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八十一章為了愛,午夜飛車(

第一百八十一章為了愛,午夜飛車(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1-02 03:27  字數:3480

趙剛發信息的時候,如涵正和媽媽、姑姑在廚房做飯,沒聽到手機的聲音,直到忙完了,如涵拿起手機才看到信息。看了趙剛的話,如涵心裡舒服了許多,對趙剛,她很容易原諒,一句「開始想你了」讓她把前一晚的痛苦都拋到了九霄雲外。如涵回了個信息回去:「昨天晚上打電話了,但是好像打擾到老公休息了,沒什麼事兒,只想說想你了,想為你送上新年的第一聲祝福。」

趙剛已經到了虎林分公司的辦公室,處理完手裡的工作,剛好收到如涵發來的信息,看完正想回過去,一個電話打了進來,是白雪的,白雪心想著趙剛一個人過元旦,和老公商量後打算邀請他到家裡吃飯,讓他有回家的感覺。趙剛本想拒絕,無奈白雪極為熱情,還一再說明專門為他準備了愛吃的菜,趙剛不好再推辭,只好答應了。匆忙中給如涵回了個信息,穿上大衣就出去了。

聽說趙剛到家裡吃飯,馮雪高興極了,自告奮勇地承擔起了出去買菜的任務,馮雪見小姑這樣熱情,心裡也很高興,馮峰卻有些敏感,總覺得妹妹有些異樣。

馮雪雖然年紀小,廚藝卻不一般,和嫂嫂一起下廚做了幾個菜,趙剛都讚不絕口,這一餐,幾個人吃的很開心。談話間,趙剛提到了天涯周刊聯歡會的事兒,想請白雪也參加。

白雪在大學時代就是學校里的活躍分子,唱歌、跳舞都很拿手,在虎林分公司也是出了名的麥霸,聽趙剛邀請,就果斷答應了。對於馮雪,趙剛並不了解,但白雪一再推薦自己的小姑,趙剛不好駁她的面子,也就同意了。趙剛準備臨時編排一個歌曲聯唱,興嶺分公司的陳東奇,海林總部的梁棟都參加,還缺三個人,白雪又給她推薦了虎林分公司的王洪艷,趙剛也果斷答應了。

還有十天聯歡會就要如期進行了,趙剛有些心急,心想著立即回海城,組織排練,他和白雪、馮雪、王洪艷說好了,第二天帶著她們三個人一起回海城。

幾個人邊吃邊聊,白雪、馮雪對趙剛都有一種別樣的情愫,言語間多是溢美之詞,趙剛被誇的有些飄飄然起來,但吸取前一天的教訓,任她們怎麼勸也沒多喝酒,吃完飯就早早回到了酒店。

打開了酒店的電腦,趙剛準備上網隨便看點東西,打發時間。登陸了他和如涵聊天專用的QQ號,驚喜地發現,如涵竟然在線,立即點開了對話框:「寶寶,寶寶,老公呼叫寶寶……」和如涵在一起,趙剛有時候就像個孩子。

如涵正在起點中文網上看書,無意中見趙剛的頭像閃動,就喜不自禁地打開了對話框,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來。

小豬哥哥:「寶寶,我腫么記得你昨天晚上給我打電話了呢,但你說什麼我真的不記得了。」

涵涵:「昨晚我一直熬到12點,想讓你在新年的第一時間聽到我的聲音,可是接起我的電話,老公很不耐煩,放下電話,我就哭了,差不多一夜沒睡。」如涵忍不住,還是說了實話。

小豬哥哥:「啊,原來是這樣呀,寶寶給我打電話祝我新年快樂,我不僅沒謝謝寶寶,態度還很惡劣,這腫么能行,我必須檢討,面壁思過!」

兩人在QQ里聊天時,趙剛說話更加幽默、風趣,常常逗得如涵對著屏幕傻笑。

涵涵:「沒關係的,我大人大量,已經原諒老公啦,不過,下不為例,老公不許再凶涵涵,不然……」

小豬哥哥:「不然……不然腫么樣,不然你欺負我吧,我讓你佔便宜還不行嗎?」

涵涵:「不要,你身材又不好,我不喜歡。」如涵故意氣趙剛。兩人就這樣聊著,享受著屬於他們兩個人的甜蜜。聊天中,趙剛告訴如涵第二天回海城,和她一起排練節目,一聽說他要回來,如涵不由得心花怒放,表哥送她PRADA最新款包包時,她也沒這般開心。

前一晚沒睡好,如涵,勉強聊了一會兒,實在體力不支,就和趙剛道了別,下線了。

趙剛一個人無趣,打開了他和如涵的情侶主頁,寫下了一段話:「新的一年,新的一天,希望我和媳婦兒的明天更美好!」這一次,他心裡想到的媳婦兒不是劉春艷、也不是於曼麗,而是沈如涵。

第二天一早,趙剛、白雪、王洪艷和馮雪四個人就一起上路了,趙剛為人隨和,很有女人緣,一直和下屬相處得很愉快,一路上說說笑笑,幾個小時的路程很快就過去了。

回到了天涯周刊,趙剛到辦公室見了溫總,得知他組織了歌曲聯唱,溫總立刻有了興緻,叫人打開了會議室,準備和他一起組織排練,趙剛、溫總、白雪幾個人一起選歌、試唱、排練,忙了整整一下午,趙剛有個習慣,只要是一忙起來,什麼事兒都能忘,這個下午,他只想著歌曲聯唱的事兒,電話也沒給如涵打一個。

這一天,如涵都在等待中度過,因為趙剛在QQ里告訴他,到了海城會打電話給她,如涵以為趙剛在家,打電話不方便,一直忍著不敢打擾。直到晚上才發了個信息,收到如涵的信息,趙剛才想起來,忘了告訴如涵他已經到海城的事兒。

這時候趙剛已經忙完了,和溫總一起請白雪等人吃飯。趙剛借故走了出來,撥通了如涵的電話,言語中充滿了愧疚,他能想像到如涵等候一天的焦急心情。

聽到電話那邊不時傳來說笑聲,如涵感覺心裡酸酸的,她總覺得在趙剛的心裡,自己並不是很重要,比不上他的家庭、事業,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