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四五章兄妹(一更)

第二四五章兄妹(一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2-21 17:27  字數:2069

一樁幸福的婚姻只需要兩個必要條件:做個好人;找個好人。可是,說起來這麼簡單的事情,真的做起來,卻是難了。得知趙的背叛後,這兩年支撐著劉春艷的,一直都只有兒子。看著他一天天慢慢長大,慢慢地,她抱不動了;慢慢地,會幫她做家務了;慢慢地,會把自己的壓歲錢給她買新衣服了;慢慢地,會驕傲地拿第一名回來了,會說:媽媽,我長大了賺錢給你huā。

看著兒子的時候,劉春艷的心裡總是充滿了內疚,有一種想哭的衝動。想離婚的念頭一再閃過,又一再放棄,因為每一次,一想到兒子,我想離開的腳步就顧慮重重。

這幾天,看著趙文俊你,劉春艷甚至不敢直視他,孩子的眼睛是那麼純凈,她不知怎麼樣面對孩子,唯有假裝無事,儘可能無期限隱瞞。她的心情很複雜,想了許多:「以後,我還會不會再婚?以後,趙剛會不會再婚?」本來三個人的生活,突然變得錯綜複雜。

「我該怎麼樣處理這麼複雜的事情?我該如何讓他接受爸爸和媽媽分開的現實?」劉春艷在心裡問自己。這些事情她曾經想過。可是,當真的要離婚了,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懼,他害怕傷害到孩子,他是那麼的無辜。她很趙剛,也恨自己,本不配作父親母親,卻把下一代帶到了世上!

劉春艷不好受。趙剛也很難過。他捨不得兒子,也不忍心把他強留在身邊,畢竟他對不起妻子,不想把兒子奪走。再給她一次傷害。思前想後,考慮再三,他決定不和妻子爭了,如果離婚已成定局,就把對妻子的傷害降低到最小。孩子給她,財產也盡量多分給她,讓她和兒子以後的日子好過些。拿定了主意,趙剛給妻子發了個信息,短短的一句話,卻寄託了對妻子的所有歉疚:「艷。我想好了。孩子跟你吧。房子不用賣了,也給你和孩子。對不起。」

看到趙剛的信息,劉春艷心裡說不上是什麼滋味。對他的恨意不免少了幾分。趙剛的妥協,讓離婚好辦了許多,趙剛是明智的,既然離婚不可避免,再糾纏也只能讓劉春艷心底的怨恨越來越深,就這樣放手,也許以後還有和解的可能。

兩人達成了共識,只等著第二天一早一起去民政局。趙剛的心情放鬆了許多,翻看著手機,見有如涵的未接來電。就立即打了過去。

如涵早已回到包房,和卓君等人聊天,席間,卓君和逸雪不時互相玩笑,引得如涵和青靈笑聲不斷,喧鬧間,如涵並未聽到手機鈴聲,吃過了飯,卓君送青靈回家,把送如涵的任務交給了逸雪。

經過幾次接觸,如涵和逸雪又熟識了許多,對逸雪的看法也越來越好了,逸雪待人溫和、笑容溫暖,有著哥哥般的親近感,就如同和表哥在一起一樣。

「逸雪哥,你和我哥在一起,感覺好有趣,你們一見面就鬧,看的我們只想笑。」如涵邊笑邊說。

「哈哈,我們這樣,都成習慣了。一起上學的時候,他就愛鬧,如今三十多歲了,還是老樣子。有時候,我都想不通,我怎麼有這麼個老頑童一樣的哥們兒。」逸雪低頭看了如涵一樣,搖了搖頭說笑道。

「你們這樣,很讓人羨慕,真正的好朋友就是這樣的,無拘無束,在一起很放鬆。」在餐廳坐久了,如涵感覺很累,她伸展了一下手臂,舒服了許多。

「涵涵,你和我在一起感覺輕鬆嗎?」聽如涵這麼說,逸雪反問道。

「和小雪huā哥在一起,我當然感覺輕鬆,就像和表哥在一起一樣,很開心,有種被寵著的感覺。」如涵微微眯著眼,看著車窗外,嘴角溢著甜蜜。在她看來,兄妹之間的感情比男女之情更為美好,沒有猜疑、沒有傷害。

說話間,逸雪的臉上浮現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傷感,一句「和表哥在一起一樣」似乎把他置於很親近的位置,實則把他推到了千里之外,他想要的,不是兄妹之情,而是男女之愛。當然,他表情的變化,如涵並未看到。

「涵涵,最新一期的天涯周刊我看過了,你寫的那首小詩我很喜歡,我拿給卓君看了,他差不點老淚縱橫。為了掩飾自己的情緒,逸雪接著說道。

「哦,小雪huā哥說的是那首《兄妹》嗎?」如涵抬起頭問道。

「嗯,就是《兄妹》,我很喜歡,全都記下來了,要不要我說給你聽。」如涵的詩,逸雪已爛熟於心。

「好呀,涵涵倒想考考小雪huā哥,哥哥如果全記下來了,涵涵有獎勵,要是記錯了一個字,涵涵可以要懲罰的哦!」如涵調皮地說,盡顯小女孩兒本色。

「好,那我可開始背誦了,涵涵聽好了。」逸雪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緣是藏千年的酒緣是深萬尺的泉緣是日月更替也不動的極點緣是滄海桑田也趕乘同一艘船二十餘年,兄妹情,時空阻不斷二十餘年,心的祈盼,夢的呼喚二十餘年,無數的疑問縈繞心間二十餘年,那一聲「哥」在心底喊多想回到幼兒班做你的跟屁蟲,讓你煩好想沉浸夢裡面我們一起回家,臉上綻笑顏還想,還想……

這無盡的想念這綿長的兄妹情緣化作力量向前、向前……

逸雪話音剛落,如涵就鼓起掌來。

「小雪huā哥,你真厲害,一字不差!哥哥想要什麼獎勵,儘管說吧,涵涵一定做到!」

「獎勵……倒是不用了,只是……我想拜託涵涵一件事兒,不知你能不能答應。」逸雪支支吾吾地說,引得如涵十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