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五十七章戀戀情深

第一百五十七章戀戀情深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2-08 20:12  字數:3296

今日要感謝的是雪花哥、花心哥、兜兜姐的禮物,周末愉快呀!on_no哈哈~

匆匆從家裡出來,如涵只是隨便穿了件大衣,臉也沒洗,頭髮凌亂,面色蒼白,可即便這樣也掩蓋不了她的天生麗質,崔志浩看著她,心裡彷彿有一雙手在揉搓,既心動、又心疼,只想把她抱在懷裡,給她溫暖和力量。

「如涵,冷了吧,我們上車吧,別在這裡站著了。」崔志浩掏出車鑰匙,向停車的方向走去,如涵跟在他身後,一起上了車。

沒過一會兒,看到司機小張走了過來,手裡提著一個大大的購物袋,他把購物袋放在如涵座位的旁邊,就上了車。

「太太,我也不知道你愛吃什麼,挑選了一些女孩子可能喜歡的點心,餅乾什麼的,崔總說讓你先隨便吃點東西,從醫院出來,再請你吃飯。」小張回頭看著如涵,笑著說道。

「謝謝崔總,謝謝小張,我不挑食的,隨便吃點東西就好。讓你們費心了。」如涵客氣地答道,心裡暗自感激崔志浩。

「你呀,就別客氣了,趕緊吃東西吧,身體本來就虛,不能再餓著了。」崔志浩關切地說,語氣里透著些許責備。

如涵打開購物袋,放在最上面的竟是她最愛吃的藕粉糕,她猜也猜得到,這些東西小張不是隨便買的,一定是崔志浩事先叮囑他,告訴他自己的喜好。打開包裝袋,如涵拿起一塊藕粉糕吃了起來,崔志浩沒再說話,車裡靜悄悄的,只聽到她咀嚼東西的聲音。

到醫院掛了急診,醫生說並不嚴重。給開了退燒藥就讓如涵離開了,聽了醫生的話,崔志浩鬆了口氣,急忙讓小張去取葯。他帶著如涵坐到大廳里的座椅上等候。

「如涵,回去記得按時吃藥,吃了葯好好睡一覺,如果還是不舒服,一定要給我打電話,感冒雖不是什麼大事兒,可你一直在發燒。燒退了,才能好。」崔志浩的聲音格外柔和,有那麼一瞬間。如涵竟覺得有點喜歡他,如涵一向聰明,崔志浩對她真情,她感受得到。

「嗯,我會按時吃藥的。你放心吧,我沒事兒,也許晚上就徹底好了呢。」如涵頭暈得厲害,為了不讓崔志浩擔心,輕聲安慰道。

兩人說話間,小張已經取回了葯。三人一起上了車。

「如涵,晚上想吃點什麼?我帶你去吃。」一上車,崔志浩就問道。

「我不想吃了。崔總,沒胃口,只想回家躺著,頭暈暈的。」如涵答道。

「不吃怎麼能行呢?之前一直沒吃,晚上再不吃飯。身體會吃不消的。小張,咱們去我常去的那家粥鋪。那裡的粥最好喝,知道你沒有胃口,喝完粥,吃點清淡的小菜,對感冒的人是最好的。」沒等如涵再說什麼,崔志浩就對小張說道,語氣堅定得不容如涵反駁。

如涵了解崔志浩,沒再說什麼,把頭靠在了椅背上,閉上了眼睛。只等著到粥鋪喝過了粥,回家好好休息。

溫馨粥鋪在市中心附近的一座寫字樓的一層,雖是粥鋪,裝修卻非常豪華,粥的種類齊全、價格也貴的離譜,蜜桔桂花粥、栗子山藥粥、小米海參粥、營養鮑魚粥……色香味俱全,挑逗著人的味蕾。鮑魚粥一向是如涵的最愛,這日卻沒有胃口,只想吃些清淡的。崔志浩幫他點了蜜桔桂花粥,又要了一碟點心和兩個涼拌菜。蜜桔的甜味配上桂花的清香,加上滑膩糯米,口感極好,如涵一邊喝一邊讚歎著。

「如果你愛吃,我可以常帶你來。這粥里有蜜桔、桂花、銀耳,蜜桔含有大量維生素和天然抗氧化物質,桂花滋補腸胃效果特別好,還能清新口氣、保持肌膚水嫩,特別適合女孩子喝。」崔志浩博覽群書,對食物的功效也頗有研究。

如涵用崇拜的眼光看著他,說道:「崔總,你懂的真多,我不得不佩服你了。吃的東西你也懂,看來對美食也很有研究嘛!」

「哪有,我只是偏巧知道這蜜桔和桂花的功效,才想到給你點這蜜桔桂花粥。你多喝點,喝完了再嘗嘗別的。」崔志浩笑著答道,如涵的稱讚讓他很受用,心裡美滋滋的。

「我不要了,這一碗就足夠了,我沒什麼胃口,只想回家躺著,頭還是暈的厲害。」如涵喝了幾口粥,又拿起了一塊點心,放進了嘴裡。

「好,吃完了就送你回去。」崔志浩隨便喝了幾口粥,就放下勺子,等著如涵。

兩人吃過了晚飯,就一起上了停在門口的車到了如涵家樓下,崔志浩要求上樓送她,如涵沒有答應,見她拒絕,崔志浩不好強求,目送她上了樓,崔志浩才示意小張開車離開。

回到家,又是一個人,如涵把購物袋放在桌子上,就脫下外衣,倒在了床上。回想著剛剛過去的一幕幕,如涵心裡不僅是感激、感動,還有一些說不清的東西。過去了一個下午,趙剛還沒打來電話關心她的病情,她有些失落。

從賓館裡出來,趙剛不想回家,也不想回公司,心裡煩亂的很,一個人在步行街上閑逛。路過常常去匯款的中國郵政,他才想起已經有些日子沒給於曼麗匯錢了,不知她過得怎麼樣。掏出手機,給她打了個電話。於曼麗很快接了起來。

「媳婦兒,這段時間太忙了,一直沒給你打電話,你爸爸那邊怎麼樣,身體好點了嗎?」趙剛還擔心於曼麗家裡的事兒,剛打通電話就問道。

「嗯,我爸好多了,上次你給我的錢都寄給他了,他很高興,還問我錢是哪兒來的。」於曼麗淡淡地說,並沒有趙剛想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