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八五章如此索求!

第二八五章如此索求!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3-29 02:38  字數:3271

「好豬豬,咱們不鬧了,早點睡吧,我好累。」如涵握住了趙剛的手,想把它們從自己的身體上拿開,趙剛能感覺到她的力度,見她不情願,也不好勉強,只得壓抑著自己,不再動那個念頭。

「你這個小壞蛋,眼看著我難受卻無動於衷,我要你補償我。」趙剛輕輕扳過如涵的身體,壞笑著說道。

如涵衣衫不整,聽她這麼說,臉頰頃刻紅了起來,忽閃著大眼睛,怯生生地問道:「豬豬要我怎麼補償?不會還要那個吧。我不要,我再也不要了!」

「哈哈,你這個小色女,你想哪兒去了,我只是要你好好服侍我一下,沒想那麼多。這樣吧,我去床上躺著,我要什麼,你就給我拿來,做我的小婢女,讓我也體會一下被人伺候的滋味兒。」趙剛繪聲繪色的說道。

「好吧……只要不讓我做那事兒,什麼都沒問題。」如涵答應著。

說話間,趙剛把胳膊搭在了她的肩上,就像喝醉了酒一般。兩人一起進了卧室,趙剛躺在了床上,看著站在一旁略顯疲憊的如涵,有些不忍,便不想再逗她了。

「好了,寶寶,去幫我倒杯水就好,然後咱們就睡覺,你累了,我也累了。」

「嗯。你先躺著,我去幫你倒!」聽趙剛這麼說,如涵鬆了口氣,嘴裡連聲應著,隨即拿起靠枕,讓他半靠在床頭。

如涵摟住他的脖子,扶他抬起身體。把靠枕墊在了他身下,她的臉離趙剛很近。幾乎與他滾燙的臉頰緊貼著,她嘴裡呼出的香甜氣息,撩撥得他心裡直痒痒。

趙剛又一次控制不住,反手將她往懷裡一箍。噴著淡淡煙草味的唇,便將她嘴邊的臉頰,深深地吮上了。

如涵渾身一震,容不得她有任何反應,趙剛猛然一個翻身,將她壓在了身下。

「豬豬,你幹什麼呀。快起來呀,你好重!」如涵一陣驚慌,趕緊用手去推他,這個動作雖然之前常有發生,但此時。她只想逃,因為她有一種感覺,這一次,趙剛是來真的了。

隨時可能控制不住,要了她。

趙剛按住她的雙肩,居高臨下痴痴地望著她,亮晶晶的眸光,透著無盡的痴迷和強烈的*。

他不說話,也不採取進攻,就這樣痴痴的,凝視著身下的可人兒,粗重的呼吸,以及發顫的手,說明他是多麼激動。

如涵咯噔一下,心,更慌了。

兩人在一起這麼久,接下來可能發生什麼,她當然清楚,何況,他眼裡的*,那麼明顯。

眼驚如兔望著他,她都忘了用手去掀。

她這副模樣,在趙剛眼裡,簡直美翻了,喉結上下滾動著,劇烈喘息的唇,便覆上了她的嬌唇。

怕把她嚇到了,也怕她再反抗,哪怕狂飆的慾火恨不得一下子將她擁有,趙剛也不敢亂來,他的唇小心翼翼,輕輕吮吸著她如花瓣一樣嬌軟的香唇。

他邊親,邊在她唇畔呢喃:「寶寶,我好愛你……」

「豬豬,你……你快下來,我去給你倒水。」如涵慌了神,雙手頂住他的前胸,想將他推下來,

她愛他,曾反覆想過,只要他採取行動,就會做好承接他的準備,但真正到了這一刻,內心深處,卻怕了。

沒有婚姻做保障,她不敢和任何男人上床,即便她非常愛這個男人,愛之如生命。

「不,我不喝,我只要你,只要你!」將她掙扎,趙剛有些急了,吻猛然間變得激烈起來。

他的手,配合著他的激吻,開始在她身上探索。

「豬豬,我……真的沒準備好,求你,先下來,好不好?」

如涵柔聲商量著。

「寶寶,讓我要你,在一起這麼久,我一直想要你,想你想的發狂,我……不能再等了,讓我要你,我一定要你!」

趙剛捉住她推攘的小手,將它們禁錮在她的頭頂,隨後,他的唇帶著無法抑制的*,狂風暴雨般,吻著她的小嘴、面頰及她粉嫩的脖頸。

「寶寶,求你,答應我吧,再等我就要瘋了……」

自從和劉春艷離婚後,趙剛已經兩個多月不近男女之事,這一刻,他等了太久,盼了太久,現在,他等的幾乎發瘋發狂了!

趙剛不顧如涵的掙扎,噬住了她的唇,又是一陣激狂的吮吸。

遊走在她身上的手,也十分著急,加大力度將她狠狠的搓揉著,迫不及待,從她的背心探進她的衣內。

可能太多激動,趙剛呼吸粗重,呼哧呼哧的似牛在喘息,趴在她的身體上,也抖顫得厲害。

他太想,太渴望如涵了!

他和如涵,雖沒有結婚,卻時常住在一起,同在一張床榻之上,卻不能盡情歡愉,就連大膽一點的親熱,也要遭到她的拒絕,對一個男人來說,是一種難以忍受的折磨,可他,已經忍受了這麼久……

長期壓抑的身體本來就焦渴,加上看到如涵完美到極致的酮體,此刻,他感覺自己就要被慾火焚身了,胯下的硬碩,恨不能馬上貫穿她,然後狠狠的索要。

發現她還在掙扎,趙剛哄她道:「寶寶,乖,你放心,只要你是我的人了,我一定不會不要你,一定會好好照顧你,讓你做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你忘了,你不是說過,要把自己交給最愛的人嗎?難道,我不是你最愛的人嗎?」

是啊,他就是她最愛的人啊!趙剛的話,令如涵的掙扎有所停滯。

既然是最愛的人,既然想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給最愛的人,那麼水乳交融,遲早都要發生,在此之前,她不是拿定注意,要一生一世追隨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