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百零二章複雜的局面

第二百零二章複雜的局面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1-20 00:17  字數:3294

如涵口中還有未下咽的羊肉,這突如其來的吻,讓她不得不躲,無奈趙剛根本沒有放過她的意思,將滑潤的舌抵入她口中,連同食物一起吞了下去。

對趙剛猛烈的進攻,如涵很不適應:「老公,不要了,好髒的!」如涵儘力推開了趙剛,不想讓他繼續下去。

「沒事,寶寶吃過的東西,更好吃。」趙剛誇張地吧唧著嘴,表現出很愛吃的樣子。

「你呀,嘴貧!咱們吃飯吧,過會兒你不是要出去嗎?」如涵把趙剛按在椅子上,示意他坐下,自己也坐到了對面,兩人邊聊邊吃,十分開心,趙剛匆匆吃了十幾串肉串,就穿上大衣離開了,看得出,他很著急,如涵把他送到了門口,又回來接著吃東西。

約趙剛見面的這個朋友,是徐雯的哥哥徐海。這一路上,趙剛很忐忑,他擔心的是他和徐雯的事兒被徐海知道了,徐海來找他興師問罪。

徐海約他見面的地方是一家私人會所,很隱秘,很安全。

走進門,一個穿著黑色套裙的年輕女人迎了過來:「先生,請問你有預定嗎?」

「哦,我是來找人的,一個姓徐的先生約我在這裡見面。」趙剛答道。

「是徐海先生嗎?」女人追問道。

趙剛點了點頭,那女人微笑道:「請跟我來,我帶你去找他。」

跟在女人身後,趙剛走進了一間布置得極為雅緻的套房,徐海坐在大廳的書桌旁,聚精會神地看著電腦屏幕,見到他進來,面無表情地站了起來。

「徐哥,你找我,怎麼約在這裡?看上去好特別。」看見徐海,趙剛不禁好奇地問道。

「你先坐吧,咱倆慢慢說。」徐海一改往日熱情,趙剛的心涼了半截,心想:「壞了,難道真像我想的一樣,他知道我和徐雯的事兒了!」

趙剛坐到了沙發上,徐海繼續坐在電腦桌旁的椅子上,並沒有走過來。

兩個人都不說話,屋子裡瞬間陷入了一片冷寂。

過了一會兒,徐海才開口問道:「趙剛,我想知道,你和我妹妹徐雯是什麼關係?」

「啊——

什麼?我和徐雯?什麼關係?徐哥怎麼突然這麼問?」趙剛沒想到他會這樣直接地問,一時無法應對,只好這樣反問,為自己爭取思考的時間。

「你不用管我為什麼這麼問,你只要如實回答就行。」徐海眉頭微蹙,接著說道。

「怎麼說呢,我和她接觸不多,不過,她既然是徐哥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我們之間,應該算是兄妹關係吧。」趙剛一貫喜歡用笑容來掩飾自己的緊張,這次也不例外,只不過,他笑得極不自然,甚至有些討好的意味。

「哦,兄妹關係?好,就算你們是兄妹關係,那我想問問,你見過哪個哥哥和自己的妹妹上床的嗎?」徐海再也控制不住情緒,猛地爆發,聲音極具震撼力。

「上床?徐哥怎麼提到這個?」趙剛料想到徐海已經知情,卻不好直接承認,要緊了牙關,接著說道。

「趙剛,你過來看看這是什麼!我想,你不會連自己都不認識吧!」徐海站了起來,走到趙剛對面,把電腦顯示器屏幕挪到了正對著趙剛的方向,數日之前看到的照片又一次出現在他面前。

「啊——你怎麼會有這個?」趙剛呆住了,驚異地問道。

「我怎麼會有這個?你別忘了,我是徐雯的親哥哥,徐雯住在我家裡,今天上午我休假,想上網玩會兒遊戲,卻發現電腦開不了機了,一時著急,就抬著機箱找人去修了,卻沒想到,無意中發現了這些照片,我想,可能是徐雯太不小心了,存在家裡的電腦里,沒刪除乾淨。趙剛,給我個合理的解釋吧,我想知道,你一個有家的人,為什麼要招惹我妹妹,還和她上床?!」徐海怒不可遏,完全沒有了往日的謙虛、溫和。

「徐哥,既然你知道了,我就不必再隱瞞什麼了。對,你說的沒錯,正如這照片中的一樣,我和你妹妹上床了,但是,到底為什麼會這樣,你應該去問你妹妹,她比我更清楚。」想到徐雯所做的事兒,趙剛既噁心又痛苦。

「啪——」還沒等趙剛反應過來,一個清脆的嘴巴打到了他的臉上。

「你自己做的事兒,你讓我問我妹妹,天下還有你這麼不要臉的男人嗎!我妹妹是個未出嫁的姑娘,難道是她逼著你和她上床嗎?你自己好好看看,照片上的你好享受的樣子!佔了一個小姑娘的便宜,你很爽吧,趙剛!」徐海已經歇斯底里了。

趙剛的臉上火辣辣的,但他沒有還擊,平靜地站了起來,直視著徐海的眼睛:「徐哥,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哥,以後不會叫了。無論你信還是不信,我都要告訴你,你說對了,就是你這個未出嫁的、還是小姑娘的妹妹把我騙到了賓館,給我下了迷情葯,讓我和她上了床,還拍下了這些照片、視頻,用它們來威脅我,她說如果我不離婚娶她,就把這些照片發給我妻子。這就是你妹妹,你可以去問問她,我說的到底對不對!」想到連日來徐雯做的事兒,趙剛難抑心中苦楚,像是在傾訴,又像是在控訴。從他的眼中,徐海似乎讀出了什麼,他瞬間癱軟下來,搖晃著趙剛的肩膀。

「趙剛,你是在編故事對吧,你為什麼要說這些話來侮辱我妹妹。我看著我妹妹長大的,她雖然有些叛逆、有些倔強,但我不相信她會做出這樣的事兒!」

「是的,我理解你的心情,我要是你,恐怕也很難相信,但是你想想,如果不是她事先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