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四四章十年婚姻的記憶

第二四四章十年婚姻的記憶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2-21 04:37  字數:3224

坐在電腦桌旁,劉春艷打開了電腦,有些話,即便是和最親近的姐姐,她也無法訴說,只有訴諸於鍵盤上,傾訴於筆端。新建了一個空白文檔,劉春艷準備寫一封信,給趙剛,也給自己,算是對十年婚姻生活的一種無聲的祭奠。

「趙剛,從和你結婚的那天起,我從沒想過,我們會走到今天。應該說,為了孩子,我不想離婚,可是……

十幾天過去了,我還是很傷心,哭了不知幾次了。我的睡眠質量也受到了影響,常常是夜半醒來,就再也睡不著了。我沒有什麼好高興的,十年的婚姻失敗了,三敗俱傷。好在,我可憐的孩子還不知道。我打算先隱瞞,等他大一些再告訴他真相。

我們一起經營的家也將不復存在了,房子即將賣掉,我們可以把賣房子的錢平分,說實話,我挺捨不得這個家的。傢具,家電,都是我精心挑選的,我喜歡我買的這些東西,可是現在它們都不是我的了。我要重新買房子住,裝修,買傢具家電,一切生活用品。天哪,我頭疼得要死!這將是一項多麼大的工程呀!

我暫時不會告訴爸媽我離婚的事兒,我得再想想怎麼宣布這個事情。我可憐的爸媽,都60歲的人了,還要和我這個不孝女操心!我很羞愧!

我心情很糟,但是,不是後悔。大概是對不可預知的末來的害怕和迷茫,我畢竟太疲憊不堪了。我需要休息。隨便記下的,亂七八糟,還huā了不少時間。我太累了,頭疼。

如果可能,我願意永遠將我離婚的消息隱瞞,只為不想面對那些眼神,無論是同情,或者嘲笑。

當很多的人問我,為什麼,我沒有辦法回答。不回答的原因,不是因為我沒有理由輕率地選擇了離婚,而是我不想再訴說他的種種不是。無論如何,再大的恨,離了,也就了了,我又何必再提。

過了這段日子,我要好好調整情緒了,我不想把我的不快帶給別人。看到過一種說法。說,或許我們自己不是一個快樂的人,但是我們都樂於和快樂的人相處,因為人都有接近快樂的傾向整天和憂鬱的人呆在一起,是一種精神上的凌遲。所以,我還是把眼淚留給了我自己,把笑臉留給了別人吧。」

寫到這兒,劉春艷抬頭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她的淚水流了滿臉,凝成了一座帶淚的雕像,神色黯淡而陰鬱。

往事一幕幕在眼前浮現。十年前,兩人剛結婚的時候,趙剛還是個20出頭的年輕人,剛在天涯周刊找到工作,收入微薄,兩人沒錢買房子,只好在海城郊區,五環以外買了一處很小的公寓,房子很便宜,也很破舊,破舊到,他們進去看著都想哭。那是一套97年的舊房子,兩室一廳,一樓。有廚房有衛生間,還有一個封了窗的陽台。原來的房主人搬走了,拆鎖,拆燈,拆家電和傢具,把房子拆得沒個樣,到處是洞,到處是眼,到處是垃圾,慘不忍睹。劉春艷想哭。但是還是忍住了,她不想讓趙剛難過。他們沉默了半天沒說話,最後還是她說:「裝修了再入住吧。這一住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後想裝修再搬來搬去的就麻煩了。」

聽了劉春艷的話,趙剛苦笑道:「說實話,我也想裝修來著。可是,春艷,我們真的沒有錢了,我們還要買傢具和家電,我去家電商場看家電了,我算了算,冰箱一千多,熱水器一千多,洗衣機一千多、油煙機一千多、電視最差的還要3000多,這還不算電腦、傢具,還有窗帘,燈等日用品……」

趙剛的賬算的很仔細,聽過之後,劉春艷更無語了。

走出了「新房」趙剛和劉春艷在街上遊盪,劉春艷挽著趙剛的胳膊,問道:「剛子,你愛我嗎?」

趙剛當時的樣子,她至今還記得,他一怔,過了一會兒才挑高了聲音說了句:「我……當然你愛你了,不愛你幹嘛要和你結婚!」

趙剛的反應不是她想要的,她還以為趙剛會攬過她,像偶像劇中演的一樣,溫柔地說一句「傻丫頭,我當然愛你了!」

劉春艷有些失望,但她沒有多想,她早已被趙剛的相貌和才華所吸引,毫無保留地愛上了他,甚至不介意他只是個事業剛剛起步的窮小子。

準備結婚的那段日子裡,趙剛一直忙於工作,家裡的事兒幾乎都是劉春艷在跑前跑後,家電商場、傢具店、生活用品店,在姐姐劉春艷的陪伴下,劉春艷一天要逛好多個地方。由於預算有限,所有的東西她都挑低檔的買,唯有廚具買的是最好的。結婚了,要在一起生活了,她要好好照顧趙剛,不僅照顧好他的人,也要照顧好他的胃。

為了省錢,趙剛和劉春艷並未舉行婚禮,領了結婚證後,只是找了家酒店擺了幾桌,找了家人和好友吃了頓飯,簡單到不能再簡單。

回想起這些事兒,劉春艷一陣心酸,收回了思緒,她又接著寫到:「就要離婚了,從此以後,我的幸福由我作主,不再受著別人的左右。愛是什麼?愛是一把刀,刀刃對著自己,刀把對著別人。你把這把刀遞給了他,就給了他無限制傷害你的權利。然後,他看著你的傷口流血。魚在水裡,冷暖自知。

前些日子,我常常站在窗邊想像,想像我可不可以象一隻大鳥,張開翅膀,從我家的窗台上飛出去。再前些日子,我甚至,去看過心理醫生。呵呵,無人可救我。我得自己拯救自己的。我不否認自己情緒的低落。但,與其說是為了離婚而傷心,不如說是對安逸生活的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