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四二章離婚談判

第二四二章離婚談判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2-19 05:38  字數:3268

劉春艷早早到了*啡廳,坐在靠近裡面的座位上等趙剛。走進*啡廳,看到幾日未見的妻子,趙剛有些心酸,劉春艷面容憔悴,顯得更加蒼老。

「春艷,你還好吧?」趙剛不知說什麼好,這樣問道。

「我好不好,你還會關心嗎?不用客氣了,咱們直接說正題,談條件吧!」劉春艷喝了一口*啡,強作鎮定地說。

「春艷,非要這樣,咱們倆就真的無可挽回了嗎?」趙剛低聲懇求道。

「我們……不可能了……你要知道,自從我看到那些東西的時候,我們之間,就再無可能。」劉春艷斬釘截鐵地說。

「春艷,你再考慮考慮,只要不離婚,你提出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趙剛無計可施,只好繼續懇求,態度極為誠懇,恨不得把心掏出來給劉春艷看。

「別說了,這婚我離定了。把房子賣了,財產平分,孩子歸我,你覺得怎麼樣?」趙剛還想再說什麼,劉春艷的話把他所有的想法都頂了回去。對財產,趙剛倒不是十分介意,可提到孩子,他心頭一動,趙文俊是他的心頭肉,他捨不得和他分開。

「孩子歸我吧,房子不用賣了,給你。我什麼財產都不要,只要文文。」

「只要文文?!好可笑,沒看出來呀,你這麼愛文文,我倒想問問,既然你這麼愛文文,為什麼要做出對不起我、對不起文文、對不起這個家的事兒來!讓孩子臉上蒙羞!」說到傷心處,劉春艷情緒激動,音調未免有些高,引得附近的人都轉過頭來看他二人。

「好了,別說了,我承認這事兒我有責任,可事已至此,你讓我怎麼辦。我說過,我不會放棄家、孩子和你,你怎麼就不信呢?」趙剛委屈地說道。

「趙剛,咱們換個地方說話吧,這裡人太多了。」看著周圍人的目光。劉春艷心裡很不舒服。一種恥辱感油然而生。

「好吧,到我車裡說吧。」說罷趙剛站了起來,向門外走去。劉春艷跟在他身後,一起上了車。

「春艷,我還是堅持我們不要離婚。文文那麼小,不能沒有爸爸,也不能沒有媽媽。」趙剛試探著說道。

「這個就免談了吧,離不離婚不是我們今天討論的話題。我們要說的是離婚後,孩子歸誰的問題!」劉春艷毫不動搖。

「春艷,如果你非要離,我還是堅持我的想法。文文歸我,而且必須歸我。你想想看,你一個女人,帶個孩子,以後怎麼嫁人?而且……我不會讓你帶著孩子嫁給別的男人的,我不相信哪個男人會對他好……」想到可憐的兒子。趙剛略帶哭腔說道。

「呵呵,你說的很冠冕堂皇,你不放心我,我還不放心你呢,我不會把我的孩子交給你和那個小妖精的。趙剛,我可以非常明確的告訴你,為了文文,我一定不會再嫁。我們母子倆相依為命,好好生活。」未等趙剛說完,劉春艷就打斷了他的話。

關於財產分割的問題,這夫妻臉毫無介意,唯有對孩子的撫養權問題,趙剛、劉春艷僵持不下。談了許久,也沒有個結果。

「趙剛,我累了,不想再和你說什麼了,我可以告訴你,文文,我要定了,誰也別想把他從我身邊奪走。我給你三天時間,你給我答覆,過了這三天,你還堅持和我搶文文,我們就法庭上見!」說完劉春艷就推開車門,下了車,留下了呆坐在車裡的趙剛。

劉春艷邊走邊哭,十年夫妻,一朝要離婚,說不難過,那是假的。說沒有一點點猶豫,那也是假的,更何況,他們還有一個共同的孩子,可是轉念一想,如果不離,彼此心裡都有了難以磨滅的陰影,長久下去,兩個人都得瘋。

離開了趙剛,劉春艷沒上班,也沒回姐姐家,她找了兩個朋友,一起出去吃飯,對朋友,她什麼都沒說,她不想被人同情、指責,或者安慰。她覺得婚姻是很私人的事情,局外人沒辦法弄清楚,只是要了一箱啤酒,讓朋友陪她喝。喝得頭暈目眩,才被朋友送回了劉春麗家。

「春艷,你怎麼喝成這樣?」劉春麗攙扶著妹妹進了屋,把她扶到了床上。

「姐,你告訴你個秘密,我誰都沒和誰說,我……要離婚啦!你說可笑不可笑?」劉春艷又哭又笑,在姐姐面前,徹底卸下了偽裝。「姐,你不要為我難過。再不離,不是他瘋掉就是我瘋掉!」

「春艷,我一點兒都不為你難過。不管是對是錯,這畢竟是你的決定,無論怎樣,姐都支持你,你不要這樣折磨自己,聽姐的,為了文文,好好活著!」劉春麗勸慰道。

「姐,我好想好想哭。今天上午,一個人在外邊,我曾經無數次的設想我怎麼樣去尋死,可是,我想通了,我會好好活著的。咱們的爸媽還在,我還沒有好好照顧他們。我不能死,我死了就是不孝!文文還那麼小,沒有爸爸已經很可憐了,不能再沒有媽媽!我要賺錢給他上學、生活,看著他一天天長大……」

「春艷,別說了,你說的姐好心酸,傻丫頭,想這麼多幹什麼,你只要記得,你不是自己一個人,無論發生什麼事兒,你的身後還有爸媽、還有姐姐、姐夫呢!」劉春麗攬過妹妹,含著淚說道。

劉春艷點了點頭,抱住了姐姐,放聲大哭,這一哭,哭盡了所有的委屈、所有的壓抑,心裡輕鬆了許多。

「春艷,聽姐的話,我到幼兒園接文文,你一個人在家,好好睡一覺,一覺醒來,就不會這麼難受了。」劉春麗起身鋪好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