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百零四章幾家歡喜幾家愁

第二百零四章幾家歡喜幾家愁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1-22 10:21  字數:3308

辰母是個聰明人,又說了會兒話,感覺氣氛不對,為了避免尬尷,她不時給徐太太、徐菲菲夾菜,和徐太太寒暄著,把話題引到了養huā養草這些雜事兒上。逸雪知道母親的良苦用心,感激地看著辰母,母子倆相視一笑,所有心思全部明了。

吃過了飯,送走了徐太太和徐菲菲,母子二人回到家,坐在客廳里閑聊起來。

「逸雪,你對菲菲的看法怎麼樣,你先說說,媽聽聽,和我判斷的一樣不一樣。」辰母等不及,先問道。

「媽,你最了解我了,這還用問嗎,沒感覺唄,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而且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要不是爸逼著我相親,我才不會見她呢!」逸雪很怕父親,卻和母親無話不談,母子倆關係十分融洽。

「你的那點小心思我還不了解,我早就看出來了,只不過想和你證實一下,別說你不喜歡她,就是我也不喜歡,菲菲人不壞,就是被你徐伯伯、徐伯母慣壞了,不懂禮貌,也很傲氣。我還是喜歡謙恭有禮的女孩兒,才像個大家閨秀的樣子。」辰母微笑著說道。聽了母親的話,逸雪踏實了許多,在那個不苟言笑的父親面前,有母親的支持,他會放鬆許多。

「媽,我親愛的媽媽,你一定要幫我,我爸認準了徐伯伯家的女兒,聽卓君說,徐菲菲野蠻的很,你要不幫我,我豈不是羊入虎口。」逸雪故作可憐狀,拉著母親的手,撒嬌道。

「好,放心吧,兒子,媽不幫你誰幫你,我還想要個稱心的兒媳婦兒呢。不過,你剛才說已經有喜歡的女孩兒了,和媽說說,她是誰?」辰母坐到了逸雪身邊,好奇地問道。

「這個嘛……」逸雪猶豫了一下。「媽,你真想知道?」

「那當然,快說,別和媽賣關子。」辰母有些心急,催促道。

「好吧,那我就告訴你,你可別和我爸說,八字還沒一撇呢。」辰母點了點頭,示意他接著說。

「前幾天去秦卓君家吃飯,他妹妹正好也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認定是她了,那種感覺很奇妙,我也說不清。」逸雪一邊說一邊想著如涵的樣子,笑得很甜蜜。

「不會吧,你這臭小子,還一見鍾情呢!讓我猜猜,這女孩兒一定特漂亮,而且看上去還是柔情似水的樣子。怎麼樣,我說的對不對?」知子莫若母,對兒子的喜好,辰母非常了解。

聽母親這麼說,逸雪笑著點了點頭,流露出些許不好意思的神情。

「哈哈,媽看得出,我兒子是真看上人家了,媽可是好久沒看到你這麼不好意思了。不過,我記得你秦伯伯家只有卓君一個孩子呀,什麼時候多出了個妹妹?」辰母帶著疑慮問道。

「涵涵不是卓君的親妹妹,是表妹,涵涵的爸爸是卓君的親舅舅。」逸雪一口一個涵涵,叫的極為自然。

「涵涵?那女孩兒叫涵涵?」辰母接著問道。

「是呀,怎麼了?涵涵的全名叫沈如涵,她爸爸也經營著一家公司,只不過公司的總部不在海城。這就是我所知道的的全部情況了。」逸雪毫無保留地將他知道的事兒都告訴了母親。

「嗯,家世倒是次要的,關鍵是女孩子一定要漂亮,要善良。媽相信你的眼光,有機會讓媽看看這個叫涵涵的女孩兒,我倒是怎麼樣一個女孩子,讓我這寶貝兒子一見傾心。」聽說兒子有了心上人,辰母格外高興,要知道,這幾年,逸雪的年齡越來越大了,她和辰震沒少為逸雪的婚事操心。

「放心吧,媽,我的眼光沒錯的,等有時間的吧,我邀請卓君和涵涵到家裡做客。我還不敢單獨邀請涵涵,她恐怕不會答應。」逸雪是個很自信的人,面對如涵,他第一次對自己沒有信心。

「好兒子,喜歡就大膽地去追,媽支持你!」辰母用鼓勵的目光看著兒子,想給他信心和動力。

逸雪點了點頭,心裡暗自發誓,一定要贏得如涵芳心,抱得美人歸。

眼看著就到了晚上十點多,辰震還沒回來,母子倆都很累,又聊了一會兒,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逸雪給卓君打了個電話,向他大吐苦水,軟硬兼施,連威脅帶利誘的,要求她幫忙追如涵。卓君受不了他這麼磨人,只好把如涵的一些喜好,平時愛去的地方都告訴了他,逸雪一一記在了心裡,只等著如涵回海城,將理論付諸於實踐。

逸雪的心事,如涵不清楚,她只是從表哥口中得知逸雪哥哥喜歡她,卻沒想過在辰逸雪的心裡,她佔據多麼重要的位置,辰逸雪很出色,無論從哪方面說,都比趙剛強幾倍,可是如涵就是這麼個執拗、專情的女孩兒,在給趙剛準備晚餐的過程中,把之前表哥說的話忘得所剩無幾。

眼看著芙蓉蝦,孜然羊肉都做好了,早已過了下班時間,卻沒有趙剛的消息,如涵很著急,打了個電話過去,接連打了幾遍,趙剛都沒接,如涵以為他有事不方便,就沒再打擾。

如涵的電話,趙剛聽到了,是故意不接的。他佯裝鎮靜從會所的套房裡走了出來,心裡卻極不踏實。接下來可能會發生什麼,他能預料到,卻不敢想。徐海、徐雯兄妹都不是省油的燈,他二人若聯手,鬧起來可就不是離婚那麼簡單了,搞不好還會失去奮鬥了十年的事業,危及名譽和地位。趙剛心裡很亂,不想接電話,不想說話,躺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即便是同事敲門也不出聲,地上散著十幾個煙頭,都是他煩悶到極點的證據。

徐雯寄出的快件正在路上,徐雯很心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