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五十三章又一次分別

第一百五十三章又一次分別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2-06 14:08  字數:3312

如涵推門一看,竟是溫總。到天涯周刊幾年,溫總從未到過如涵辦公室,如涵有些吃驚,一時愣住了。

「怎麼?不讓我進去坐,我可是聞到茶香了。」溫天恆笑著說道。

「哦,溫總進來坐,我給你倒茶。」如涵退到旁邊,讓溫天恆走了進來。他坐到沙發上,看著如涵,不禁覺得好笑。

「如涵,怎麼這麼客氣,私底下叫我舅舅就好,上次和你舅舅吃飯,他還說讓我好好照顧你呢!我和他說,你很出色,不用照顧就已經被提為主編了,他聽了很高興,我們一起喝了好多酒。」溫天恆邊說話便看著如涵桌上的茶壺。「如涵,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這可是正宗的顧渚紫筍,很難買到的呀!」

「溫舅舅好厲害,只這麼一聞就知道了!」聽了溫天恆的話,如涵立即改了稱呼,倒了一杯茶遞了過去:「溫舅舅,你嘗嘗,看這味道怎麼樣!」

溫天恆接了過來,輕輕啄了一小口,細細品味著,看得出,他很懂茶,絕對是個行家。

「不錯,的確是上好的顧渚紫筍,齒頰留爽,口感濃郁,好茶,果真是好茶!」溫天恆連說幾個「好」字,溢美之詞溢於言表。

聽了溫天恆的話,如涵便安心了,心想著自己沒白費心思,能讓趙剛品嘗到名副其實的顧渚紫筍。看著溫天恆沒有要走的意思,如涵有些著急,想了想問道:「溫舅舅,你從不到我這裡的,今天親自過來,是有事嗎?」

「哦,也沒什麼大事。就是聽人說到一些事兒,想和聊一會兒。」溫天恆緩緩說道,

「什麼事?讓舅舅特意過來和我聊。」如涵心下疑惑,不禁問道。

「也沒什麼,就是我別人說,崔志浩好像喜歡你。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溫天恆和如涵舅舅情同兄弟,自如涵進入天涯周刊以來,一直暗中關照,唯恐她受了委屈,早上在餐廳吃飯時。無意中聽到王一梅和幾個女孩兒的談話,提到崔志浩和如涵,他心中不安。就不假思索地到了如涵辦公室。

「崔總喜歡我?舅舅聽誰說的,我怎麼不知道?」如涵故作驚訝地問道。

「哦,這個我也不確定,舅舅只想提醒你一句,崔志浩雖然長相英俊。位居高職,人也不錯,但他畢竟有過一次婚史,如果他對你展開攻勢,你一定要想明白了,注意保護自己。」在溫天恆眼裡。如涵不僅是好兄弟的外甥女,也是自己疼惜的晚輩,他覺得自己有責任照顧她。讓她遠離流言蜚語的傷害。

「舅舅,你放心吧,對崔總,我只有尊敬,即便他對我表示好感。我也會禮貌地拒絕的。相信我,我會用我的行動堵住那些傳播流言的人的嘴。」如涵何等聰明。天涯周刊上下,那麼多未婚女孩兒,傾心崔志浩這個鑽石王老五的不勝枚舉,人前人後,崔志浩總是毫不掩飾對她的愛意,早就讓那些女孩兒醋意大發了,背后里說三道四自然在所難免。

「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不然出了什麼事兒真不知道怎麼向你舅舅交代。你很聰明,舅舅相信你,不會吃虧的。」溫天恆喝下杯中的茶,起身站起,把茶杯放到了桌子上。「不多說了,我還有事,上樓去了。聽趙剛說小品本子是你寫的,我看了,不錯。等你們再排練的時候,我也過去看看。」

如涵笑著答應著,送他走出了辦公室。坐到電腦前,隨便打開一篇稿子看了起來,只等著趙剛回來,和她一起品茶。

又等了一個小時,茶都有些涼了,也不見趙剛回來,如涵有些著急,給他打了電話,傳來「你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的聲音,如涵料想他有事,就沒再打過去。她不知道,趙剛正要上樓找崔志浩,接到了徐雯的電話。她在電話里說要到海城來找他,順便玩幾天,趙剛唯恐她過來生事,只好溫言軟語的勸慰,一再保證立即回興嶺陪她,直到如涵打電話時,徐雯還在電話里撒嬌。好不容易勸好了徐雯,趙剛才到了崔志浩那裡,兩人談了些工作上的事兒,崔志浩要求趙剛回興嶺交接工作,年初到虎林分公司就職。趙剛早有準備,並不覺驚訝,可一想到徐雯,他就開始頭疼,要知道他要離開興嶺,徐雯非發瘋不可。

談完了事兒,從崔志浩辦公室出來,趙剛腳步沉重,他知道在興嶺的時間不多了,必須儘快處理好徐雯的事兒,安心到虎林分公司上任。

推開如涵辦公室的門,趙剛一臉疲憊,坐在沙發上,話也不想說。

「怎麼了?看上去這麼累?」如涵關切地問。

「沒事兒,崔總讓我儘快會興嶺交接,下月初到虎林上任。」趙剛輕聲說道。

「這麼急!你準備好了嗎?興嶺那邊的工作,都處理好了嗎?」見趙剛滿面愁容,如涵很擔心。

「還好吧,只是有些賬務上的事兒還需要核對。也就沒什麼事兒了。給我倒杯茶吧,我心裡有點煩。」趙剛勉強打起精神答道。

「哦,那就好,那你什麼時候回去?」如涵又添了點熱水,到了一杯茶,遞給趙剛。

「喝完茶就走,晚上能到。要不然就太晚了。」趙剛嘆了口氣,想到徐雯,他心口像堵了塊石頭,幾乎喘不過氣來。

「這麼急!你開車小心點,多喝點茶,能提神。」看著趙剛,如涵很心疼,不知怎麼安慰他才好。

趙剛答應著,點了點頭,徐雯的恐嚇、劉春艷的吵鬧讓他身心俱疲,只有在如涵這裡,他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寧,心裡舒適而熨帖。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如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