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百零三章辰逸雪哥哥相親

第二百零三章辰逸雪哥哥相親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1-21 01:57  字數:3265

「表哥怎麼又打電話了?」見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是卓君的手機號碼,如涵心生疑問。

接起了電話,傳來秦卓君爽朗的聲音。

「涵涵,你在哪兒,回海城了嗎?」

「沒有呢,我還沒回,怎麼了,哥?」如涵隨便問道。

「哦,還沒回呀。那就等你回來再說吧,反正我也不著急。」卓君話到嘴邊又咽下,激起了如涵的好奇心。

「什麼事兒呀,哥?你幹嘛吞吞吐吐的,有什麼事兒你就說唄。」如涵和表哥感情一直很好,最不喜歡他說話繞彎子,而且她也聽得出,表哥一定有事兒和自己說。

「哎,也沒什麼,就是想問問你,有沒有男朋友。我聽舅媽說,你和一個叫黃尚文的男孩兒分手後,至今還是一個人。」卓君忍不住問道。

介於趙剛的特殊身份,如涵自然不能告訴表哥他就是自己的心上人,只好硬著頭皮說道:「我現在還沒有,不過……身邊也有人選。」

「啊,有人選?有人選是什麼概念,是不是說有候選人,但沒有確定關係?」卓君不肯罷休,追問道。

「是啦,就是你說的這樣!」沒辦法,如涵只好這樣回答。

「既然是這樣,那就好辦了,你聽哥的話,在候選人里再填一個,哥相信,他一定是最佳人選,而且以後完全有可能成為我妹夫。」說這些話的時候,卓君的心裡或多或少有些不舒服,他也說不清,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感覺。

「哥,你這樣神神秘秘的,你說的到底是誰呀?」如涵不解地問。

「我說的這個人你認識,前幾天在我家,你們還見過面。」卓君回答道。

聽表哥這麼說,如涵自然想到了他口中說的人選是誰,小雪huā哥哥俊美的容顏已經印刻在她的頭腦中,回想起他溫暖的笑容,心裡依然很舒服,只不過,和趙剛在一起的時候,她的心裡就不會想到別人。

「哥,我知道你說的是誰,可是我不知道,你怎麼突然想起說這些。」如涵很聰明,自然知道表哥話中的含義,只不過她想避開鋒芒,便故意這樣問道。

「哎,不是哥想問的,是受人之託,沒有辦法,實話跟你說吧,昨天我和你逸雪哥一起吃飯,也許是多喝了點酒,他似乎鼓足了勇氣,問我你有沒有男朋友,還說如果沒有,他就要開始行動了,希望我能幫他。我們倆從小一起長大,他的為人我最了解,除了我自己,他是我最放心的人,所以從私心上來說,我希望他做我妹夫。」卓君說話直來直去慣了,辰逸雪的那點小心事,被他一字不落地告訴給如涵。

「哥,逸雪哥是不是在喝醉的時候說的這些話呀,他只見我一面,怎麼可能這麼快喜歡我呢,你呀,千萬別當真,不信你再問問,估計逸雪哥都記不起來了。」如涵對趙剛就是一見鍾情,所以她完全相信有一見鍾情這回事兒,她這麼說,無非是不想對此作出回應,她總不能對錶哥說「我心裡只有趙剛一個人,容不下別人」吧?

「我覺得逸雪說的是真的,他酒量很好,我們只是稍微喝多了點,意識都清醒,而且我相信,酒後吐真言,若不是喝了點酒,逸雪恐怕不能和我說實話呢。涵涵,相信哥的直覺,他喜歡你,就像哥喜歡你一樣。」卓君情緒有些激動,一再解釋道。

「像哥喜歡我一樣?那沒什麼呀,那說明逸雪哥也把我當妹妹看……」如涵強忍住笑,繼續說道。

「哎呀,你這丫頭要氣死我嗎?信我的,你逸雪哥就是喜歡你,你好好考慮下,多了我不說,我只能告訴你,他是個好人,是個近乎完美的人。好了,我忙去了,告訴你,只是想讓你有個準備,辰大少要展開攻勢了,別被他嚇到。」卓君幾乎詞窮,不知該說些什麼,又叮囑了如涵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和表哥通話時,如涵只不過是故作輕鬆,其實她的內心,根本不輕鬆,身邊的傾慕者太多,也不是什麼好事,崔志浩、劉明宇已經讓她很為難,如今又多出個辰逸雪,她更覺難辦。如涵是個善良的女孩兒,內心像水晶般純凈,她不想讓任何人為她痛苦,因她受傷,可拒絕,本身就是一種傷害。放下表哥的電話,再想到可愛的小雪huā哥哥,如涵心中不忍。

話說前一日,辰逸雪本想邀請如涵和卓君一家吃飯的,無奈如涵不在海城,最重要是,老爸把他最害怕的相親安排到了這一天,下午剛上班,就知道了這一恐怖的消息。辰逸雪十幾歲就被父親送到了英國,接受的是西式的教育,對相親這種事兒一向嗤之以鼻,他怎麼也想不到,回到海城後,父親給他安排的第一件事兒就是去相親,特別是聽卓君說,對方是個蠻橫的千金大小姐之後,逸雪更加害怕,只是苦於父命難違,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去相親。

相親的地點、時間都是辰震一手安排的,辰逸雪就像個木偶一樣,下了班,換好了衣服,到了海城有名的嘉豪酒店VIP包房內,讓他沒想到的是,包房內不只一個人,他的母親和徐伯母正坐在沙發上聊天,旁邊的椅子上,一個身穿紫色長裙的年輕女孩兒正擺弄著手機,他猜也猜得到,這女孩兒就是相親對象,卓君口中的徐家大小姐,徐菲菲。

「偶的神吶,怎麼這麼多人呀,這是相親,還是庭審呀!」逸雪心中暗自叫苦,怎奈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已經到了包房門口,再無退路。

「卓君,你可來了,我和你徐伯母,還有菲菲,都等你好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