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七十二章誰傷了誰?誰又受了

第一百七十二章誰傷了誰?誰又受了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2-25 07:23  字數:3398

快到聖誕節啦。感謝雪花哥、甘露哥、千語姐姐、三牛哥、兜兜姐、超人哥,燕青靈、的禮物,感謝蓋樓的奔哥,冬季施工注意安全。感謝所有訂閱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們,燦爛笑容繼續送上。

on_no哈哈~

*************************

這段感情趙剛全情投入,卻被傷得很深,這也印證了那句話,在愛情里,誰付出的多一點,就註定受到的傷害多一點。當然,除了趙剛,還有一個人也被傷得很深,那就是他的妻子劉春艷。當她發現家裡賬戶上的錢越來越少的時候,當她發現張楠那張照片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了這一切,只不過,不想再追查下去。可這次不同,她無法忍受趙剛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心裡很亂,但已經有了打算。

趙剛等了整整一個下午,也沒打通徐雯的電話,當然也沒接到她的電話,看了一下時間,見兒子的幼兒園快要放學了,趙剛給劉春艷發了個信息,告訴她自己要去接兒子,劉春艷看到了,卻沒有回應。趙文俊十分乖巧懂事,見爸爸過來接他,高興得不得了,一路上嘰嘰喳喳地和他說著幼兒園裡發生的事兒,看著兒子,趙剛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妥善處理和徐雯的關係,把和妻子的婚姻維持下去,他希望兒子在一個健全的家庭里長大,不想他因為缺少父愛或者母愛,給童年生活蒙上陰影。

父子二人說笑著回到了家,趙剛以為劉春艷還在,推開卧室門。卻發現床上的被子已經疊好了,妻子不見了蹤影。趙剛有些心慌,急忙拉開衣櫃,見衣櫃里妻子的衣服還在,才鬆了一口氣。對於父親的異常反應,趙文俊並沒注意。打開了電視,專心地看《喜洋洋和灰太狼》,這是他每天從幼兒園回來,最愛做的一件事兒,媽媽不在家,他也無暇顧及。

趙剛給妻子打了電話。卻是無人接聽,沒有辦法。他只好坐在沙發上,陪兒子看電視,緩解緊張情緒。正在父子倆看得正起勁兒的時候,門口傳來了敲門聲,趙剛以為是妻子回來了,馬上跑過去開門。推門一看,讓趙剛吃了一驚,門外站著的。竟然是徐雯。

怕兒子看到,趙剛慌忙走了出去,拉著徐雯站到了一邊。

「你……你怎麼來了呢?你到底要幹什麼?」趙剛壓低了聲音問道。

「我幹什麼?我幹什麼你應該清楚,得不到我想要的我就會繼續,今天的照片只是個警示。」徐雯面無表情,冷靜地讓人心生寒意。

「好,我知道你想要什麼,我會好好考慮的,現在只請你儘快離開,不然劉春艷猜也猜得到那照片是你發的。」趙剛看了看樓梯處,見沒人過來,才小聲說道。

「好,我給你三天時間,給我一個交代,不然我發誓,一定會把更清晰,更精彩的照片發給她。」說完話,徐雯頭也不回地下了樓,趙剛看著她下了樓,心裡暗自慶幸劉春艷呢不在,要不然說不上出什麼亂子。

回到家裡,趙文俊還在認真地看卡通片,全然沒注意到父親出去又進來這回事兒。

「文文,早上媽媽送你的時候,有沒有說晚上幹什麼去,都這會兒了,她還不回來。」趙剛詢問兒子,希望從他那裡得到點線索。

「媽媽沒說,就說晚上接我,然後到超市裡買排骨,給我做紅燒排骨。」趙文俊只是看了父親一眼,就繼續看著電視。

趙剛料定,出了這檔子事兒,妻子是不會有心情去買什麼排骨,做紅燒排骨的,恐怕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冷靜一下,倒是真的。趙剛打開冰箱,見還有麵條和菠菜,就拿了出來,準備給兒子做飯吃,正在這個時候,聽到開門的聲音,趙剛回頭一看,正是妻子回來了,手裡還提著一個塑料袋。劉春艷換好鞋,脫下大衣,就進了廚房,視趙剛如空氣一般,把手裡的東西放在櫥柜上,趙剛一看,正是兒子說到的排骨。

「聽文文說你要給他做紅燒排骨,怎麼不告訴我一聲,我出去買。」趙剛灰溜溜的樣子有些可笑。

劉春艷並不答話,只管穿上了圍裙,打開了燃氣灶,開始焯燙排骨,趙剛自覺無趣,只好把麵條放回了冰箱,走回到客廳陪兒子看電視,廚房裡不時發出鍋、勺碰撞的聲音,趙剛感覺得到,劉春艷的氣並未消,只不過是答應兒子的事兒,她不想食言。

劉春艷在廚房裡忙乎了一陣子,待飯做好了,只喊兒子吃飯,並不理會趙剛,桌上也只放了兩個碗,兩雙筷子。趙剛自己盛了飯,拿了筷子,坐到了兒子旁邊。這頓飯,他吃的很尷尬,劉春艷只是不時地給兒子夾肉,一句話也不說,就像沒有他這個人。趙文俊畢竟還是個孩子,一邊吃飯一邊看著不遠處的卡通片,並沒注意到父母的異樣。

從趙剛家裡出來,徐雯有些後怕,她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瘋了,一下午不接趙剛電話,卻跑到趙剛家去,想看看他們鬧成什麼樣。她回到賓館,站在窗口,看著趙剛家的方向,已是萬家燈火,溫暖的燈光讓她覺得格外凄涼。

如果不是那一晚,陰差陽錯地在一起,徐雯怎麼也想不到,會和一個已婚男人扯上關係,她的個性一向好強,在她的字典里,絕不允許一個男人佔了她的便宜,還想拍拍屁股就走人的。她對趙剛有感情,但更多的是一種越是得不到就越想得到的征服欲。躺在床上,她覺得很累,連日來的處心積慮,讓她身心疲憊。

「算了,再等三天,如果他還是不能答應我的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