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四十三章我只在乎你

第一百四十三章我只在乎你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1-27 16:03  字數:3232

「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將會是在哪裡,日子過得怎麼樣人生是否要珍惜,也許認識某一人過著平凡的日子,不知道會不會也有愛情甜如蜜任時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鄧麗君的這首歌,是如涵的最愛,自從上大學時就喜歡,是她每次K歌的必唱曲目,如今唱來,有種不同於往日的特別感受。回想著和趙剛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如涵既甜蜜又酸楚,她和趙剛的關係不能公諸於眾,像今天這樣和朋友一起唱歌,她也不能帶上趙剛一起來。幾個好友坐在沙發上,聽到了如涵的歌聲,卻看不到她眼角的淚水,依舊大聲喝彩:「如涵,唱的真好!唱完這首再來個,我要聽劉若英的後來。」如涵回過頭,做了個「OK」的手勢,算是同意了。

如涵有心事,即使唱歌也難以平靜,劉若英的歌讓她想起了趙剛,也想到了劉明宇,難掩心中苦楚,唱到**處聲音哽咽,竟哭了起來。幾個好友不知其中緣故,都上前安慰,伏在閨蜜的肩膀上,如涵放聲大哭。

這時的趙剛,早已到了如涵家樓下,把車停在了門口,匆匆上了樓,接連敲了幾下門,都不見如涵出來開門,趙剛用鑰匙打開了門,見屋裡黑洞洞的,才知道如涵並沒回家。

「這麼晚了,這小丫頭能上哪兒去呢,打電話也不接。」趙剛心想道,打開客廳的燈,坐在沙發上接著撥打如涵的電話,接連打了幾遍,如涵都沒接。手機鈴聲淹沒在音樂聲和如涵哭聲中,別說是如涵,就是那幾個女孩兒也沒聽到。

折騰了一天,趙剛深感疲憊。上午和劉春艷吵架,下午陪情敵看病、吃飯,好不容易到了晚上,想看看如涵,放鬆一下心情,又撲了個空,他懊惱至極,把手機摔倒了地上,躺在如涵的床上,再也不想起來。沒過一會兒竟睡著了。

眼看著到了晚上十點多,還沒有趙剛的消息,劉春艷越發著急。千百種想法在心裡湧現,回想著早上看到的那條信息,她甚至想像著趙剛正和一個女人在一起,顛鸞倒鳳,共赴**。

女人的想像力最為豐富。越是這樣想,她越覺得自己想的是正確的,情急之下,拿起了手機,一遍又一遍地撥打趙剛的電話。手機被趙剛摔到地上,電池和機身分離。劉春艷每次撥打都傳來「你撥打的電話已關機」的聲音,她料定趙剛是為了躲她,故意關機。越來越生氣,找出之前記下的徐雯的手機號,打了過去。徐雯早就聽趙剛的話,換上了尾數是三個六的手機號,原來的手機號碼已經不用了。劉春艷自然打不通,劉春艷是個聰明人。猜想到其中緣由,更加確定自己的判斷,她斷定,早上發信息的人和趙剛的關係非同一般。

經歷了一些事情,劉春艷成長了許多,事情明了了,她反而不再生氣,把兒子哄睡之後,她一個人坐在床上,思考著下一步的對策。近一年多來,她太累了,趙剛和於曼麗的事兒她知道,趙剛和於曼麗發展到什麼程度她也清楚地恨,家裡的幾萬塊前莫名地消失了,她猜也能猜到錢的去處,可是面對趙剛的謊言和搪塞,她沒有挑明,因為她知道有些事情一旦說明白了,看透徹了,她的趙剛的夫妻關係,就要結束了,為了兒子,她忍氣吞聲,選擇了忍耐和妥協。可是她沒想到,自己的隱忍換來的竟是丈夫一再的背叛,於曼麗之後,又有了張楠和這個發信息的神秘女人,劉春艷攥緊了拳頭,用力地捶打自己,眼淚無聲地滑落,看著身邊熟睡的兒子,她想離婚,卻怎麼也恨不下心來。她就這樣在黑暗中坐著,一直等到凌晨十二點多,才聽到開門聲。在如涵家睡了一個多小時,還不見如涵回來,趙剛怕劉春艷懷疑,一醒來就立即開車趕了回來。

劉春艷靜靜地下了床,走到客廳打開了燈,趙剛開門進來,見到一臉怒容的妻子,心一下沉到了谷底,他知道一場更為猛烈的暴風雨即將來臨,他想躲也躲不掉。

「這麼晚了,還沒睡呀?」趙剛一邊換鞋一邊對妻子說道。

「你沒回來呢,我能睡嗎?我倒你什麼時候才能回這個家!」劉春艷隨手關上了卧室的門,壓低了聲音說道。

「你還是想吵架是嗎,吵了一上午還沒吵夠?」趙剛把包扔在沙發上,睜大了眼睛對劉春艷說道。

「趙剛,不是我想吵,我只想好好過日子,把文文養大成人,可是你不想,你敢說你和發信息的女人一點關係也沒有嗎?別自欺欺人了!我剛才給她打電話了,手機關機,我估計明天給她打還是這個樣子,你早就和她通氣了,讓她關機或換號,對吧?趙剛,別當我是傻子,什麼事兒我都能想得到,猜得到。把我當成孩子一樣騙,有意思嗎?」劉春艷說的很平靜,從她的臉上甚至看不出情緒波動,可她的心早已千瘡百孔,被趙剛傷透了。

「你打電話了?打電話幹什麼?問她和我是什麼關係?可笑!我說過那個號碼我不認識,你怎麼就不信呢!隨你便吧,愛信不信,我困了,去睡了。」趙剛臉也不洗,脫下外衣和毛衣,向卧室走去。

劉春艷三並做兩步走上前去,攔住了他。

「趙剛,今天不說清楚,我們誰也別想睡覺。你必須告訴我,那女人是誰?」劉春艷怒目圓睜,眼裡閃爍著凌厲的光,趙剛驚異於她的強烈反應,嚇得後退了一步,又坐到了沙發上。

「春艷,你到底想知道什麼,我都說過了,我真的不認識那個號碼,要我說多少遍,你才能信呢!我們不要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