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九十四章又見辰逸雪

第一百九十四章又見辰逸雪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1-12 22:47  字數:3433

第四是小混混。市井的小混混,潮流怪異的髮型,一身前衛的衣服,再加上刺青,放蕩叛逆的個性,在小女生眼裡那可不是一般的酷。俗話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有些女生就是喜歡這種看起來壞壞的帶痞子氣的小流氓。小混混做事情一般比較直接了斷決不拖泥帶水,他看上的女生一般都很明目張胆大張旗鼓的去追,而且追的手段相當的直白,比如你邀請一位女生吃飯,彬彬有禮的說今晚你是否有空類似的屁話,那你可能收到的答覆往往是沒空或者不可以。而混混卻截然不同,他會堵在女生經過的路口,然後一臉壞笑不由分說不管三七二十一願不願意的拽上車,然後帶著女生吃飯去,這樣一來二去三熟悉也就自然而然的搞上床了。所謂「天下無烈女,好女怕男纏」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五是有錢公子哥。想像一下,一個開著法拉力,一身名牌著裝,出入高檔場所,花錢如流水,吸引著不少貪慕虛榮的女生們爭先恐後的哄搶。遇到這種情況,很多有慾望和虛榮心強的女生都會把持不住頂不住誘惑奮不顧身的往賊船上跳。

六是文藝青年。「自古佳人愛才子」玩音樂搞藝術的男生一般都是女生比較愛慕的,女生都會被他們的所謂才華所征服。文藝青年的人多少都會有一點桀驁不馴放蕩不羈,而這個往往是女生們為之傾心的著眼點。玩搖滾的,帶著披頭散髮在女生面前搖啊搖甩啊甩的,一不留神就把女生晃得分不清南北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搞上床去。而碼文字的更簡單,打幾個華麗深沉悲傷的文字,然後故作無病呻呤狀讓女生看得為之憐憫產生愛慕,最後把女生們弄得一愣一愣的神魂顛倒難以自拔。

如涵深知其中利害,看得多了,聽到多了,自我保護意識很強,無論趙剛表現出多大的渴求,她都保持著清醒的頭腦,趙剛不是以上幾種人之一,卻是一個不能給她安定、給她婚姻的人,這一點,她清楚得很。

坐在電腦旁,隨便看了會兒小說,想到有些日子沒去姑姑家了,就拿起手機,給姑姑打了個電話。

「姑姑,你在家嗎,人家饞了,想吃你做的好吃的。」聽到姑姑的聲音,如涵就迫不及待地說。

聽說侄女要來,沈梅心裡是千百個高興,放下電話,就給兒子秦卓君打了電話,讓他親自到如涵家去接。秦卓君自然是高興得不得了,急忙從公司出來,徑自開車到了如涵家樓下。

剛要給如涵打電話讓她下樓,手機就響了起來,拿過一看,竟是他的好友,海城四少之一,辰氏集團董事長的獨子,辰逸雪。「這小子,怎麼想起來給我電話。」卓君邊感嘆邊接起了電話。

「喂,我說辰大少爺,這是太陽打哪邊出來了,你竟然想起來給小弟我打個電話。」秦朗和辰逸雪的父親辰震是拜把兄弟,卓君和逸雪從小就在一起,感情至深,如同親兄弟一般,只是逸雪一直在上海,這幾日才被父親調回海城,回到海城的第一件事兒,就是給秦卓君打電話。

「拜託,你就別說風涼話了,哥哥我一下飛機就給你打電話,你就知足吧,要不是知道你忙,非讓你來機場接我。不過說好了,不用你接我,中午必須我吃飯!」逸雪走出機場大廳,上了停在門口的父親派來的車。得知秦卓君回國後,他就一直期待和他見面,剛到海城,就要求秦卓君為他接風。

「啊,你回來了,怎麼不早點告訴我,早知道,真該去機場接你的。這樣吧,我表妹要上我家吃飯,我正在她家樓下,把她送回家,我就去找你,給你接風洗塵!」卓君懊惱地說道。

「表妹?哪個表妹,是涵涵嗎?」逸雪問道,上高中時去卓君家玩,碰到過如涵兩次,這個可愛的小姑娘,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當然是涵涵了,不然我還有哪個表妹。哎,你記憶力不錯呀,還記得我表妹。」卓君驚訝地說。

「當然,你視若珍寶的妹妹,我怎麼不記得。這樣吧,你不用帶我出去吃飯了,我上你家吃去,沈梅阿姨的手藝,我可總也忘不了,順便還能見見涵涵。看看這個小姑娘出落成什麼樣了。也不知道她還記得我這個哥哥不!」沈梅的手藝是出奇的好,逸雪記在心上,而且對於他這種經常在外邊吃飯的人來說,家裡的飯菜勝過所有人間美味。

「好吧,既然你想來就來吧,我也不和你客氣,不過我怎麼覺得你目的不純呀,感覺不像是來吃飯的,像是沖著我妹妹來的。」兩人玩笑慣了,卓君時刻不忘拿老友打趣一番。

「那就這麼說定了,把你家的地址發給我,我直接去了。一個多小時之後到吧。」逸雪接著說道。

「好,接到我表妹,我們就回家,在家裡等著你。」說完,卓君就放下了電話,發了個信息過去,又給如涵打了電話,叫她下樓,聽說表哥到樓下了,如涵連忙穿好了衣服,下了樓。

「哥,你怎麼來接我了,我還想自己開車去呢,順便練習下。」如涵上了車,系好了安全帶,對卓君說道。

「涵涵,哥勸你一句,以你這三腳貓的功夫,先別開車了,等哥有時間的,陪著你練車,你這技術上道太不安全。」聽表妹這樣說,卓君不放心,特意叮囑道。

「好吧,聽你的,等你陪我練車。哥,說實話,我就是說說,真心不敢自己開車。」如涵調皮地笑道。

「你呀!壞孩子,就知道嚇我!」卓君輕輕拍了拍如涵的頭,一副愛惜的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