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六十三章愛就是心疼

第一百六十三章愛就是心疼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2-14 22:56  字數:3328

今天要感謝甘露哥、花心哥、超人哥、名屠大叔、大耳哥的禮物。感謝辛苦蓋樓的奔哥,感謝所有訂閱和投票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們。這一章的章節名中有書友的名字,之後的章節也會陸續出現書友的名字,你們都會成為《我曾經愛你如生命》的主人公,以此感謝書友對如涵的支持!on_no哈哈~

*********************

飄落在地上的雪花越來越多,趙剛和如涵堆的雪人憨態可掬,似乎在漫天飛雪中歡唱,如涵撿來石子做雪人的眼睛和嘴巴,趙剛從車上找出一條淡藍色的毛巾圍在了雪人的脖頸處,看著一起努力的成果,如涵高興地攬住了趙剛的肩膀。

「老公,我好幸福好幸福,我愛老公,愛飄雪,在這雪花飄飄時,有老公陪在我身邊,我太幸福啦!」

「寶寶,有你,我也幸福!」趙剛順勢摟住了如涵的腰,把她抱了起來,兩人一起在飄飄飛雪中旋轉……

這時的興嶺,足足有零下二十幾度的溫度,可如涵一點也不覺得冷,有趙剛,她的心是暖的。

兩人又玩了一會兒,趙剛擔心如涵被凍到,就拉著她上了車,如涵意猶未盡,幾乎不想離開,不過她一向聽趙剛的,見他堅持要走,也就跟著她回去了。

坐了一夜的火車,又在外邊呆了一個多小時,再加上前些日子感冒並未完全恢復,如涵嬌弱的身體開始抗議,到了下午竟然發起燒來,趙剛既緊張、又心疼,為如涵蓋好了被子,就急忙出去買葯。可吃了葯,又過了一個多小時,如涵還是38.7,一點也不見好,趙剛著了急,顧不得許多,讓如涵穿好衣服,要帶她去醫院。說到醫院,興嶺最好的當然是興嶺醫院,可一想到去醫院可能會碰到徐雯。趙剛還是決定換家醫院,以免節外生枝,徐雯已經去過他家裡。見過劉春艷,如果讓她看到他和劉春艷以外的女人在一起,她必定會勃然大怒,到時候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

看到如涵虛弱的樣子,趙剛不忍讓她自己走路。俯身背起了她,向樓下走去。

「老公,你背著我,讓我想起了幾年前,我記得那個時候,我腳受傷了。你也是這樣背著我的。」如涵輕聲地說。

「是呀,那個時候老公就背寶寶了,不過我們的關係變了。那個時候我是你上司,現在我是你老公。寶寶,別多說話了,如果頭暈就睡,老公有的是力氣。」背著如涵下樓。趙剛有些氣喘。

「嗯,我不說了。老公本來就累,和我說話更累了。」如涵伏在趙剛肩上,甜蜜地享受著。

到了醫院,掛了急診,醫生給開了葯,需要掛吊瓶,趙剛一直守候在如涵身邊,一刻都沒有離開。感冒發燒只是小毛病,但看到如涵難受,趙剛的心就會疼。

有人說,愛是什麼?也學有人會這樣回答:愛是付出,愛是奉獻。可也有人講,愛就是心疼。那是因為有了愛,才有心疼,愛的越深,心就越疼。如果只是想念,只是相思,只是迷戀,沒有心疼,那麼,也只能說,愛僅僅留存在感官上,滯留在情緒里,徘徊在腦海中,表現在神情件,還沒有深入到心窩裡,所以不能持久。

真正的愛,是沒有功利,是不期回報,超越道德,自然流淌的。

心疼一個人,就會不顧一切地想為她多做些什麼,想給她驚喜,想給她快樂。

心疼一個人,在她生病、受傷、難過時,你就會焦灼不安、恨不得替她承受痛苦。心疼一個人,你會什麼都為她設想,哪怕幾年,十幾年,幾十年後的日子,都會一一謀劃,只想其幸福、美滿、健康平安,但從不想回報,只是想親眼看著,那份美好始終伴隨著,環繞著,充盈著。人在這一生中,可能喜歡很多人,但真正心疼的人,只能有一個,真愛時,才心動,心疼時,愛才真。所以,愛就是心疼。這時候的趙剛對如涵,就是這種感覺。

打完針回到家裡,整個晚上,趙剛都悉心照顧如涵,不時摸摸她的頭,或是用體溫計,為她測量溫度。直到了後半夜,如涵的體溫一點點降了下來,燒退了,趙剛才躺下,摟著如涵,安心地睡去。

第二天直到中午,兩人都在昏睡著,直到手機接連響了幾聲,才把趙剛吵醒,接起電話,竟是崔志浩打來的。

「崔總,你好!」趙剛還沒完全清醒,只是客氣地問好。

「趙剛,你那邊工作交接的怎麼樣了?如果有困難,可以向我反映。」聽得出,崔志浩的語氣中流露出淡淡的關心。

「哦,沒事,崔總,一切順利,再過幾天,應該就沒事了,元旦前,一定能到虎林報道。」趙剛信誓旦旦地保證道。

「好,那就好。今天下午2點我臨時安排了一次視頻會議,你也到會議室參加吧。」崔志浩叮囑道,排除和趙剛是情敵的這層關係,崔志浩十分欣賞趙剛的才華,他一向公私分明,沒有因為這層關係,在工作上為難趙剛,反而對他十分重視。

趙剛答應著,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工作上的事兒,才掛斷了電話。

如涵在朦朧中聽到了他二人的談話,心想著趙剛要出去開會,下午不能陪她,有些捨不得。

「老公,你要出去吧,我晚上的火車,你能送我嗎?」

「能,一定能送,不過老公擔心你的身體,你這麼難受,還能上班嗎?不然再休息幾天再回去,老公照顧你。」趙剛關切地問。

「我也不想回去,可是還有好多事兒要忙,當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