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五十章偶遇劉春艷

第一百五十章偶遇劉春艷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2-03 22:37  字數:3176

照片是一個朋友的,確切的說一個網友,臉上起了皰,讓我幫忙問問,後來得到答案是銀屑病,需要到專科醫院治療,照片忘了刪了。

總是不回家的原因,很簡單,我不想把工作上的情緒帶回家,因為那樣我會很累,一旦控制不住,發起脾氣,對你和孩子都不好。有時候我就一個人跑出去,約幾個朋友出去喝酒、唱歌,把壞情緒宣洩掉,然後回到家,裝作沒事的人,省得你們擔心。

解釋了這麼多,也不知道你信不信,反正已經是這種時候了,我也沒有必要瞞著你了,失去了瞞著的意義了,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同情也好、怨恨也好,總之,我想說:「對不起,媳婦兒,一切都是我的錯」,離,我肯定不會同意,但如果你非要那樣做,好辦,不用上法院,我知道我該怎麼做,到時候你會知道的,不會難為誰。

請你原諒我,有些話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當面對你說,所以我只能寫出來,因為我說了你也不會聽。祈求你的原諒,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不該那樣做,但我的心真的只屬於你、屬於這個家,外面什麼事都是扯淡、家才是最重要的。請原諒那樣曾經自私的我。老公留字趙剛的這封信做足了感情戲,字字句句看似發自肺腑,劉春艷被深深打動了,為了孩子,她不停地勸慰自己相信趙剛信中所說的話,以換取家裡的平靜。可事實上,她已不敢再信任趙剛,趙剛的信也沒有一句是真話。

於曼麗是趙剛的朋友,但不是普通朋友,他們在火車上相識,趙剛對她展開了瘋狂的追求。為他付出了金錢和感情,至今藕斷絲連;張楠是趙剛在娛樂場所里遇到的女孩兒,長得很漂亮,趙剛被她的美貌打動,不顧她離婚且還有一個兒子的身份,包養她兩個月,給她找房子、買衣服和各種生活用品,趙剛非常愛她,甚至提出為了她可以和劉春艷離婚。他對張楠的感情很深,張楠卻只把他當成自動提款機。張楠的人生信條是一切向「錢」看,在發現趙剛不是想像中那麼有錢之後,毅然選擇了離開。張楠的離棄讓趙剛悲痛欲絕。甚至想到了死,接連幾天把自己關在一個賓館裡,沒有回家。

和這兩個女人的風流韻事,趙剛隱藏得很好,除了一張不能說明什麼問題的照片。一年來劉春艷沒發現任何蛛絲馬跡,要不是張楠突然發過來的信息,他和這兩個女人的關係可能永遠是個秘密。

當然,對於真相,劉春艷是不知情的,也沒有確鑿的證據。不然她即使再有度量,再愛這個家,也不可能容忍老公的兩次背叛。

完全相信一個人和完全不相信一個人都是件很可怕的事兒。之前,劉春艷對丈夫深信不疑,一直都認定自己是丈夫眼中的唯一,在照片和彩信事件以後,她收下了信。也在心裡種下個一顆刺兒,每次想到信息的內容她都會痛苦。都需要看一遍《道歉信》才能平靜下來。她開始變得神經質了,像一隻長滿觸角的怪獸,隨時都會因為風吹草動而情緒爆炸,她每天都打電話盤問趙剛的動向,研究他的信息和通話記錄,會在睡夢中夢到丈夫和別的女人有染,會在看到有婚外戀情節的電視劇是暴跳如雷。

人前,劉春艷越來越沉默,在自己的周圍豎起了一道高高的牆,封閉了自己,也拒絕了別人。密友對她說,如果你實在感覺委屈,就和他大鬧一場,發泄一下吧。可她心裡知道,自己不喜歡像潑婦那樣一哭二鬧三上吊,自己發泄的方式是用一把無形的刀慢慢切割對方,也傷害自己。

她甚至想到了死,對著鏡子,她拿著一柄尖刀在自己的喉嚨和手挽上比劃,慘慘地笑。和朋友沒頭沒腦地說:「如果哪天我自殺了,請轉告我的家人,不用懷疑我是不是被害,是我自己想死了。」可是,不到萬不得已,不到萬事皆休,誰又會結束自己的生命?!

面對自己的心靈時,她也想:離婚吧,放過他,也放過自己。可她卻不敢輕率地選擇離婚,她怕自己的孩子缺爹少娘,幼小的心靈受到傷害。而且,她已是三十幾歲的年齡,不再年輕。丈夫越來越有成熟男人的魅力,她的皺紋卻越來越多,蔓延在臉上,一點一點爬到了心裡。劉春艷本就不漂亮,而且不愛打扮,三十齣頭,看上去倒像是四十幾歲的女人。除了趙文俊,她想不到自己還能用什麼拴住趙剛,她甚至猜想,趙剛會不斷出軌,不斷背叛自己,去找那些年輕漂亮的小姑娘。

劉春艷輕輕推開門,走進卧室,床上的爺倆兒正在酣睡,趙文俊的腳搭在父親的肚子上,嫩白的小臉兒微微泛紅,看上去十分可愛。在她痛苦隱忍的生活里,兒子是她最大的安慰。見他二人還沒醒來,劉春艷走了出去,關上了電腦,到樓下的超市買菜。

劉春艷早已厭倦了這樣的生活,而她所厭倦的,正是如涵所嚮往的,如涵無數次設想和趙剛生活在一起的場景,早上起床,她在廚房做早餐,趙剛和孩子在卧室里睡覺,只等著做好了飯把爺倆兒叫醒,一家三口圍坐在餐桌前吃早餐,小日子過得平淡而幸福。此時的如涵,生活在趙剛的溫情與呵護當中,並不知道趙剛還有其他的情人,還以為趙剛是因為太愛她才不顧一切地和她在一起。劉春艷錯了,如涵也錯了,都錯在太過信任,一個女人在付出了全部的感情和信任後,一旦知道背叛的真相,那種傷害幾乎是致命的。相對於劉春艷,如涵是幸運的,她還不知道於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