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五一章共處一室(二更)

第二五一章共處一室(二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2-24 23:42  字數:2184

,偶要感謝可愛的點點,感謝偶的爸比、媽咪,感謝偶的書友,偶的偶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感謝所有的親們,偶的幸運,都是你們帶給偶的,偶……偶無以回報,只有好好碼字,才對得起大家,偶的獎品會直接郵遞到外婆家,送給偶可愛慈祥的外婆做禮物。上次用稿費給媽咪買了絲巾,還沒送外婆禮物,很慚愧,好了,偶……偶去寫文文了,再次感謝大家,么么噠。)

「涵涵,你怎麼啦,快開門!」逸雪用力地敲打著房門。他心急如焚,恨不得把門踢開。過了一會兒,才傳來如涵微弱的聲音。

「逸雪哥,我摔倒了,腿很痛,稍等一下,我起來給你開門。」

「好,你別急,慢點起來。」逸雪把耳朵貼在門上,依稀聽到如涵用力站起來的聲音,待門打開,只見如涵頭髮凌亂,huā容失色,我見猶憐。

「涵涵,怎麼這一會兒,就摔倒了。」逸雪蹲了下來,看著如涵腿上的紅腫,心疼地說。「這麼黑,你怎麼不開燈呢?」

「客廳的燈壞了,還沒修好,我不習慣穿高跟鞋,剛才脫鞋的時候,沒站穩,摔在了門口的小椅子上,就變成這樣了。」

「你呀,真是個小笨蛋,哪有女孩子穿高跟鞋會摔倒的,快坐下來,讓我看看傷嚴不嚴重。」逸雪扶如涵坐在了門口的椅子上。借著走廊里的燈光,仔細地檢查著她的傷口,傷口並不大,只是破了皮,不過傷口處的紅腫在如涵瑩白勻稱的小腿上格外刺眼。

抬起如涵腿的一剎,感受著她腿部的滑膩觸感,逸雪不禁心蕩神馳,不過,很快就恢復過來。

「涵涵,家裡有雙氧水嗎,我幫你消消毒,沒事的,傷口不大,也不深,很快就會好的。」抬頭看著如涵,逸雪勸慰道。

「雙氧水在我卧室的小柜子里,我去取……」

「涵涵,你先不要動,我去幫你找。」說罷,逸雪脫了鞋。

「左邊的屋子就是卧室,小柜子在靠窗的位置。」見逸雪要進去,如涵示意道。

逸雪打開了卧室的燈,但沒有急著去找藥水,而是回身走了過來,橫著抱起了坐在椅子上的如涵。

「逸雪哥,你要幹嘛?」如涵毫無準備,一時失措,手臂先是懸在空中,隨即才摟住了逸雪的脖頸。

「我把你抱到床上,給你上藥,外邊的光線太暗了,看不清。」如涵沒想到,平日里儒雅如謫仙般的小雪huā哥哥也有這般大的力氣,把她放在床上,甚至都沒有氣喘。

「涵涵,躺好了,我去拿藥水。」

如涵見他打開了床頭的柜子,拿出了藥水和棉簽,那動作再自然不過,就好像是在自己的家裡。

「涵涵,我要幫你上藥了,可能會有點痛,要忍住哦!」逸雪語氣輕柔,就像在呵護一個可愛的小孩子。

如涵點了點頭,看著逸雪把棉簽沾滿了藥水,塗在了她腿上的傷口處。

逸雪塗得很小心,但是如涵還是感覺到一陣火辣辣的刺痛,忍不住「啊」里一聲。

「怎麼樣?很痛吧?」逸雪眉頭緊蹙,痛在如涵腿上,疼在他心裡,小小的一處傷口,更加驗證了他對如涵的感情,唯有愛她,才會心疼她。

「還好,只是疼了一下,這會兒沒事了。」如涵裝作很輕鬆地說道。

「嗯,沒事,明天就好了,涵涵,你先躺一會兒,我幫你看看客廳的燈。」逸雪把藥水放在了柜子上,向門口走去。

「逸雪哥,這會兒太黑了,你看不清,要不然……明天再幫我看吧。」如涵擔心逸雪觸電,連忙阻止道。

「沒事,相信我,這根本不算什麼,以前在英國留學的時候,公寓里的燈壞了,都是我修的。聽哥哥的話,閉上眼睛睡一會兒,我保證你醒來的時候,客廳里的燈就亮了。」逸雪俯下身來,溫柔地看著如涵,自信十足地說。

聽他這麼說,如涵也就放心了,她本來就很困,經過這一嚇,更覺疲憊,躺了下來,沒過一會兒就說著了,不知過了多久,才醒過來,如涵睜開眼睛,發現卧室的燈被關上了,客廳里的燈卻亮著。

「燈修好了!」如涵又驚又喜,起身下了床,剛走到門口就看到了躺在沙發上的逸雪,他動也不動,似乎睡得很沉,如涵不忍心打擾,躡手躡腳地走回了卧室,拿過一條毯子,蓋在了他的身上。

燈光下,逸雪白皙勝雪的肌膚微微散發著銀白色的瑩光,朱唇輕抿,似笑非笑,劍一般的眉毛斜飛入鬢,無論是五官,還是面部輪廓都無可挑剔。

如涵是個標準的顏控,對美男,向來沒有免疫力,縱使她心裡只有趙剛,在逸雪面前也不得不折服。逸雪的帥氣,較之趙剛,更勝一籌。

「小雪huā哥哥,你一定不要醒來哦,讓涵涵好好看看你。」從來沒這麼近距離地、靜靜地看過逸雪,如涵心無旁騖,目不斜視,彷彿在欣賞一件精美的水晶藝術品。

「奇怪了,小雪huā哥睡著了怎麼不打鼾,男人睡覺不是都打鼾的嗎?」站在逸雪身邊,如涵只能聽到輕微的呼吸聲,不禁自言自語道。

「傻丫頭,你怎麼知道我睡著了,這麼獃獃地看著我幹什麼?」逸雪忽地睜開了眼睛,眼角微微上挑,墨黑色的眼眸勾人心魄。

「逸雪哥,你怎麼……沒睡……我……還以為你睡著了。」

如涵支支吾吾地說,表情既滑稽、又可愛,她怎麼也沒想到,一向穩重的小雪huā哥哥竟然這麼調皮,用上了裝睡的伎倆,害她出醜。

如涵捂住了臉,只露出了一雙杏眼。手指觸碰到臉頰,感到有些發燙。

「這次糗大了,我該怎麼辦,我怎麼像個huā痴一樣,直勾勾地盯著一個熟睡的男人看,丟死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