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七十三章唯願你平安(平安夜

第一百七十三章唯願你平安(平安夜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2-25 07:23  字數:3486

和趙剛在一起的每一天,如涵都被這種複雜的感情侵蝕著,既幸福、又自責,要知道,她可是標準的富二代、官三代,要不是因為趙剛,怎能忍受與人共侍一夫的恥辱。

正當如涵獨自一人痛苦時,手機響了一下,她慵懶地拿過來一看,是表哥發來的信息:「我的小涵涵幹什麼呢?晚上吃飯了嗎?今天被我爸困了一天,都沒去找你。」

表哥的稱呼甜膩的很,如涵看著不禁笑了,隨即打了電話過去:「哥,你怎麼這麼酸呀,還我的小涵涵。」

「酸嗎?我不覺得呀,還可以更酸吧,什麼小寶貝之類的我還沒說呢。」秦卓君忍俊不禁。「涵涵,你怎麼這麼晚還沒睡呢,我躺在床上無趣,就給你發了信息,我還以為你明天才能看到呢!怎麼了,有心事?」卓君關切地問。

「沒有了,哪有什麼心事,就是新買了一本林徽因的書,正看著呢。」如涵不好意思地說。

「oh,mygod!我妹妹什麼時候也文青起來了,還看詩!要我說,你也別看什麼詩了,到我爸公司來幫我是正事兒,在這地方呆著,我都要煩死了,你來了,我還能有點樂趣。」卓君的語氣中透露出無可奈何,如涵聽得出,表哥並不喜歡姑父公司的工作。

「哥,你是剛回來,還不習慣,等你做久了,就會喜歡那裡了,姑父的公司是你們秦家的家族企業,不交給你,能交給誰?你沒事兒的時候,還是多和姑父學習些。姑父年齡越來越大了,總有一天,你會代替他打理公司的。」如涵苦口婆心地說道,她說的話,卓君何嘗不清楚,只不過。他志不在此,勉強為之,未免力不從心。

「涵涵,哥聽你的,我會努力適應這裡的一切的,哥求你一件事兒。不知道你能不能考慮一下。」卓君的口氣突然變得嚴肅起來,如涵猜也猜得到。他指的是姑父之前提到過的事兒,就是讓她去公司幫忙。

果不其然,秦卓君說得正是這件事兒,如涵沒立即答應,也沒有馬上拒絕。對於那一未知的領域,她還沒有勇氣涉足。更何況,她熱愛文字,還是比較喜歡媒體方面的工作。

兄妹倆又聊了一會兒。見時間有些晚了,卓君不忍打擾如涵休息,和如涵道別後就掛斷了電話,同表哥聊了這一會兒天,如涵的心情好了許多,摟過了kt,又蓋好了被子,也就就睡了。趙剛依舊在床上輾轉反側,睡也睡不著,一心盼著天亮,儘快離開這個讓人憋悶的家。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一早,趙剛飯也沒吃,就從家裡走了出來,大街上聖誕的氣息格外濃郁,好多商家的門口都擺放了胖乎乎的聖誕老人,一副憨態可掬的樣子。去年的這個時候,他還和張楠在一起,而今卻只能在qq上看到她的消息了,趙剛不勝唏噓,僅僅一年的時間,很多事兒都發生了變化,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就像之前,他對如涵好感,但從沒想過,有一天兩個人能在一起。

如涵剛剛下樓,準備到新光廣場附近的粥鋪吃早餐,路過一家水晶飾品店,櫥窗里一架水晶鋼琴引起了她的興趣,如涵素愛水晶,不禁停下了腳步,走進了店裡。老闆熱情地迎了過來:「一大早就有這麼漂亮的姑娘光臨小店,真讓小店蓬蓽生輝呀!」店主是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男人,長相普通,聲音卻頗有磁性,誇起人來,讓人心裡格外熨帖。

如涵笑了笑,並未答話,而是在櫃檯里尋找著櫥窗里的水晶鋼琴。老闆不知她在找什麼,只是在她身後跟著。可是從門口的櫃檯一直走到最裡面,如涵也沒看到和櫥窗里一樣的鋼琴,不禁問道:「老闆,我想要櫥窗里的鋼琴,這裡怎麼沒有呢?」

聽了如涵的話,老闆恍然大悟:「原來你是要那架鋼琴呀,怎麼不早說,我把它放到櫥窗里,只是個擺設,為了吸引顧客,前天有個先生已經打電話預定了,說是今天早上來取,我估計,他應該快到了。」

聽了老闆的話,如涵有些失望,畢竟這水晶鋼琴讓她一見鍾情,透過淡紫色的水晶,讓她想到了幾年前,也是這個時候,劉明宇在校園裡,當著同學的面,對她說出了那彌足珍貴的「我愛你」。想到這兒,如涵的眼睛有些濕潤了。過了這麼多年,早已和劉明宇失去了聯繫,只是偶爾從其他同學那裡聽到他的消息,知道他的公司越來越好,知道他和韓丹離了婚。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就像那首《愛的代價》里唱的「也許我偶爾還是會想他,偶爾難免會惦記著他,就當他是個老朋友吧,也讓我心疼也讓我牽掛,只是我心中不再有火花,讓往事都隨風去吧,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話,仍在我心中,雖然已沒有他……也曾傷心流淚,也曾黯然心碎,這是愛的代價。」這便是如涵對劉明宇感情的最好詮釋。

?也許,時間是醫治創傷的最好藥劑,幾年前,劉明宇第一次提出分手的時候,如涵哭得那般撕心裂肺,彷彿整個世界都將她遺棄,可如今看來,在這個世界上,沒有誰真正離不開誰,只要還有溫暖的陽光,還有清新的空氣,誰都可以好好活下去。過去的,也都會釋然。蘇岑說:「每一段逝去的感情,常會有一些意猶未盡,但未必都跟「愛」有關……」在和明宇分開口的很長一段時間裡,如涵都設想著能和明宇有一場婚禮,哪怕只是一齣戲,可她清楚得很,這只不過是她曾經渴望而明宇沒有給予的,而如今,即便是明宇向她求婚,她也承受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