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百章花好月圓

第二百章花好月圓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1-18 00:45  字數:3296

如涵說的很動情,趙剛聽到很感動。

「嗯,願我們永遠在一起,永遠也不分開!」在這一刻,趙剛忘卻了一切,心裡只有如涵。

「好啦,那我們開吃吧,一邊吃東西,一邊賞月,真好奇,不知道月亮突然從天空消失會怎麼樣!」如涵夾起一塊肉,看著天上的月亮,充滿了期許。

「寶寶,老公給你講個天狗之月亮的故事吧,這個時候講,最應景兒。」趙剛詢問道。

「好呀好呀,我從小就愛聽故事,一邊吃好吃的,一邊賞月,一邊聽故事,好美好美。老公你快講吧,我要聽呢!」如涵急切地說道。

「好,那我就給如涵小朋友講天狗吃月亮的故事……咳咳……」趙剛故意停頓了一下,又接著說道:「傳說古時候,有一位名叫「目犍連」的公子。生性好佛,為人善良。十分孝順母親,但是他的媽媽卻生性暴戾,為人好惡。

有一次,她突然心血來潮,想捉弄和尚一下,讓他們開葷吃狗肉。她吩咐做了好多狗肉饅頭,說是素饅頭,要到寺院去施齋。目連知道了這事,勸說母親不聽,忙叫人去通知了寺院方丈。方丈就準備了三百六十隻素饅頭。藏在每個和尚的袈裟袖子里。她媽媽來施齋,發給每個和尚一個狗肉饅頭。和尚在飯前念佛時,用袖子里的素饅頭將狗肉饅頭調換了一下,然後吃了下去。這女人見和尚們吃了她的饅頭「嘿嘿」拍手大笑說:「今日和尚開葷啦!和尚吃狗肉饅頭啦!」方丈雙手合十,連聲念道:「阿彌陀佛,罪過,罪過!」事後,把狗肉饅頭,扔進寺院後面用土埋了。

這事被天上玉帝知道後,十分震怒。將目連之母打下十八層地獄,變成一隻惡狗,永世不得超生。

目連是個孝子,得知母親打入地獄。他日夜修鍊,終於成了地藏菩薩。為救母親,他用錫杖打開地獄門。目連之母和全部惡鬼都逃出地獄,投生凡間作亂。目連之母變成的惡狗,逃出地獄後,因十分痛恨玉帝,就竄到天庭去找玉帝算帳。她找不到玉帝,就去追趕太陽和月亮,想將它們吞吃了,讓天上人間變成一片黑暗世界。這隻惡狗沒日沒夜地追呀追!她追到月亮,就將月亮一口吞下去;追到太陽,也將太陽一口吞下去……」這則故事,如涵在網上看過,但都沒有這般生動、立體,說到天狗吞月的時候,還長大了嘴,裝作狗狗的樣子,把桌上的一個奶香小饅頭一口吞了下去,逗得如涵忍不住笑了起來:「老公,你講的太好了,可以去咱們家樓下的幼兒園做老師,小朋友們一定喜歡!」

「壞孩子,不好好聽故事,就知道取笑我!」趙剛用筷子在如涵的額頭上輕輕敲了一下,又接著說道:「目連之母變成的惡狗,最怕鑼鼓、燃放爆竹,嚇得惡狗吞下的太陽、月亮,又只好吐了出來。太陽、月亮獲救後,又日月齊輝,重新運行。惡狗不甘心又追趕上去,這樣一次又一次就形成了天上的日蝕和月蝕。民間就叫「天狗吃太陽」「天狗吃月亮」。直到現在,每逢日蝕、月蝕時,不少地方還流傳著敲鑼擊鼓、燃放爆竹來趕跑天狗的習俗。」趙剛的記憶力極好,過目不忘,這是他在網上看到的故事,幾乎一字不差地講了出來。

聽趙剛講完了,如涵高興地鼓起掌來:「老公,我們也出去放鞭炮,把天狗嚇跑好不好?」

「鞭炮?這個時候怎麼會有放鞭炮的,再說,這會兒放鞭炮不一定把天狗嚇跑,倒是會把這棟樓里的鄰居招來,他們會說,幹什麼呢,大晚上的,讓不讓人睡覺啦!」看著如涵傻乎乎、可愛的樣子,趙剛邊說變笑。

「哼!老公就會取笑我,不放就不放,吃飽了,我要出去賞月,看得更真切些。」如涵扮著鬼臉說道。

「好!吃完了,陪你出去。」趙剛大口吃著肉,看上去格外香甜。

兩人邊吃邊說笑,如涵的手藝很好,趙剛的胃口也不差,兩人不時給對方夾菜,一盤紅燒肉被吃了的精光。

「寶寶,你好小氣,做這麼少,我沒吃夠,還要吃!」在如涵面前,趙剛總是很放鬆,有時候會調皮得像個孩子。

「那怎麼辦呀,我沒想到咱們會吃這麼多,老公要是喜歡吃,我明天再做,冰箱里還有新鮮的肉呢!」如涵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哈哈……傻丫頭,你受騙了,我吃飽了,再也吃不下東西了,你當老公是小豬呀,哪能吃那麼多!」看到如涵懊惱的樣子,趙剛不忍再逗她,大聲笑著說道。

「哼,老公最會騙人,害的我難為情!老公既然吃飽了,我們就下樓吧,我看月亮好像有變化了,出去看得清楚些。」如涵〖興〗奮地站了起來,喝了。水,幫趙剛拿來外衣,就要拉著他下樓。

「好,咱們這就走,寶寶,把衣服穿好,再把帽子和手套都戴上,興嶺比不上海城,夜裡很冷的,再加上這幾天下雪,會更冷的。」趙剛穿上外衣,又幫如涵把衣領拉高,戴好了帽子。如涵享受著被他呵護的美好,甜甜地笑著。

「老公,我好幸福!有你,真好!」

「傻丫頭,我不疼你還能疼誰!走吧,下樓吧!」

兩人穿好了鞋,手牽著手一起下了樓。

一月的興嶺,白雪皚皚,說不上什麼時候就會有一場或大或小的降雪,或許是天隨人願,一出門,如涵就看到了漫天飄舞的雪huā。

「下雪啦,下雪啦,我又看到雪啦!」如涵難抑〖興〗奮,摟著趙剛,仰望著天空,任由片片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