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七十章山雨欲來風滿樓

第一百七十章山雨欲來風滿樓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2-21 15:44  字數:3385

今天要感謝雪花哥、甘露哥、千語姐姐、兜兜姐、超人哥的禮物。感謝辛苦蓋樓的奔哥,感謝所有訂閱和投票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們。又是周末,要過得開心呀!

on_no哈哈~燦爛的笑臉奉上

*****************

趙剛的話,對劉春艷沒有起到作用,她依舊情緒激動,一張本不漂亮的臉因為憤怒變得扭曲,在昏暗的屋子裡,顯得有些猙獰。

「趙剛,別不承認了,如果這個男人不是你,人家為什麼要給我發過來,這個人和你有仇嗎?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的目的很簡單,就是逼我退位,是吧?好,我可以退位,帶著文文離開這裡,但是我必須知道,這個人是誰,你們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劉春艷幾乎崩潰,聲音尖厲,略微顫抖。

「到底要我怎樣你才能相信,我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也許是我在外邊得罪誰了吧,他才發這照片來害我。照片上的男人是誰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能告訴你,這人不是我,就算我和其他女人上床了,也沒這麼變態,還拍下了,讓人看!」趙剛盡量說得自然,不讓劉春艷覺察到他心底的忐忑與不安。

面對老公出軌,有的女人為了感情、為了孩子會選擇隱忍,之前的劉春艷就是這樣,對於張楠和於曼麗的事兒,她根本不相信趙剛的解釋,可是除了趙剛電腦里的幾張無傷大雅的照片,她也沒有什麼證據,便索性不再去想,只想求得家裡的安寧。可這次不同,這**裸的照片擺在眼前,她沒有理由勸說自己原諒,她沒有多考慮,就選擇了絕大多數女人都會選擇的宣洩和吵鬧。

婚姻中無論是誰犯了原則性的錯,都是不對的。生活中需要寬容。需要忍讓,可有些時候更需要宣洩,一般女人想征服男人的三大常見法寶就是「一哭,二鬧,三上吊」,極具藝術性和技巧性。可當心愛的男人出軌後。吵鬧是多數女人本能的一種條件反射,卻並不是解決問題的好方法。適當給男人增加點壓力未嘗不可,但關鍵要把握好一個度,需要有著自己的立場,有自我消化的能力,同時也應當評估一下後果,感性做事情。反而適得其反。

這時候的劉春艷就是這樣,她強烈的反應,已經引起了趙剛的不滿。和徐雯的事兒,他並沒有多少愧疚感,特別是那晚和徐雯在一起,完全是徐雯精心策劃的陰謀。在和徐雯的關係中,潛意識裡,趙剛已經把自己扮演成了受害者的角色,所以面對妻子這樣激烈的指責,他除了不安,更多的是委屈和煩躁。

劉春艷依舊無法平靜,但已經沒有力氣再喊了,她無力地坐到了地上,開始輕聲抽泣。對男人來說,女人的眼淚永遠比吵鬧管用,畢竟是十年的夫妻,聽到妻子的哭聲,趙剛心裡很不好受,從床上下來,坐到了劉春艷的對面。

「媳婦兒,我知道你難受,但是請你相信我,照片上的人真的不是我,我估計是我得罪了什麼人,他心裡不滿,故意報復我,你相信我好不好?你靜下來想一想,我就算是和誰上床了,我又必要拍照片嗎?要真是那樣,我隱藏還來不及呢!」趙剛平復了情緒,聲音和緩地對劉春艷說道。

也許是聽了趙剛的話,也許是不想再鬧了,劉春艷抬起頭看了看他,沒再說話。屋子裡一片寂靜。

「好了,坐到床上去吧,地上太涼了。」趙剛起身去扶妻子,劉春艷推開他,自己坐到了床邊上,眼神空洞地看著前方,趙剛不知道她心裡想什麼,沒敢再說話,到客廳里倒了杯水,遞給了妻子,劉春艷沒有接,趙剛自知無趣,坐到沙發上,把水一飲而盡。

劉春艷累極了,壓抑許久的痛苦,終於隨著這一陣的喊叫得到了發泄,她整個人就像虛脫了一樣,身上毫無力氣,順勢躺在了床上,琢磨著下一步該怎麼辦。夫妻二人各有心事,誰也不想再說話,沉寂了一個小時後,趙剛穿上了衣服,對著卧室喊了一聲:「你好好休息一會兒,我上班了,公司里還有事兒,下班就回來。」

劉春艷依舊醒著,沒睡著,也不想答話。聽著趙剛關上了門,才起身走了出來,冷靜下來,她有種預感,總覺得還會收到對方發來的照片,不會是只有一張這麼簡單。想到這兒,她打開了wifi,等待著對方的又一次出擊。

劉春艷出生在一個小縣城,父母都是質樸善良的工人,在她看來,兩個人走到一起並不容易,既然結了婚,就應該相互負責,相互忠誠。面對老公的背叛,她始終堅定那是對她的一種侮辱,在情感上根本就無法接受。她並不是不想挽回,而是總跟自己較勁,把自己逼進一個死胡同,然後親手掐滅希望和幸福。在她的眼裡,趙剛就是自己的夢,她心中的追求幾乎是很苛刻,很完美的一種狀態,而當「遇險」之後,防火牆隨之也失去了功能。在她的婚姻觀深處早已悄然形成了一些根深蒂固的東西,那是她唯一始終堅守的底線。即使婚姻勉強繼續維持下去,也永無消除心靈上形成的陰影,終究是一根潛伏著的導火索,這樣的日子劉春艷過得很累,有時候甚至想到過死,渴望早點解脫,她的心可以完全活在真空中,也可以活在謊言中,但不能見得著烏雲,否則一定會像狂風暴雨般爆發。

這個下午,劉春艷一直在等待,她期待著收到彩信,又怕收到新的彩信,在糾結和忐忑中,她折磨自己,幾乎要瘋掉。

離開家以後,趙剛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