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八零章酒醉

第二八零章酒醉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3-23 20:48  字數:3241

「不管你們了,說什麼都行,別說我壞話就好!說我壞話,我就讓小凱蒂咬你們!」如涵擺弄著大杯子的小狗,笑嘻嘻地說。

「你的小凱蒂想咬我?我一個小指頭就能把她推倒好不好!」卓君看著小小的泰迪,忍俊不禁。

如涵和卓君的對話把逸雪逗笑了,輕輕撫摸著泰迪的小腦袋,滿眼的憐愛。

「涵涵,以後就讓她陪著你,你一個人在家的時候,也不會寂寞了。」

「嗯,她好可愛,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可愛的小狗,我真的好喜歡她。」

小泰迪揚起了小腦袋,似乎聽懂了如涵的話,嚶嚶的叫著,惹得如涵愈發喜歡她。

幾個人說笑著,在卓君家吃過了晚飯,逸雪和如涵才離開。

如涵把小凱蒂用毛巾包裹著,上了逸雪的車,一直把她放在手裡,不肯鬆開。

「涵涵,你不用這麼緊張,把凱蒂隨便放下就好,她不會亂跑的。」和小凱蒂相處了一天,逸雪已經了解了她的性情,知道她是只安靜的小狗。

「沒事嗎?我怕她亂跑,會跌倒,她這麼小。禁不起摔。」如涵不放心地問。

「沒事的,你可以試試,她很乖的,和涵涵的性格很像……」話音剛落。逸雪覺得自己的話有些不恰當,不好意思的笑了,如涵並不介意,繼續捧著小凱蒂看。仔細地審視著她的小鼻子,小眼睛。

兩人聊了一路,都是以小凱蒂為話題,到下車的時候,仍意猶未盡。

「涵涵,這麼晚了,我送你上樓吧?」逸雪下了車,為如涵開了車門,不放心她自己上樓。關切的說道。

如涵點了點頭。笑著答應了。一個小凱蒂,更拉近了他們之間的距離,一個人上樓。如涵有些害怕,就沒有拒絕逸雪的好意。

兩人一起進了電梯。到了如涵家門口,看著如涵進了屋子,逸雪剛想道別離開,卻不想如涵留住了他。

「逸雪哥,你稍等一下,我有東西拿給你。」

逸雪不知如涵說的是什麼,答應了一聲,好奇地站在門口等她。

如涵把小凱蒂放在了沙發上,跑到廚房,從冰箱里拿出了白色的紙袋,走了出來。

「逸雪哥,這是朋友從台灣帶回來的點心,味道很不錯,我留了一些,這些你拿回去吃吧。」

接過如涵手裡的紙袋,逸雪有些神思恍惚,她不敢相信,她的涵涵會主動送東西給他吃,小時候,他和父母在台灣生活過一段時間,對那裡很有感情,聽說是台灣帶回來的點心,一陣暖意湧上了心頭。

「謝謝你,涵涵,我好久沒吃台灣的點心了,我會拿回去好好品嘗的。」

逸雪如獲至寶,眼神中又憑添了些許柔情。

「這不算什麼的,只是涵涵的一點小心意,逸雪哥喜歡吃,涵涵可以學著做,你早點回去吧,開車要小心!」如涵從沙發上把凱蒂抱起來,拉起了她的一隻小爪子。

「凱蒂,快和逸雪哥說再見!」

一個萌萌的小女娃,手裡捧著一隻萌萌的小狗,這場面,讓逸雪的心變得更為柔軟,幾乎被萌化了。

「涵涵,凱蒂很可愛,你和一樣!」說完,不等如涵說什麼,逸雪就和如涵、凱蒂揮手道了別,戀戀不捨地轉身離開。

送走了逸雪,看了看時間,如涵猛然想起趙剛,不知他到沒到虎林,連忙打電話過去,可是,一連打了幾次,趙剛的電話都是無法接通,她很著急,卻也沒有辦法,只好一邊逗凱蒂玩,一邊等趙剛的回話。

此時的趙剛,早已到了興嶺,只不過,在回虎林的路上,接到了白雪的電話,正逢周末,白雪和他老公準備在家裡請客,專門款待趙剛,請他幫忙,給妹妹馮雪轉正。已在天涯周刊虎林分公司上班幾個月了,還是臨時員工,馮雪有些著急。

趙剛不想見馮雪,可接到白雪的邀請,他不好拒絕,他和白雪私交匪淺,絕不是一般朋友那麼簡單,在他心裡,白雪就是他的紅顏知己,比朋友對一點,比情人少一點。和她在一起,趙剛很放鬆,完全沒有壓力。

到了虎林,趙剛就驅車趕到了白雪家,如涵打電話時,他正和白雪的老公聊天,不方便接電話,就按了拒接鍵。過了一會兒,才給如涵回了個信息過去:「我在朋友家吃飯,回家給你打電話。」

馮雪的哥哥酒力極好,席間,不時給趙剛倒酒,酒過三巡,趙剛臉色微醺,已有了些醉意。

「趙哥,我妹妹馮雪的事兒就拜託你了,你是她的頂頭上司,又是天涯周刊響噹噹的人物,幫馮雪轉正,一定不成問題的!」趁著酒勁兒,馮雪的哥哥高聲說道。「馮雪,你也把酒倒滿,敬你們領導一杯!」

馮雪聞聲站了起來,拿起哥哥旁邊的酒瓶,倒了一小杯白酒。

「領導……不……趙哥,我敬你一杯!我轉正的事兒,就拜託你啦!」不等趙剛拿起酒杯,馮雪已把酒杯放到嘴邊,仰起頭,一飲而盡。

趙剛沒想到馮雪有這般豪氣,一時竟怔住了,過了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好!這事兒包在我身上,一定給你辦好!你們就等我消息吧。」趙剛比不得馮雪的哥哥,說話間,只覺得喉頭處作嘔,險些吐出來。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間……」雖然有了醉意,趙剛的意識還清醒,感覺自己要吐了,連忙離開了餐廳,直奔著洗手間而去,關上了門,便是一陣嘔吐,吐完了,才覺得舒服些。

走出洗手間,趙剛幾乎支撐不住。

馮雪早已倒好了一杯溫水,遞到了他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