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六十九章徐雯的前戰

第一百六十九章徐雯的前戰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2-21 00:12  字數:3300

又到周末了,好開心!今天要感謝的是荒古哥的粉紅票,超人哥、雲清哥、兜兜姐的禮物。感謝出差在外還不忘蓋樓的奔哥,感謝所有訂閱和支持涵涵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們,在,有你們,涵涵很開心。

****************************

「真正的愛是說不出原因的,非得找個原因,我借用周迅的一句話……」如涵停頓了一下,趙剛用探究的眼神看著她,等待著她下面的話。

「原因就是你滿足了我對男人的所有幻想,我想像中的愛人就是你這個樣子,體貼、帥氣、有才華。」如涵笑著繼續說道。

趙剛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苦澀地笑了一下:「寶寶,你真的覺得我很體貼嗎?不,我不體貼,我要是體貼,就不會讓你受這樣的苦,你的心,我懂。」和如涵在一起後,趙剛心裡總有一種恐懼,到底是怕什麼他自己也說不清,也許是因為如涵和他其他情人不同,如涵是個小女孩兒,感情經歷很少,單純得有些傻氣,在和如涵的聊天中他能感覺到如涵很希望自己娶她,而這是他做不到的,他不會因為任何人放棄自己擁有的一切,這一切他奮鬥了十年,付出了令人難以想像的艱辛。

多數時候,趙剛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對如涵的未來他考慮得很少,他沒想過、也不敢想自己做的一切對這個小女孩兒來說意味著什麼,有朝一日,當他厭棄了如涵,想要回歸家庭,或者去尋找更年輕、更讓他稱心的女人的時候。如涵面對他的背叛和離棄,會生不如死。

趙剛的話觸及到了如涵的心事,也碰到了她的痛處,她愛趙剛,可這種偷偷摸摸,見不得人的日子。卻不是她喜歡的。如涵沒再說話,安靜地回到自己的卧鋪上,蓋上被子,躺了下來。

「寶寶,蓋好了,早點睡吧。」趙剛起身拿過被子。也躺了下來,閉上了眼睛。

火車就這樣開著。載著這兩個有著不同心事的人回到了海城,第二天早上,一下車如涵就回單位上班了,趙剛則回到了家,兒子還沒去幼兒園,見他回來。蹦蹦跳跳著迎了出來。

「爸爸,爸爸,我好想你!」趙文俊模樣可愛。小嘴兒也甜得很,趙剛俯下身子,把他抱了起來,父子倆在客廳里幸福地旋轉著。

「你回來怎麼不說一聲,都沒準備你的早餐。」劉春艷走到這爺倆兒身邊,有些責怪地說道。

趙剛放下兒子,看了看餐桌,上面只擺放著兩個饅頭,兩碗粥,還有一盤菜。

「昨天回來的太匆忙,晚上怕你睡得早,就沒說。沒事,你和文文吃吧,我等會兒隨便煮點面就好,也不是很餓,就是困得很,在火車上沒睡好。」趙剛把外衣脫下,坐在了沙發上。

劉春艷看出他臉上的疲憊,沒再說什麼,拉著兒子到桌子前吃飯。

「等會兒你自己煮麵吧,吃完了飯,我還要送文文上幼兒園,我也要上班,時間來不及了。」劉春艷一邊喝粥一邊說道。

趙剛點了點頭,「嗯」了一聲,就躺在了沙發上。在火車上,他幾乎沒睡,心裡亂的很,千頭萬緒理也理不清,他只盼著能儘快解決和徐雯的事兒,恢復之前平靜的日子。

劉春艷是個聰明的女人,她懷疑徐雯,卻不挑明,她料定,如果徐雯是趙剛的女人,登門造訪就是她向自己宣戰的第一步,好戲,就在後頭,她不想亂了陣腳,只想靜觀其變,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兒。

吃完了飯,幫兒子收拾好東西,劉春艷就牽著兒子出去了,家裡只剩下趙剛一個人,他走進卧室,換上了睡衣,準備好好睡一覺,中午再到單位。

坐了一夜的火車,如涵也昏昏沉沉的,到了辦公室,也提不起精神來,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飯也懶得吃,鎖上了門,躺在沙發上睡了起來。

如涵和趙剛疲憊不堪,睡得沉沉的,徐雯卻精力旺盛得很,就在劉春艷剛到公司,在椅子上還沒坐穩的時候,收到了一個信息,是一個陌生的號碼發來的,劉春艷並不認識,「我手裡有一些你老公的東西,不知道你感不感興趣,要不要看一下。」

對於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兒,劉春艷有所準備,可看到信息的內容還是驚了一下。「什麼東西,她手裡會有趙剛的什麼東西呢?」劉春艷在心裡揣度著。「難道是她和趙剛的照片?」看電視劇看多了,裡面的一些場景在眼前浮現,一般小三兒逼正室退位之前,要麼打電話,要麼發照片,要麼登堂入室,無非就是這些伎倆,劉春艷越想越氣,也顧不得什麼靜觀其變,什麼淡定了,回了個信息過去。

「你是誰?你有我老公的什麼東西?有本事你報上名來,不用這樣神秘。」劉春艷心裡想的就是徐雯,卻不想立即戳破。

「你感興趣我很快就能發給你,彩信傳給你。呵呵。」等了一會兒,對方才回了過來。劉春艷已經做好一切準備,心也砰砰地跳的越來越急促。她打開手機的蜂窩數據,只等著對方發來她想看又怕看到的一切。過了一會兒,手機震動了一下,一條信息傳了過來。劉春艷的手有些發抖,打開了信息,只見一個男人裸著身體,正在一名女子身上做那男女歡愛之事,只是圖片只有一部分,看不到男人的臉,可和趙剛一起生活了十年,對老公的身體,劉春艷再了解不過,她可以斷定,照片上男人就是趙剛。盛怒之下,她顧不得許多,來不及請假,拿上包就跑出了辦公室,出門打了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