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八十三章愛你一世一生(求粉

第一百八十三章愛你一世一生(求粉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1-03 23:38  字數:3296

自從上初中起,因為如涵的美貌,媽媽就沒少操心,亦晴、小楓都是如涵的護花使者,在班級里、在校門口,不知替如涵驅逐了多少追求者,有一次,一個校外的混混對如涵不敬,小楓和亦晴還和他打了起來。

崔志浩和沈峰幾個人說話,如涵媽媽總是有意無意地看著崔志浩,越是仔細觀察,越是確定自己的判斷,這個四十齣頭的男人,目光從未離開過如涵,菜上齊了,崔志浩也很照顧如涵,不時讓如涵吃著吃那,唯恐照顧不周。崔志浩本不健談,但在沈峰面前卻話很多,給沈峰倒滿了酒,他拿著酒杯站了起來:「沈總,如涵現在沒有男朋友吧?」崔志浩是個聰明人,早就猜到了趙剛和如涵的關係非同一般,他故意這樣說,無非就是想先下手為強,他心裡清楚,介於趙剛的特殊身份,如涵不會讓父母知道他的存在。

「涵涵呀,現在應該是沒有男朋友吧,據我所知是沒有。」沈峰看了看如涵,笑著說。「怎麼?崔總有合適的人選?」

「沈總聰明!我的確有一個人選,覺得很合適,溫總也不是外人,我不妨就說出來吧,我說的這個人選就是我自己,不知沈總對我是否滿意?」崔志浩這招狡猾的很,追如涵不成,立即轉換戰場,從如涵父母下手,如涵猝不及防,恨不得找個地方躲起來。

溫總是個聰明人,對崔志浩喜歡的事兒,早有耳聞,聽他說這些話,並不覺得奇怪,倒是如涵爸媽、舅舅都怔住了,一時沒反應過來,不知說什麼好。溫總只好在旁邊打圓場:「趁沈總沒表態之前,我先說兩句,沈總別介意呀!我和崔總共事多年,對他,我還是有發言權的,他一貫狂傲霸氣慣了,直到最近,我們都發現他變了,每日總是一副*光滿面的樣子,和下屬說話也和氣了許多,我當時就猜,志浩是不是戀愛了,今日聽他這麼說,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喜歡的是咱們家如涵。」

聽溫總說了這麼多沈峰早已理清了頭緒,笑著答道:「崔總長得是一表人才,還是有名的商界精英,恐怕是丈母娘眼中的最佳女婿人選吧。」沈峰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恰到好處的稱讚了一番。對於崔志浩的相貌、身份、地位,沈峰都很滿意,唯獨顧慮的是他的年齡,心想著他比自己也小不了幾歲,要是要他當女婿,別說委屈了女兒,就是自己心裡也過不去這道兒坎兒。

崔志浩何等聰明,自然聽出了沈峰的話外之音,接著說道:「沈總過獎了,我可沒你說得那麼好,要不然也不至於孤身一人了。來,沈總,為了你這些話,咱們干一杯!」崔志浩就是崔志浩,總是能在適時的時候,給自己找個台階下。

幾個男人又一起喝了幾杯,如涵和媽媽坐在旁邊,不時夾點愛吃的菜,很少搭話。酒過三巡,也就散了。沈峰有些醉意,坐到副駕駛的位子上,靠著椅背,閉著眼不說話,如涵媽媽,如涵坐在後面,媽媽回想著崔志浩的話,回憶著他看如涵時那痴迷的眼神,不由得憂心忡忡。每個媽媽都希望自己的女兒有個好歸宿,在如涵媽媽心裡,崔志浩並不是最佳人選,要說她的最愛,還是如涵前任男友,身在美國的黃尚文。

尚文和崔志浩有很多相似之處,都是如假包換的高富帥、都對感情專一、執著,而且都深愛著如涵,都有些霸氣,不同的是,黃尚文很年輕,還不到而立之年,而崔志浩已經年過不惑了。自從如涵和尚文分手後,如涵媽媽就有了心病,私下裡,她常常背著如涵,和尚文聯絡,了解他的情況,期待著半年之後,黃尚文從美國回來,重新開始追求如涵,在她看來,尚文和如涵是天生的一對兒,也是她女婿的最佳人選。時間越來越近了,她的心中充滿了希望,只等著尚文載譽歸來的一天。

回到家裡,想著崔志浩在酒桌上的表現,如涵舅無法入睡,她沒想到,為了自己,崔志浩會放下身段,這樣討好自己父母,她無法愛上崔志浩,卻也在內心裡開始感激他,畢竟愛一個人無罪,崔志浩只是在追求他愛的人而已。她不能給崔志浩任何回報,只能對他盡量溫和些,不忍強硬地拒絕,讓他受到傷害。

這一晚的趙剛家,格外安靜,劉春艷帶著孩子會娘家了,只留下他一個人,晚上隨便做了點吃的,直到晚上9點多,兒子打來電話,說不回來了,要在姥姥家住,好久沒一個人在家了,看著眼前熟悉的家,想到有一天會失去這一切,趙剛感到些許凄涼。「我一定不能讓徐雯得逞!一定不能!」他在心裡默念著,從桌上拿起手機,撥打了徐雯的電話,連續幾天沒有動靜,趙剛心裡沒底,不知道徐雯葫蘆里賣的什麼葯。與上次不同,這一次,徐雯很快接了起來,不過語氣怪怪的,聽得趙剛頭皮發麻。

「趙哥,這麼晚了,找我有什麼事兒呀?不會是想我了吧?」

「徐雯,你別鬧了,你應該知道,我找你什麼事兒,何必明知故問!」趙剛盡量控制情緒,卻還是抑制不住地不耐煩。

「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問我,那些照片發出去沒有,哈哈,我還沒發呢,前幾天本想發的,但覺得不是時候,我在等待一個時機,那個時候發,效果會更好。趙剛,你別再幻想什麼了,我給你的期限已過,我不可能再給你機會了。沒其他的事兒,我就掛了,太晚了,我要睡了,晚安,親愛的。」徐雯就像個隨時會爆炸的定時炸彈,一想到她,趙剛就覺得背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