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二一章可憐的女人(第一更)

第二二一章可憐的女人(第一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2-06 22:38  字數:2210

一家三口又聊了一會兒,都回房間休息了。躺在床上,回想著過去的一天,如涵難以入睡,無論是和逸雪一起喝*啡、一起聊天,還是在家裡做遊戲、雪中散步,那種感覺,無以倫比。在逸雪哥哥面前,如涵心裡很放鬆、很舒服,甚至會暫時忘了趙剛。逸雪哥哥的微笑,讓人暖暖的,似乎可以忘記所有的煩惱和不快。

「沈如涵,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心裡眼裡全是他,快點醒醒,你的豬豬還需要你關心呢!」如涵搖著頭,自言自語道,他強迫自己不再想逸雪,拿過手機,給趙剛發了個信息。

「豬豬,我要睡了,剛才打電話,聽你的聲音,感覺你好像不開心,過年了,要開心呀,想你,晚安!」

聽到手機的簡訊聲,趙剛懶得去看,他一個人坐在餐桌旁,拿著酒杯,自斟自飲,人道是借酒澆愁愁更愁,可真遇到了愁事兒,在沒辦法的時候,他只能用酒精麻痹神經,讓自己舒服些。

給如涵打過電話,趙剛就開始給劉春艷打電話,打了十幾次,劉春艷都沒接,到最後,手機竟然關機了,趙剛心裡明白,這一次,他徹底把妻子的心傷透了,別說打十幾次,就是打幾百次,她都不會接的。十年的婚姻,岌岌可危。

劉春艷說是帶兒子會娘家,但想到自己失魂落魄的樣子,怕父母親擔心,她並沒有回家,而是打了一輛車,到了住在郊區的姐姐家,看到妹妹臉上的淚痕,姐姐劉春麗猜到了七、八分,只不過,她沒想到,妹妹和妹夫到了鬧離婚的地步。在妹妹的哭訴聲中,她知道了一切,劉春麗天生女漢子性格,得知妹夫在外邊有了女人,還把照片寄給了妹妹,氣得牙痒痒,恨不得立即到妹妹家,找妹夫算賬。

「春艷,姐跟你說,你不能就這麼離婚了,離婚是早晚的事兒,只不過,咱們要好好鬧一鬧,不能便宜了趙剛和那個女人!」

「姐,我累了,我不想鬧,我只想離婚,我不怪那女人,我只恨他,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之前那次已經讓我很傷心了,我已經被他傷透了,對他,我已經沒有任何留戀,我再也不想見到他,我只想帶著文文,好好生活。」受到這突如其來的打擊,劉春艷彷彿虛脫一般,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文文似乎聽明白了母親話中的意思,不哭也不鬧,只是無聲地落淚。看著兒子,劉春艷更覺心痛,一把攬過兒子,大哭起來。

「好,哭吧,春艷,好好哭一場,把你心裡的苦都發泄出來,哭夠了,咱們就振作起來,把那個男人忘了。」摟著妹妹和外甥,劉春麗含淚說道。

「春艷,你和文文就住這兒,有什麼要求,儘管跟我和你姐姐說,我們一定幫你辦到。」看著抱頭痛哭的妻子、妹妹和外甥,劉春艷的姐夫心裡也酸酸的。

劉春艷點了點頭,在姐姐家裡,她受傷了心終於得到了些許慰藉。

本應溫馨、甜美的大年初一,就這樣被十幾張照片攪亂了,從這日起,趙剛的家便不再安寧。

姐妹兩個哭夠了,劉春麗到廚房熬了點粥,看著妹妹和外甥喝下,才放心地把他們帶到了客房。

「春艷,什麼也別想,好好睡一覺,有什麼想法,明天再說。無論你做出什麼決定,姐都支持你。」劉春麗鋪好了被子,勸慰妹妹道。

「嗯,你放心吧,姐,我沒事,我已經決定了。初八上班,我就和他去民政局離婚,他要是不同意,我就到法院起訴,我心意已決,沒有什麼可想的了。」劉春艷一臉決絕,劉春麗看得出,妹妹這次是下了決心,任是誰也改變不了了。

「好!姐支持你!和文文睡吧,孩子都困了。」劉春麗邊說邊幫外甥脫下毛衣、褲子,蓋上了被子,隨後走了出去。

「媽媽,離婚是什麼呀?」躺在被窩裡,五歲的趙文俊忽閃著大眼睛問道。

「離婚呀就是爸爸和媽媽暫時分開一下,不見面,也不說話。」五歲的孩子還不懂離婚的含義,劉春艷不忍對兒子說出實情,讓他幼小的心靈受到傷害,搜腸刮肚地想到了這個說法。

「暫時分開?要分開過久呀?爸爸媽媽分開了,我們還能一起玩嗎?」文文稚氣的聲音,讓劉春艷心裡格外難受,強忍住眼淚,她回答道:「我們還能一起玩呀,媽媽還是每天都陪著文文,和文文一起玩,只不過爸爸會很忙,只是偶爾陪文文玩,不過爸爸會出去給文文賺錢的,賺好多好多錢,給文文買好玩的玩具。」

趙剛一向把工作看得很重,別說在興嶺,就是在海城上班的時候,晚上也很少回家吃飯,陪兒子的時間少之又少,所以劉春艷的這個手法,聽上去很合理,趙文俊聽後並不介意。

和母親坐了一個多小時的車,趙文俊又困又累,聽著聽著就睡著了。劉春艷拿了條毛巾,為他擦去了臉上的淚痕,摟著兒子,忍不住輕聲啜泣。

「孩子,原諒媽媽,以前是為了你,媽媽才沒和爸爸離婚,可是現在,媽媽再也忍受不了了,只能對不起你了,放心吧,無論以後有多難、多苦,媽媽都會努力,給你無憂無慮的生活。」劉春艷輕輕地念叨著,在對兒子說,也是在對自己說。

這個夜,註定是個不眠之夜,劉春艷摟著兒子默默流淚;趙剛坐在餐桌旁,一杯接一杯地喝啤酒。

十年的婚姻,怎能經得起一次又一次的風雨,張楠、於曼麗、張紅梅、徐雯,沒有一個人是因為愛情而選擇趙剛,她們或為金錢、或為虛榮、或為**,聯手把一段本應美好的婚姻推向了末路。在這一段段婚外情中,起決定作用的不是她們,而是趙剛,她們只是玩樂,隨時可以退出。

一個男人,如果擁有一顆忠誠於妻子和家庭的心,任是誰也不能講他俘獲,俘獲男人的不是美色、不是誘惑,而是一顆蠢蠢欲動的、不安分的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