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八十九章劉明宇的強勢回歸

第一百八十九章劉明宇的強勢回歸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1-08 23:19  字數:3515

冬夜,樓梯間里格外安靜,如涵很累,不想走樓梯,徑自走到了電梯門口。想到馬上就要到家了,溫暖的被窩充滿了誘惑,如涵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叮咚」電梯打開,如涵剛進電梯,一個身穿黑色大衣、戴著大口罩的男人一下子闖了進來,不等她反應,電梯門已經悄然關上,對方不經意瞄過來,如涵渾身的血液幾乎降至冰點。

這人彷彿有第六感應,知道如涵緊張,他眼珠轉過來落在她身上,瞳孔映著頂燈,冰冷的令人窒息,氛圍一度讓如涵恐慌。

「難道遇上壞人了,這人怎麼一直看著我?」如涵雙手插在大衣兜里不安地低著頭,錯開男人的視線,只盼著電梯快停下,她可以溜之大吉。她心裡默默念著:「電梯快停,電梯快停……」

到了6樓,電梯停了下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如涵覺得格外漫長,與男人擦身而過,如涵準備走出去,卻不想被他一把拉了回來,攬在了懷裡。如涵很久沒經歷這樣是事情,最近的一次還是十六歲那年,在志強高中門口,被幾個校外的小混混攔住了,小楓和亦晴,還有幾個同學,齊心合力趕走了混混,使得如涵有驚無險。可這個時候,電梯間里,除了她和這個男人,空無一人,她很害怕,卻不敢喊叫,生怕男人受到刺激,傷害到自己。電梯門被關上了,依舊向上運行。

「你是誰,你要幹什麼嗎?」如涵脆弱的心臟幾乎跳了出來,可她還是強作鎮定,低聲問道。

「你放心,我不會對你做什麼,只想帶你去個地方。」男人的聲音十分耳熟,如涵總覺得對方是自己認識的人。

男人看上去有一米八十幾的個子,且身材魁梧,如涵心想,和這樣的人正面衝突,相當於以卵擊石,倒不如看看,他接下來會幹什麼。

電梯在16樓停下,男人拉著如涵,一起走了出去。在601室門口,停了下來,拿出鑰匙打開了門。

「不會吧,他不會讓我跟他回家吧!不要,天知道他會做什麼!」如涵想掙脫,卻被男人緊緊抱住,動彈不得。

「好了,到地方了,進來吧!」男人帶著如涵進了屋子,關上了門,才鬆開了如涵。

屋子裡很空曠,偌大的客廳里,什麼都沒有,只有幾把椅子,地上散落著一些雜物,看上去,好像是屋子的主人剛剛搬走,只留下空蕩蕩的屋子。

如涵還沒緩過神來,只見身旁的男人脫下了大衣,摘下了。罩,待她定睛一看,不禁叫出聲來,這人不是別人,竟然是前些天一起吃過飯,還送她回家的劉明宇。

「啊——怎麼是你?」看到劉明宇,如涵心裡湧現出無數個疑問,不知從何問起。

「如涵,那天送你回家,沒上樓,我不知到你在哪個房間,所以只好在門口等你。突發奇想,打扮成一個陌生人的樣子,想逗你開心,不知道嚇沒嚇到你?」看著如涵的表情,劉明宇面露紅暈,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

「還好啦,還不是很嚇人,幸虧你沒拿什麼刀呀、槍呀的,不然我真的要嚇暈。」如涵心有餘悸,勉強擠出一絲微笑說道。

「如涵,對不起,以後不會這樣了。」劉明宇尷尬地笑著,滿臉的愧疚。

如涵沒做聲,坐在了門口的椅子上,暗自鬆了一口氣。

「你帶我到這裡來,有什麼事兒嗎?」如涵接著問道。

「哦,沒什麼大事兒,只是想送你件禮物,希望你能收下。」明宇看著如涵,又看了看客廳的方向說道。

「禮物?什麼?」如涵未見明宇手裡拿什麼東西,不解地問道。

「禮物就在你腳下,就在你身邊,這個房子就是給你的禮物,我剛剛買下來,還沒來得及裝修,心想著這是你的家,應該你的意願布置。」看著如涵,明宇〖興〗奮地說道。

如涵沒有準備,聽他這麼說,一下懵了,這個男人到底要幹什麼,總是突然出現,一副窮追不捨的樣子,還這麼大手筆的送房子。好在有崔志浩送別墅在先,如涵經歷多了,並沒有十分慌張,過了一會兒,就平靜下來。

「劉明宇,謝謝你的好意,我有住的地方,而且很快就會買房子,你的禮物我不能要,也不需要。」

「如涵,這房子沒huā多少錢,我知道,以你的條件,不缺這個,可是我實在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去彌補你,過去,我虧欠你太多。給我個機會吧,讓我心裡舒服些。」明宇神色黯淡,心情很複雜,往事一幕幕又在眼前湧現,如涵那純凈的笑臉深深地鐫刻在他的頭腦中,無法忘懷。

「明宇,我不需要你彌補我什麼,曾經,我們那麼深深地相愛過,就已經足夠了。該忘的,我都忘了,我心中留下的,都是你我初始時的美好,讓我們一起記住這些美好吧,然後過好以後的日子。」如涵勸解明宇,也是勸解自己。如今,她可以看似輕鬆地說出這些話,可在幾年前,好長的一段時間裡,她都是以淚洗面。劉明宇在如涵心上划下的傷口,已經結痂了,雖然存在,卻不會再痛。

如涵是劉明宇的初戀,明宇也是如涵的初戀,初戀,對於每個男人來說,都具有非同尋常的意義。女孩經歷第一夜成為女人,男孩經過初戀成為男人。

女人不管經歷多少男人,她會一生銘記的也許不是她的初戀情人,而是帶走她的「第一次」的那個男人。失去第一夜使得一個女孩從身體到心靈共同變得成熟起來。

男人不是感性生物,男人重視的是理性。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