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一二章捨不得我們的家

第二一二章捨不得我們的家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1-28 23:30  字數:3257

趙剛也做了個雪球,對準了如涵,打了過去,兩人嬉鬧著,享受著雪帶給他們的樂趣。

打鬧夠了,兩人就蹲下來一起堆雪人,沒過多久,雪人大致的樣子就做好了。一個大大的雪球上面,豎立著一個小雪球,大雪球是雪人的身子,小雪球是雪人的頭。

「寶寶,你等我一下,我到車上找些東西來,做雪人的眼睛、嘴巴還有胳膊。你冷不冷,要不要到車上暖和一會兒。」趙剛邊走邊問。

「你去吧,我不冷,我再拍拍雪球,讓雪人更牢固些。」如涵毛茸茸的小兔子手套上,已經掛了一層雪,她並不介意,依舊認真地做她的雪人。

過了一會兒,趙剛手上拿著幾粒葡萄、兩個香蕉走了過來。

「老公,你餓了嗎,要吃東西呀?」如涵猜到了他的用意,故意問道,一副鬼馬精靈的樣子。

「哈哈,你等著,馬上就知道老公幹什麼了。」趙剛彎下腰,把幾粒葡萄貼在了雪人頭上,眼睛和嘴巴就出現了,又把兩隻香蕉插在了雪人的身體上,當做兩隻胳膊,最後,竟從兜里掏出了一個胡蘿卜。

「還好有它,這個就做雪人的鼻子吧!」趙剛就想變魔術一樣,為如涵做好了這一切。

「老公,你車上怎麼有這麼多吃的呢,你從哪兒弄的呀?」如涵疑惑地問。

「我早上路過市場,見水果和蔬菜挺新鮮的,本是準備拿回家裡吃的,沒想到在這兒排上了用場。」

「老公,你真好!你看,咱們的雪人多漂亮!」如涵拉著趙剛的手,圍著大雪人唱啊、跳啊,快活極了。兩個人盡情歡笑,就像兩個大孩子。

打雪仗、堆雪人,把能玩的都玩夠了,趙剛擔心如涵太冷,催著她儘快上車。如涵將插在雪人身上的一個香蕉拿了起來,邊走邊剝開了皮。

「老公,你看我厲害不,我把小雪人的胳膊吃掉了。」如涵扮作鬼臉狀,無奈美人終究是美人,無論怎麼扮丑,都很可愛,趙剛愛憐地在她的小鼻子上輕捏了一下,笑著說道:「寶寶,你這鬼臉一點也不嚇人,反而看上去很萌很招人喜歡。你看老公給你做一個,保准嚇暈你!」沒等如涵反應過來,趙剛就用手掐住了兩邊臉上的肉,眼睛向上翻著,露出大片的眼白,在清冷的月光下,十分猙獰、可怕。

「老公,你好壞,快點變回去,你這個樣子好嚇人,你的眼睛那麼大,皮膚那麼白,看上去就像電影里的吸血鬼。」如涵拉下趙剛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再扮鬼臉。她怯生生的樣子,逗得趙剛只想笑:「你這個小丫頭,想嚇唬人,反而被人嚇,你說這叫什麼?你不說我想吸血鬼嗎,那我變成吸血鬼,專門吸寶寶的血,直到吸干為止。」

趙剛撲向了如涵,把她摟在懷裡,在她的脖頸處用力地親吻。如涵不知道,這脖頸處算不算她的敏感地帶,每次趙剛親這裡,她的身體都會一陣戰慄,沉浸在他的吻里,飄飄欲仙、幾乎不能自持。

趙剛還在繼續,如涵掙脫不開,任憑他的唇肆無忌憚地侵佔著她裸露的肌膚,從脖頸、到耳朵、到凍得發紅的臉蛋、到眼睛、到鼻子、到嬌艷欲滴的嘴唇……

在雪地里纏綿了一會兒,趙剛才放開了如涵,拉著她的手,一起上了車,車一直沒熄火,開車空調,十分暖和,如涵搓著手,感受著車裡的溫暖。

「老公,你知道嗎,我特別捨不得興嶺,捨不得我們的家,我喜歡這裡的山、喜歡這裡的街道,更喜歡這裡的雪,在海城,好久都看不到一次雪,不像這裡,只要是冬天,就常常下雪。」看著窗外依舊飄舞的雪花,如涵動情地說。

「寶寶,你說的我都知道,我知道你喜歡這裡,喜歡咱們的家,不然也不會一次次坐幾個小時的車來這裡看我,除了想我,你也想到這裡看看,這些我都知道,我也喜歡這裡,在這裡工作和生活都很輕鬆,我不想離開這裡,可是沒辦法,崔志浩點名讓我去虎林,我只能聽他的,誰讓他是我老闆呢。」趙剛感嘆道,語氣中透露著無奈。

「嗯,我知道,我知道你為難,老公,無論你到那裡,我都跟著你,都支持你,你在哪兒,哪兒就是我們的家。」如涵看了看趙剛,把頭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車裡沒開燈,只有月光透過車窗散落進來,趙剛依稀看到如涵的嘴角微微上翹,臉上溢滿了幸福的表情。

「寶寶,我們回家吧,你別難過,等到虎林,穩定下來,我找個好一點的房子,咱們就會有家了。相信老公,那邊的家一定比這個家還溫馨,還漂亮。」趙剛抬起手,撫摸著如涵光潔的臉,輕聲安慰道。

如涵點了點頭,緊緊地依偎著趙剛。

「老公,我們回家吧,我最喜歡躺在被窩裡,和你一起看電視劇了。」

「寶寶喜歡躺在被窩裡看電視劇,我可不喜歡。」

「啊,老公不喜歡,為什麼呀?」趙剛的話出乎如涵的意料。

「你穿的那麼少,緊緊地貼著我躺著,還不讓我做什麼,我能喜歡嗎?要知道,我可是個正常的男人,還要壓抑自己的**,我容易嘛!」趙剛半開玩笑半嗔怪道。

「老公好壞,我還以為是怎麼回事呢,原來是這樣呀,老公要想做什麼也簡單,除非……」如涵欲言又止。

「除非什麼?」趙剛反問道。

「你猜猜!你應該能猜到!」如涵說道。

「猜什麼猜,不用猜我也知道,是除非我娶你,對吧?我家寶寶聖潔得很,只能把身體交給為自己披上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