,洗完手,咱們一起吃飯」趙剛俯下身,面帶微笑地對文文說道

趙文俊答應著,和他一起進了洗手間

「爸爸,你不在家的時候,媽媽常常一個人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