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五九章無眠(二更)

第二五九章無眠(二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3-03 14:25  字數:2213

對話框內,一個小狐狸,向他眨著眼睛,非常可愛,隨即又跳出一行字來:

「寶寶,這麼晚了,還沒睡覺,幹什麼呢?」

「給你寫信呢。abc-無彈窗abcxs》」見是趙剛,如涵立即回了過去。

「寫信?寫什麼信?這麼晚了還寫?」趙剛追問道。

「我先不說,晚點發到空間里,你記得去看。」

「嗯,好,我一定看,這會兒困了,先睡了,寶寶,你也早睡!」趙剛叮囑了一句,zhunbèi下線。

「你睡吧,老公,我想你,過兩天我想去你那裡看你,然後和你一起回海城。」如涵試探著問道。

「啊,過兩天呀,你……恐怕來不了。」見如涵說要去虎林找他,趙剛有點緊張,剛離婚的特殊時期,他不想被人看到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為了阻止如涵,趙剛想了一下,有了主意,立即打好字發了過去:

「這幾天,劉春艷和文文要過來看我,已經定好了,之前怕你傷心,沒和你說。」

看到趙剛發過來的兩行字,如涵的心彷彿有千萬雙手在揉捏,虎林的家,她很在意,在她心裡,那是她的趙剛共同的家,不允許別的女人染指,可是,劉春艷要去,她干涉不了。

「老公,你說的是真的嗎,她真的要去咱們的家,住在我們的床上嗎?」如涵含著淚,飛快地打著字。

「是的,她要來,我沒bànfǎ。」趙剛回了過去,還發了一個很wunài的表情。

「嗯,我知道了,沒事了,我不去了,晚安。」寫完這句話,不等趙剛回復。如涵就下線了。

看著書桌上的y鬧鐘。時針已經指到了10點鐘,如涵到餐廳沖了杯咖啡,又回到電腦前,噼里啪啦地打字,這封信很長,耗盡了如涵所有的心思,傾注了她所有的感情,寫到動情處,眼前的電腦屏幕變得模糊起來:

「老公,說真的。我好想和你在一起,有一個我們自己的寶寶。他的身體,流著我們的血液,可是,我總覺得,你只看到現在,而不去設想我們的未來,或者說你無法給我一個家。也剝奪了我作為一個女人作為母親的權力,讓我在陰影里度日。

老公,看到你發來信息的時候,我控制不住,我沒有哭,卻已痛徹心肺。我們沒有家,我把你那裡當作我們家,可zhègè家我也保不住了,我唯一珍惜的地方也被她染色了。我睡過的床她會睡,我做飯的廚房她會用,原來我真的是一無所有了。

你給她承諾,為她擔負責任,給她一個遮風避雨的依靠,給了她一個你們共同的孩子,給了她你能給予的一切,也包括割捨不掉的親情。老公給了我快樂,也給我悲傷,老公會陪我吃我愛吃的東西,看我愛看的電影,忍受我有時候的小脾氣。可老公jiushi不能對我負責,對嗎?我把我的人、我的愛都給了老公,甚至那麼希望和你生一個我們共同的孩子,我和你的妻子有什麼區別?也許區別就在我生活在黑暗中,她生活在光明中;我生活在痛苦中,她生活在幸福中;我選擇了會失去很多,她選擇你得到了很多;我被你弄傷心受了委屈要在人前裝作無事,偷偷摸摸自己療傷,她和你吵架了可以找親戚朋友去評理;我愛你要承受著壓力,她可以輕輕鬆鬆地和你一起。有些話,我曾經和老公說過,我說我總像個小孩子,看到同學生孩子了也沒什麼想法,甚至想即使結婚了也要做丁克,現在我知道了,不是我不愛孩子,不是我不想生孩子,是因為那個時候我還沒有遇到你,沒遇到我真正愛的人。我愛老公,我想要一個我們共同的孩子,那樣即使我們百年之後都不在了,我們愛仍在延續,我們孩子的孩子還會把我們的愛延續,直到世界的終結。

如果看到這裡,老公哭了,或者心裡在流淚,那麼我堅信:你是愛我的;如果看到這裡,老公不耐煩、生氣了,請你堅信:你不愛我,或者不夠愛。如果你是愛我的,我會在心裡期待著我們能真正在一起的那一天,如果老公不愛我,就不要在意我的心碎和悲傷。

無論結果怎樣,我都不會選擇死亡,我討厭女人用這種方式威脅人,如果用死亡才能挽回一個男人,那麼zhègè女人真的活的很悲催,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了。愛情是我的生命的一部分,但沒了愛情,我毅然會活著。

我為你付出的所有都是我心甘情願的,我不想在你面前提及這些,你和我在一起,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對不起她,可是她現在並不知道,至少她心裡沒有受到傷害,可是你和她在一起,我卻是真真切切地知道的,你在你們溫暖的家裡,我想你卻不敢說,那種滋味真的很難受,我不想和人分享自己的愛人,可是誰讓我是令人唾棄的角色呢。對不起,老公,有的時候,我真的想退出,想把你完整地還給她,這樣的日子,太難過,我真的怕心我會死,情何以堪!」

一封長信,飽含著如涵無盡的心酸和wunài這樣的角色,讓她痛苦卻又無法自拔。zhègè時候,她還不知道,趙剛已是單身。

趙剛下了qq,關上電腦,躺在床上,和如涵一樣,他也睡不著。

在此之前,他以為自己會為了離婚的事兒痛不欲生,可是兩天過去了,從民政局出來時的那種痛感少了許多。他琢磨著,先不把離婚的事兒告訴如涵,現在的他,必須和離婚前一樣,小心謹慎。他dānxin如果剛離婚,就明目張胆地和如涵在一起,不知情者會以為如涵是他離婚的罪魁禍首,平白地讓她擔了罵名。

過了這麼久,還沒有徐雯的消息,趙剛很奇怪,他還以為徐雯會興高采烈地看熱鬧,卻不想,她一點消息也沒有,他有些納悶了,不知zhègè女人葫蘆里賣的什麼葯,難道,費盡心機,只是想看他離婚,除此之外,別無所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