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五十四章最後通牒

第一百五十四章最後通牒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2-06 14:08  字數:3351

第二天一早,天剛剛亮,趙剛就從床上爬了起來,徐雯的事兒讓他心神不寧,李朋不在,沒法做工作上的交接,他便不打算去公司,只想安心解決和徐雯之間的糾葛。拿起手機,給徐雯打了個電話,聽到趙剛的聲音,徐雯異常興奮,接連說了幾句「老公,我好想你!」才切入了正題。趙剛約她在賓館見面,徐雯心花怒放,掛斷電話就打開衣櫃,把所有衣服都堆在了床上。

「我該穿哪件呢,哪件最性感呢?」徐雯一邊翻看衣服一邊自言自語道,她和如涵是完全不同的兩類人,如涵對趙剛的愛毫無侵犯性,她的愛蘊含著瘋狂的佔有慾,為了得到趙剛,她可以不擇手段。她的衣服也多是性感暴露的,和她白衣天使的身份極為不符。

精挑細選了許久,徐雯才拿過一件低胸緊身毛衣穿上,塗了厚厚的粉底,描畫了妖艷的紅唇,一副風塵女子的打扮,她以為趙剛會喜歡,卻不知,自古才子愛佳人,淡雅清新才是趙剛的最愛。

兩人約定在上午10點見面,徐雯心急,早早就到了賓館,開了房,給趙剛發了個信息:「老公,我在風月賓館305房間,你快點來,我在床上等你。」

看到徐雯的信息,趙剛胃中如翻江倒海一般,幾乎吐了出來。「天下還有這麼賤的女人嘛!我服了你了,徐雯!」他在心裡暗暗叫苦,心裡盤算著見了面說些什麼,儘快把她打發走。

趙剛隨便吃了點東西,見時間不早了,一路疾馳到了徐雯所在的賓館,到了門口,想到屋裡的人。趙剛鼓足了勇氣才敲了門,徐雯很快開了門,見到趙剛,不容分說就抱住了他。

「老公,你終於回來了,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趙剛奮力掙脫著,徐雯就像是黏在他身上的漿糊,甩也甩不掉。

「好了,咱們把門關上,進屋去。別讓別人看見。」趙剛警惕地看了看周圍,推著徐雯進了屋,關上了門。

「老公。你怕什麼呀,你不是要娶我嗎,和自己媳婦擁抱還怕別人看呀!」徐雯鬆開趙剛,坐在床上,有些不快地說道。

「徐雯。今天我來,就是想和你談談這件事兒的。我希望你能靜下心來,好好聽我說。」趙剛看著徐雯,帶著祈求的語氣說道。

「好吧,我可以和老公談,只要你答應娶我。什麼事兒都好商量。」徐雯向趙剛拋了個媚眼,平靜地說道。

「徐雯,你聽我說。我知道我對不起你,那天晚上是我太衝動,都是我的錯,我願意為此承擔一定的責任,你要錢要東西都行。我願意補償,可是後來的這次。確實不是我的事兒,你自己心裡清楚,你對我用了什麼,才讓我控制不住自己,又和你發生了關係。徐雯,我無心傷害你,也請你不要再威脅我好不好,除了娶你,什麼條件我都可以考慮,我絕對不會拋棄老婆孩子,和你在一起的。」趙剛言辭懇切,從他眼中,徐雯讀到了真誠,徐雯並沒有發怒,而是不動聲色的拿過了包,掏出一個u盤遞給趙剛。

「這裡面是那晚錄的視頻,我送給你。趙剛,我並不想威脅你,威脅並不是我的本意。我對你,不是一夜情,我已經愛上你了,無法自拔,不可救藥,為了讓你不離開我,我才想到用迷情香水控制你,讓你和我上床,再拍下視頻這個有些卑鄙的方法,我也是沒辦法了,不然我能怎麼辦,難道到你公司去鬧,到你家裡去鬧嗎?趙剛,對不起,放棄你我做不到!這個u盤裡東西只是個副本,正本存在我電腦里呢,我不會刪除的。」徐雯說得很平靜,可這看似平靜的外表下,卻是波瀾起伏的內心。趙剛知道,徐雯不會善罷甘休,只不過態度有所緩和。

「徐雯,你這又是何必呢,你是個聰明人,你應該知道,我的心不在你這裡,就是你勉強讓我娶了你,你也不會幸福的,得不到我的心,守著一副軀殼又有什麼用呢?」趙剛語重心長地說,對徐雯,他從來沒這麼溫柔過。

「你說的我知道,可是你既然不喜歡我,為什麼要和我上床呢?你知道嗎?我們女人和你們男人不一樣,一旦和一個男人上了床,就很難忘記,你們可以為性而愛,我們卻只會為愛而性,我雖然不是什麼清白之身,但我從不隨便和男人上床,你和你在一起,只是因為愛,自從在興嶺醫院第一次見到你,我就愛上你了,你知道嗎!」徐雯喊著淚,帶著哭腔說道,對趙剛的感情,她壓抑得太久,終於在這一刻完全釋放。

張愛玲在《色戒》里寫到:「到女人的心裡的路要通過**」。不要說在他那個年代,即便是當下也是相當震撼的,一句話就把古來女性賢良淑德的標籤撕得粉碎。

這句話貌似淫蕩,卻透著智慧,然而卻不完全正確。

究竟是通過了**就能到女人心裡去,還是到女人心裡去必須要通過**?張愛玲並沒有使用「只要」、「就」等詞語明確地進行說明。

事實上,1000個女人有1000個答案,從來沒有標準解釋。「通過胃,到達男人的心」和「通過**,到達女人的心」,**裸的言語,殘酷而直白。前一句和我們常說「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胃」同出一轍,後一句話也是常有的事兒,很多女人一開始並不是愛這個男人的,和他上床後,反倒死心塌地的愛著她。

不是說女人賤,倒是和女人的天性有關。很多女人,第一次都是稀里糊塗的,並不明白什麼,性快感是多半沒有的,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