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七七章好想一輩子

第二七七章好想一輩子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3-21 00:09  字數:3406

如涵抬頭瞪了他一樣,猛地踩到趙剛腳上。

「老公,你是壞蛋,不看衣服好不好看,只想不該想的事兒!」

「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衣服真的很好看,寶寶穿上,就像是……鎂光燈下的明星。不,比明星更漂亮。」趙剛由衷地誇讚道。

紫色很襯如涵的膚色,看上去既端莊,又神秘。

「對了,寶寶,我突然想起個好玩的地方,你換上衣服,我帶你去看看。你不是一直想去看海嗎!」趙剛突然說道。

「什麼地方,這麼晚了,咱們還出去?」如涵不解地反問道。

「先保密,不告訴寶寶,到了你就知道了,我猜想你一定喜歡。」

如涵不想駁了他的興緻,就穿好了衣服,兩人一起走出了賓館。

在這個陌生的小城裡,他們可以毫無顧忌地牽著手,他將她的手緊緊握在手心,溫暖的感覺在彼此指尖傳遞著。

真好!真想就這樣一輩子握住他的手,感受他的溫暖,給他自己最真摯的愛!最純凈的情!

人們總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可是,一輩子牽手走下去,需要多麼大的緣分,又需要多麼大的勇氣,誰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誰也不知道,曾經緊緊相握的雙手,會不會被時光和命運分開。在可以相愛的日子,就痛痛快快的去愛,別給自己留下遺憾,就想歌詞中唱的:死了都要愛!

這世間多少曾經相愛的人。身不由己,被命運分隔在世界的兩端。遙不可及。趙剛突然覺得,過往的那些傷痛,如今已經變成一種歷練,所有的悲傷,在他牽著如涵的手的時候,已經被時光悄悄帶走了,此刻的他,竟然萌生了與如涵到白頭的美好憧憬,他只想拉著她的手。走過天長和地久。

一路燈光璀璨,城市的夜空,星星閃耀,天空沒有螢火蟲,卻依然有浪漫的氣息在心間流轉。

「老公,我想問你個問題……」如涵吞吞吐吐地問道。

「嗯?問什麼。說吧。」趙剛略微遲疑了一下,說道。

「老公,你愛我嗎?像以前一樣愛嗎?我總感覺……你最近對我有些冷淡。是我哪裡不好嗎?」如涵有些忐忑,怕趙剛不開心。

「寶寶怎麼突然這麼問,我一直都愛寶寶呀!只不過……最近事情多,恐怕怠慢寶寶了。」他挑眉笑道。

「老公,除了我。你還有別的女人嗎?我是說……你和張楠還……聯繫嗎?」如涵接著問道。

「女人?我不瞞你,我和張楠還有聯繫,只不過是彼此問候一下,並無其他,她已經是過往了,我們這輩子都不可能回到過去了。她有她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

如涵緊蹙著眉頭,趙剛的話讓她聽出了感傷的情緒,她明白,張楠雖然離開了,卻一直住在趙剛的心裡。

趙剛低沉的笑了,伸手將如涵擁在懷裡,在她耳邊低語:「寶寶,我們上學的時候,常常會做選擇題,有時最後一個答案會是以上答案都不對。所有過去的錯誤,都是為了證明最後一個,是最對的,你,就是我人生最後一個,也是最正確的那個答案。」

如涵臉色緋紅,閃亮的眼緊緊盯著他,不說話,只是靜靜地凝望。

他的心深深墜落在那閃亮的星海中,手也微微顫抖著,柔聲開口:「寶寶,你讓我有一種想和你走完一輩子的衝動,我從沒有過這種感覺,包括和她都沒有,你知道的。我希望我的後半生,能夠和你在一起,永遠也不分離!」

如涵的腦海一片空白,喜悅和震驚交織著,讓她不知所措,讓她不知如何開口。

這是什麼?誓言嗎?承諾嗎?

如涵剛剛張口,一個字還沒說出來,手機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她的臉愈發紅了,連忙打開包,拿出手機來看,竟是辰逸雪。

「我可以接電話嗎?」如涵問道。

趙剛點了點頭,不做聲,她便按下了接聽鍵。

「喂,涵涵,真不好意思,這麼晚了打擾你。」電話里傳來逸雪溫和的聲音。

「沒事的,逸雪哥,我還沒睡。你……找我有事嗎?」如涵輕聲問道。

「哦,有點事兒,很著急,就給你打電話了,我的一個朋友家的小狗生了兩隻小狗,看上去特別可愛,不過他養不過來,想送人,不知你喜不喜歡,如果喜歡,我讓他送你一隻,惦記這兩隻小狗的人很多,我怕被人搶走,趕緊打電話問問你。」逸雪急促地說道。

「小狗?什麼樣子的,什麼顏色的?」聽說有小狗,如涵提起了興緻,連忙問道。

「是棕色的泰迪狗,狗媽媽很可愛,我猜想小狗也會很可愛。你那麼喜歡卡通,相比也會喜歡泰迪吧!泰迪可是會走路的娃娃呢!」逸雪答道。

「好!那我就要了,逸雪哥,謝謝你惦記著,我好喜歡小狗,特別是泰迪狗。」如涵興奮地說道,不覺間說話的聲音也大了起來。

「好!我這就告訴朋友,讓他給你留著。我會讓他把最好看、最乖的那隻給你,太晚了,小雪花哥不打擾了,涵涵早點睡吧。」

如涵和逸雪道了別,又說了幾句感謝的話,就掛斷了電話。重新握住了趙剛的手,有點不安地看著他,想要解釋一下,他卻向她笑了笑。如涵將解釋咽回了口中,聽話地由他牽著手向前方走去。

他的表情一如既往,沒有一絲不悅。他越是這樣,如涵便越是不安。

「豬豬,你為什麼不問是誰的電話?」如涵終究說出了心底的疑問。

「問什麼?你只是接個電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