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六零章我的心很痛

第二六零章我的心很痛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3-04 13:13  字數:3700

ps:感謝閑人哥可愛的小粉粉和禮物,感謝無解哥的小粉粉,感謝海鮮哥的禮物和提前的生日祝福,感謝小夜哥、毒哥、超人哥的禮物,感謝所有支持涵涵的親們,么么噠,涵涵身體還是不太舒服,一更吧,原諒偶。~~~~_~~~~

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趙剛起身,又打開了電腦。如涵特意寫了一封信給他,讓他很好奇。登陸了qq,進入了如涵的qq空間,看到了如涵在10點30分發布的信,料想如涵已經睡了,趙剛沒找她,坐在電腦前,認真地讀如涵寫給他的每一個文字。

當讀到如涵說想和他擁有一個共同的孩子,沒有他,會想到死亡的時候,趙剛既感動,又心痛。如涵的愛,滋潤著他因為婚姻失敗而變得乾枯、冷寂的心,想到她溫暖的笑臉,關切的言語,切切的深情,趙剛的心徹底融化了。第一次,動了娶如涵的念頭。

這一夜,兩個人都失眠了,為著前途渺茫的未來。

第二天,如涵勉強從床上爬起來,飯也懶得吃,無精打采地去上班。坐在電腦前,閑來無事,就到qq上喊趙剛,很快有了回應:

如涵:

你看我的信了嗎?老公

愛寶寶:

看了……

如涵:

看完了……怎麼沒反應呢?老公

我的家,咱們的家,你帶別的女人去,睡在我的床上。我唯一覺得溫馨的地方,別你們毀了,我好難過。也許現在說的話未必理智,你好好看看我的信,那是我流著淚,還算理智的時候寫的那個家,是我最後的底線。我的底線破了。我心裡的想法都在信里你看了,就了解了

愛寶寶:

我了解了,深刻的了解了

如涵:

你不會給我我想要的,就連一個隨時都會失去的家,你都不能為我守著

愛寶寶:

你真的是我愛的人,真的是我想要找的人,但現在我真的很怕

如涵:

你看了?你怕什麼呢?

愛寶寶:

我很怕,我怕很多說不清的東西,你可能不會理解

如涵:

你怕我毀了你事業,毀了你擁有的一切。因為你愛我,但我沒有重要過你現在擁有的

愛寶寶:

呵呵。事業不算什麼,擁有的一切也不算什麼。我怕的不是這些,這些也沒有什麼好怕的

如涵:

你要我,你愛我,只要你是真愛我,你會保護我,你擁有的一切還會是你的。我也會是你的。可是你不肯為保護我做努力

愛寶寶:

寶寶,請你原諒我,我再一次說了謊,不過一個慌卻換來了你的這番話

如涵:

什麼慌?

愛寶寶

她沒到咱們家裡來,如果你願意你可以晚上去我家看看,她還在家裡,她想來,我沒有同意,因為這是我們的家。

如涵:

她沒去。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不覺得過分嗎?我昨天在哭,現在還在哭,我知道是在公司,可是我忍不住。

愛寶寶:

我不想讓你來看我,所以就想了這個辦法,她永遠也不會來這裡的,你相信我

如涵:

我信你的,可是,你為什麼那麼說,你知道那對我是種折磨嗎!為什麼要折磨我?

愛寶寶:

沒有為什麼,你生氣也好,傷心也好,沒有為什麼,只有心痛

如涵:

你為什麼要這樣騙我,折磨我。我躺在床上,想像著她睡在我們的床上,碰過我用的東西,我好難受,我還擔心,她萬一去了,你不在家時候她看到什麼,怎麼辦,我愛你,想嫁你,但除非你要怎麼樣,否則我會配合你,絕對不會讓任何人知道我的存在。我寫了那封長信,寫完之後,心裡好受了些。我就想知道,老公,你看過我的信之後也痛了嗎?

愛寶寶:

嗯,我的心很痛

如涵:

是為寶寶的話痛的嗎?是為寶寶的心痛的嗎

愛寶寶:

看到你的話,我的心很痛;看到你的心,我的心很痛;知道你的意;我的心很痛;想到你的好;我的心很痛。但是看到你用死亡,我的心更痛

如涵:

謝謝你的心痛。可是你為什麼又騙我,讓我痛到底!

愛寶寶:

對不起,不是有意騙你,只是這個時候,你真的不能來看我,我怕出事。我記得我和你說過,虎林這個地方,和興嶺不一樣,這裡的人,很複雜。

如涵:

為什麼不告訴我呢,你告訴我,我會很感動。可你現在說,我不知道我是什麼感覺。老公,你真想看到我傷心嗎?

愛寶寶:

我不知道為什麼,想告訴你,想給你打電話,但是我沒有,

我只知道我的心很痛。

兩人就這樣聊著,過了一會兒,如涵看到趙剛的qq簽名改成了「我的心很痛」,她意識到自己的話已經觸及到他的內心,讓他為自己而心痛。看著這句「我的心很痛」,如涵不知是悲,還是喜。她接著問了幾個問題,趙剛都一一做了回答:

如涵:

老公,我想問你個問題,你不能迴避。你是什麼時候開始愛我的

愛寶寶:

這個嘛……從背你的時候吧,或者早一點

如涵:

我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感覺,現在想來,很想回到那時候,有些事情過後想來才會有所醒悟,可能預示我們要發生什麼吧,可你為什麼是那個時候開始愛我的呢?

愛寶寶:

我記不清是哪年的什麼時候了,那時候就是想想,根本沒敢多想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