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二三章不速之客(一更)

第二二三章不速之客(一更)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2-07 23:53  字數:4216

拉斐爾看出了西門想說的話:「你死定了!」不過好歹眼前的危機算是解決了,少年這才全身鬆了下來,大口大口地吸著氣,攢緊的手心裡滿是汗水。

無敵艦隊的總司令突然出現在面前,先不管是什麼樣子,光是聽到名字恐怕膽小一點的人都不敢抬頭了。即使偷偷看上一眼也會被對方的氣勢壓倒,只想著快點逃跑。可拉斐爾並沒有這麼做,他全身的感官都在告訴他眼前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人物,可他仍用清澈的雙眼將對方打量了個遍。

卡魯提拉號拉斐爾※#8226;卡斯特路巴魯迪斯有著西班牙人常見的相貌,只是眼睛凹陷地更深,雙眼被隱藏在陰暗中,閃著陰險的光芒,讓人想到熱帶雨林中的眼鏡蛇。頭髮理得極短,lou出寬闊的額頭,他的眉頭永遠是緊繃著的,使得額頭上出現了幾道細紋。兩片小鬍子梳理得十分整齊,和他的身份很相稱。他的皮膚因為常年的海上生活而變得比一般人深,更顯得他精明與幹練。西班牙海軍總司令的制服伏帖地貼在身上,帽子捧在手裡,另一隻手握著一根長約2英尺的皮杖。

卡魯提拉號是一艘葡萄牙籍的商船,葡萄牙國旗高高掛在主桅杆上。它在二十天前離開了西班牙的塞爾維亞港,原本是想沿著地中海北邊的港口一路東行,可是不管是西班牙的瓦倫西亞也好,法國的馬賽也好,義大利的威尼斯也好,所有的碼頭都拒絕讓船停kao。似乎不止是卡魯提拉號,凡是葡萄牙籍的船都被拒之門外。

當拉斐爾以雙眼朝天的姿勢向前行走時,難保不和誰撞著。只不過他的運氣相當好,那是費南德所說的好運氣,麗璐沒要,結果被拉斐爾撿個正著。

庫拉烏迪和傑拿斯原本緊緊跟在拉斐爾身後,想叫住急性子的少年,可拉斐爾根本什麼也沒聽到。三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一不留神,拉斐爾就在人群中失去了蹤影。兩個年輕人只得停下腳步,茫然地站在路〖中〗央。不一會兒,身後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弗里奧喘著粗氣好不容易才趕上了他們,畢竟七十歲的身體無法再和二十歲的相比。他一見到庫拉烏迪就開始數落:「你們幾個搞什麼鬼!船一kao岸就溜得不見人影……咦,拉斐爾呢?」老水手突然發現自己鍾愛的少年並不在裡面。

雅典的碼頭位於城市的東側,來來往往的商人和水手們忙個不停,可其中卻有四個不協調的人。這四個人是剛從一艘名叫卡魯提拉號的船上下來的,一個少年,兩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還有一位頭髮鬍子huā白的老者。他們不像商人那樣忙著搬運貨物,也不像一般的旅行者那樣環視著四周的美景。他們只是一動不動地站著,閉著眼睛,深深地呼吸著。那樣子就像陶醉在黃昏的沙灘邊的情侶,涼爽的海風輕輕划過臉龐,四周很安靜,偶爾海面上傳來一陣海鳥的歡叫聲。要不是一個好奇的碼頭小夥子上前叫醒他們,或許他們會在這兒站上一整天。

西門側過了身,拉斐爾便得以親眼見到這位地中海赫赫有名的無敵艦隊的統帥。

站在拉斐爾面前的是一個高大的男子,約有二十五、六歲,比拉斐爾高出了一個頭,金黃色的長髮披散著,蓋住了半邊臉。他全身肌肉結實,身上散發出一種冷冷的氣息。男子的穿著很普通,白襯衫和黑色的長褲,外加一件用麻製成的短上衣,腳上是黑色的長統靴。白襯衫是用上好的綢做的,從精細的裁減和領口的綉huā不難看出襯衫的價值。拉斐爾知道他撞的人並不是一個普通的貴族少爺,若是普通的貴族少爺被撞了肯定會指著拉斐爾的鼻子大罵,而對方什麼話也沒有說。拉斐爾從對方略微偏紅的膚色判斷出這是一個常年受海風洗禮的人。若是弗里奧在,必定能指出這個人並不是一般的水手,也不是大副、二副之類的人,他應當是一名船長,從他雙手的姿勢就可以看出這個人是慣於下達命令的。男子居高臨下的眼神中透lou出異常冷漠的神情,彷彿他看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隻臭蟲。

現在的雅典受奧斯曼土耳其的控制,海軍首領赫德姆※#8226;阿弗美朵※#8226;巴夏仗著強大的軍事力量,對雅典肆意破壞,干涉商船的正常活動。但雅典人仍以其獨有的樂天派精神生活著,整個城市中找不出一絲軍人味,只有文化的氣息覆蓋在她的身上。

當傑拿斯等人好不容易找到拉斐爾時,這場對決已經結束,他們只看到巴魯迪斯和西門在遠處消失的背影。

比德羅※#8226;德※#8226;巴魯迪斯,正是少壯之年,若和西門相比,他顯得稍微瘦了些。「當總司令大概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吧。」這是拉斐爾的第一個想法。不過,他渾身的梟雄氣息卻是一眼就可以看出來。

博物博士漢斯※#8226;勒茨西門刷一下就掄起了拳頭,想狠狠地揍著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拳,耳邊又聽見少年的聲音:「無敵艦隊不是只在海上稱霸嗎?現在在陸地上也打嗎?」一句話讓西門的動作定了格,他的拳頭離拉斐爾的臉不足一厘米,卻沒辦法再前進一步,原本一張冷冰冰的臉布滿了黑氣。

西班牙海軍司令比德羅※#8226;德※#8226;巴魯迪斯突然從男子的背後傳來一聲低沉的說話聲:「西門,你怎麼還在這兒?」聲音不大,卻充滿了威嚴感,就像拉斐爾小時候聽到父親對商業協會裡的人下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