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三五章這一夜,刻骨銘心

第二三五章這一夜,刻骨銘心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2-13 23:17  字數:3302

馬上要元宵節和情人節了,涵涵出去買東西,事兒也很多,今天只能一更了。感謝甘露哥、huā心哥、南閑哥、雪huā哥、青靈哥、毒哥、超人哥的禮物,感謝所有訂閱和支持涵涵的親們,預祝元宵、中秋雙節快樂!么么噠O∩_∩O

如涵依偎在趙剛的懷抱里,那種幸福感是任何人都無法給予的,唯有刻骨銘心的愛,才有這無與倫比的甜蜜。

「老公,你終於來找我了,這幾天和表哥、逸雪哥在一起,都沒有和你在一起的感覺好。答應我,我們永遠在一起,永遠都不要分開,好不好?」

如涵抬起頭,看著趙剛問道。

「好,我永遠都不和寶寶分開,就算寶寶不想要我了,我也厚著臉皮纏著你。」懷裡的如涵,像冬日的暖寶寶,溫暖著趙剛空冷、不安的心。

「老公,你真好!」趙剛的話,讓如涵很踏實,她很在意趙剛的承諾,他說的每一句話,如涵都會當真。

「寶寶,我們去吃飯吧,吃完飯,老公還要趕回虎林呢。」

抱了一會兒,趙剛鬆開了如涵說道。趙剛的話,隻字不提帶她去虎林的事兒,如涵料想,趙剛很可能不想帶她走了。

果不其然,當她詢問可不可以和他一起走的時候,趙剛搖了搖頭,沒有答應。

「老公,求求你了,你就答應寶寶吧,我們編輯部沒事,放假放到了正月十五,我在家裡呆著好無趣的,到你那裡陪你不好嗎!」如涵睜大了眼睛看著趙剛,濃密的睫毛隨著眼睛的眨動而上下浮動,墨黑的眸子因飽含著渴求而格外醉人。

「寶寶,你別這樣,你知道的,我最受不了你求我,你一求我,我心就軟,我一心軟,就什麼事兒都答應了。可是,你真的不能去,那邊的情況我還不了解,萬一你去了被人看到怎麼辦?」趙剛很謹慎,唯恐人抓到把柄。

「老公,你說的我都理解,你放心吧,我就在家裡呆著,哪兒也不去,乖乖地打掃房間,給你做飯。」如涵嘴唇微翹,咕噥著嘴說道。一雙小手不停著揉著趙剛的肩,極盡討好之能事。

「嗯,不錯,這按摩的手法好不錯,我這肩周炎經你這麼一按,還挺舒服的。」在如涵的溫柔攻勢前,趙剛徹底敗下陣來。「好了,寶寶,這次就同意跟我去了,下不為例!」

「太好了,老公萬歲!我會好好表現的,讓老公開心!」在狹小的車廂里,如涵高舉胳膊,歡呼雀躍。

「你呀,這麼點小事兒就這麼開心,真像個孩子。」趙剛愛憐地看著如涵,笑著說道。

「人家本來就是孩子嘛!在老公面前,我永遠是孩子!」如涵靠在趙剛的肩膀上,笑嘻嘻地說「寶寶,時間不早了,咱們去吃飯吧,吃完飯就出發!」說完,趙剛就發動了車,找了一家餐廳,隨便吃了點飯,就開車向虎林駛去。

從海城到虎林,需要5個多小時的時間,一路上兩人時而唱歌、時而拿對方開玩笑,和趙剛在一起的那種幸福感是無法用言語能說的清的,如涵更加堅定地認定趙剛就是她這輩子要找的愛人,可以相伴一生的人。

「老公,我最近新學了一首歌,好喜慶,特別適合過年聽,我唱給你聽好不好?」如涵擔心趙剛開車累,想給他提提神。

「好呀,你唱吧,我最愛聽寶寶唱歌了,老公都有點困了,聽你的歌,能清醒點。」趙剛鼓勵道。

「那我就唱了,老公聽好了,我可是一個人唱兩人的歌,既唱女聲又扮男聲哦,很厲害的!」未等唱,如涵就自吹道,她清了清嗓子,就唱了起來:我這裡將海哥好有一比呀!

胡大姐,哎我的妻啊,啊你把我比作什麼人啊羅!

我把你比牛郎,不差毫分哪啊。

那我就比不上羅!

你比他還有多羅,胡大姐你是我的妻啊羅,劉海哥你是我的夫哇。

胡大姐你隨著我來走羅,海哥哥你帶路往前行哪

還未等如涵唱完,趙剛就忍不住大笑起來。

「寶寶,你這歌唱的太好了,比李玉剛的貴妃醉酒還有味道!佩服!我太佩服了!」

看著趙剛的神色,如涵就知道他說的是反話,她雖然很喜歡這首歌,但唱的不熟,很多地方都唱跑調了。

「老公真壞,人家明明唱的不好你還說好,分明就是嘲笑我嘛!我不唱了,還是聽老公給我唱吧!」

「哈哈,寶寶唱的很可愛,不過不像是劉海砍樵,倒像是兒歌,你的聲音太甜了,不適合這種風格的歌。」看著如涵漲紅的小臉,趙剛解釋道。「我給你唱貴妃醉酒吧,你不是最愛聽這個嗎?」

「嗯,老公唱吧,你唱什麼,我都愛聽,不過,這首最最愛聽!」

聽如涵說愛聽,趙剛興緻大增,邊開車邊唱了起來,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十分和諧。幾個小時的路程,趙剛也不覺得累了。

晚上7點多,兩人到了虎林收費站,望著遠處虎林城的萬家燈火,如涵揮舞著手臂,大聲喊道:「虎林,我們的家,我們回來啦!」看到如涵高興的樣子,趙剛不覺好笑,心想「這個小丫頭呀,一點事兒就能讓她這麼滿足!」

趙剛帶如涵在附近的餐廳吃了飯,如涵的心思全不在吃的東西上,她急著回家,他們在虎林的家什麼樣。

趙剛一邊吃飯,一邊逗她:「寶寶,你知道嗎,咱們家裡還有一個人呢,你信不信?」

「還有一個人?誰呀?」聽了趙剛的話,如涵口中的果汁差點噴了出來。

「誰?還能有誰!一個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