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五八章泣血長信(一更)

第二五八章泣血長信(一更)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3-03 14:25  字數:2136

如涵輕輕起身,不想打擾他,沖他微微一笑,指著洗手間的方向。abc-無彈窗abcxs》趙剛一邊接電話一邊點頭,如涵轉過身,步履輕盈地走向了洗手間,離開趙剛的剎那,心頭莫名湧起一股失落感,她感覺到,趙剛似乎有事瞞著她。

進了洗手間,望著鏡子里的自己,一雙美目顧盼生情,瓷娃娃般的肌膚泛著柔和的光,相對於前日參加生日宴的精心修飾,如涵更喜歡清新淡雅的自己。天生麗質的素顏,五官精緻可人、皮膚白皙剔透,讓妝容掩蓋了,反而可惜。

慢吞吞地走出洗手間,如涵便看到趙剛走出了包間,站在門前望著她所在的方向,趙剛的深情凝望讓如涵的臉上頓時泛起了酡紅,在許多雙眼睛欣賞的目光下,如涵走了huiqu拉著他的手重新坐回座位上,桌子上已擺好了水果沙拉、牛排和湯,溢滿了幸福的wèidào。

「涵涵,吃一口水果。」趙剛拿起叉子,插了一塊沾滿了沙拉醬的蘋果送到如涵嘴邊,寵溺地笑著。

如涵張口含在嘴裡,普通的蘋果,被趙剛喂到口中,頓覺格外香甜。

這一餐,如涵的胃口很好,幾乎沒剩下東西,牛排、水果、湯都被她吃光了。

吃完了飯,二人上了車,趙剛發動了車,開到天涯周刊附近的甜點店,停了下來。

「寶寶,快到了,你自己走huiqu吧,我就不到公司了,被人看到不好。」在如涵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趙剛說道。

「嗯。好的。你路上小心,慢點開車。」如涵戀戀不捨地看著趙剛,叮囑道。

「寶寶,下周五我回海城開會,周末陪你過生日。」如涵推開車門,剛要下車,趙剛突然說道。

如涵滿心歡喜,她沒想到,她只是說過一次,他卻記得她的生日。

「好。我等你回來,老公。」如涵回頭看了一眼趙剛。下了車,目送著他的車離開,莫名地,兩行清淚順著光潔的臉龐滴落下來。

趙剛離開的zhègè晚上,如涵又一次失眠了,想到一次次短暫的、偷偷摸摸的相聚,她心就像被揉碎了一般。卻無法傾訴心中的委屈,只能寄情於她和趙剛的情侶空間,寫下了一封長信,留給趙剛:

「始終以來,我不能向老友傾訴,不能讓他人知曉,我對你的一切情感,我的心痛、難過,我只能在這裡自己對自己、對你說。二十多年的歲月里。也經歷了一些失意,被初戀愛人的拋棄、他的liqu……現在回想起來,都不足為道,有人說,時間是最好的良藥,能治癒人世間一切的傷痛,可我不相信,治癒傷痛的不是時間,而是在我的心裡,它真的沒有那麼重要。可是這一次,我敗了,徹徹底底地敗了,每每遇到挫折,我總是能勸慰自己,擦乾淚水,重新站起來,這一次我再不能夠,因為流淚的不再是眼睛,而是千瘡百孔的心,流出的不是眼淚,而是飽含心酸的血水。

也許我經歷的,總有一些人經歷,甚至很多人經歷,我遇到的總有一些人遇到,甚至很多人遇到,可是我……縱使在心中有千百種如果,如果我們早點相遇,如果我們早點出現在彼此的生命里,如果我們相遇時你還是一個人,可是我不是孩子,我知道這樣的如果只是如果,這樣的如果不能代替現實,現實是那麼的殘酷,當你和那個女人進入婚姻的殿堂時,我正沉浸在象牙塔里,為學業奔波。我們相遇時你已即將為人父。我們相遇在錯的地點,相知在錯的時候。如果時光能夠倒流,我寧願不與你遇見,如此便可不相戀,如此便可不相知,如此便沒有今日虐心般的痛苦與wunài。我為你傾注了這二十幾年全部的愛,用我的生命在仰視你,傾慕你,可這一切並不夠,我換不來你對我的一句承諾!我知道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當我忍著淚水與不愛的人走進婚禮現場的那一天,也許jiushi我燈枯油盡,變為行屍走肉的時候吧。

從來沒有一次像這樣絕望,在愛的世界裡我看不到一絲絲希望,看不到一線生機,你是怎麼想的我不知道,我更不敢揣測,我怕真像暴露了,我的生命便就此消失,那不是我希望的,還有那麼多人需要我去照顧,還有那麼多人把我奉為至寶。我的命也是他們的。我佩服父母那一輩在夫妻感情已盡,為了家庭的完整,還勉強過日子的夫妻,可我做不到,在我看來,世界上最美妙的事jiushi和自己心愛的人生活在一起,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直到生命的終結。

我不能和不愛的人勉強過日子,那是對我內心最無情的摧殘。愛便是愛,無愛日子還怎麼jixu。我不能,老公你卻能,你說愛我,說把心給了我,已無法huiqu。可是你無聲的言語已告訴我,我聽到的未必是真的,我看到的未必是假的,你如果真愛我,為何忍心讓我一個人承受無法對人訴說的痛苦,你如果真愛我為什麼質疑我想要孩子的想法,你如果真愛我為什麼會覺得現在這樣偷偷摸摸的在一起jiushi給我最好的愛,你如果真愛我,為什麼不想給我一個溫暖的家?

如果不能讓zhègè女人光明正大地出現在他的家人、朋友面前,如果不能讓zhègè女人安心地接受他的愛,如果不能讓zhègè女人擁有他們共同的孩子,那麼他的愛即使有,也要大打折扣!我愛你,但真的不敢想,未來,是那麼渺茫……」

寫到這兒時,夜已深了,空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