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四十一章這個女人,歇斯底里

第一百四十一章這個女人,歇斯底里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1-27 16:03  字數:3260

陪兒子看完了電影,一家人一起吃了飯,趙文俊格外高興,纏著趙剛,幾乎一步也不想離開。在兒子面前,趙剛絕對是個稱職的父親,兒子的每一個需要,他都儘力去滿足,有趙剛在,他幾乎視媽媽為空氣。上了車,坐在劉春艷懷裡,嘴裡一刻不停地和趙剛說話,一聲聲「爸爸」,叫的趙剛心都化了。

與這一家人的愜意相比,如涵的夜晚卻格外難熬,她不敢讓小張知道她家的具體位置,只是隨便讓她在附近的小區停下,走了十幾分鐘才到家。推開房門,看著空蕩蕩的屋子,與剛才那個暖意融融的別墅簡直有著天壤之別。把點心放在桌子上,崔母慈愛的笑臉浮現在眼前,那笑容像極了姥姥,又像是母親,想著想著,如涵不禁流下淚來,快一個月沒回家了,她已經開始想家了。拿起手機,給媽媽撥了個電話。

「媽,我想你了!」剛撥通電話,聽到母親的聲音,如涵就忍不住說道。

電話那頭頓了一下,過了一會兒才有聲音:「涵涵,你這是怎麼了,聲音怪怪的,想媽媽了,就回來呀,你爸還說呢,過幾天給你買輛車,再找個人教你開車,等駕照辦下來,就可以開車回家了,兩個多小時就到了。」聽如涵這麼說,母親心裡有些不好受。

「要是能開車,早就開了,我這麼笨,手腳協調性又不好,要說開車,我還真有點怕。」如涵嘆了口氣,幽幽地答道。

「你呀,就是對自己沒信心,這幾天你先上網查查,看喜歡什麼車。告訴你爸,讓你爸去訂,又不能馬上提車,總要打個提前量。」母親的語氣很堅定,如涵也就沒再拒絕。母女倆又聊了一會兒,就各自準備休息了。

躺在床上,如涵發現自己的心發生了變化,很矛盾,很糾結。她一面希望趙剛回海城,能時常見面。一面又不喜歡趙剛回海城,因為回到海城後,趙剛多數時間都是呆在家裡。甚至連個信息都不能發。就像這一天,她和趙剛只能在辦公室里說說話,到了晚上,還是要回家陪妻子和兒子。趙剛的夜晚,不屬於她。只屬於家裡的那個女人和孩子。

越想越心酸,如涵翻來覆去睡不著覺,起身走到了書房,打開了電腦,自從和趙剛在一起後,她養成了寫日記的習慣。有什麼不開心,有什麼委屈,她都會寫下來。藉助文字抒發自己的情感。日記寫完了,她的心裡也會好受許多。

如涵打開了Word文檔,鍵字如飛地寫了起來:「我的」老公這會兒在幹什麼呢,我能想像得到,一定在和她在聊天。說說這些天發生的事情,一定抱著他在看動畫片。做一個慈祥和藹的父親,一家人其樂融融,真讓我羨慕。我不懂,我算什麼,我想我錯了,我就應該把愛他的想法埋在心裡的最深處,哪怕到百年後,生命終結之時也把這段感情作為最深最深的秘密,可是我沒做到,我說了,他也說了,原來我們竟是相愛的,隱藏了幾年的時光。

我愛他,恨不相逢他未娶時,可是命運就是愛捉弄人,我們有緣,今生卻無法在一起,我不能破壞他的家,也無法破壞他的家,為何不早些相識相惜,可是不能了,一切都只是假設。我知道,我愛他勝過他愛我,心裡百轉千回,千迴百轉,想的念的都是他,可以為他做出許多曾今不敢做、不想做、不能做的事情。可這又能怎樣呢?他,還是他,是別人的老公,別人的爸爸,卻不會是我未來孩子的爸爸。我就在痛苦中煎熬著,在夜裡品嘗著心酸,把自己受傷的心浸在鹽水之中,隱隱作痛。

我不敢想像,他們在一起有多幸福,那種幸福是我永遠得不到的,他總是迴避我的問題,可毋庸置疑,他是愛她的,完全勝過了我。我和他,沒有共同的家,也不會有共同的家,家,就是有一個愛自己的老公,一個可愛的孩子,一抹溫暖而柔和的燈光,我們倆真的沒有家。累了,好累!難道我和他,真的是一場虐心之戀?!

我不知道我在感情上是不是註定要受苦,曾經的摯愛拋棄了我,愛我的我卻不愛,我所深愛的又不能大膽去愛。心裡好難受,真的好難受,白天我們還沉浸在相聚的快樂里,。今夜卻有一個女人躺在他的肩膀上,安心地入眠。那我,究竟算什麼呢,卑賤、可憐、只能在黑暗角落裡的小三兒???不不不不不不,我不是,我沒做什麼,我只是愛他,我沒有逼他娶我,我的身體依舊清白、乾淨!

也許,我該放手了,讓他回到家裡,好好享受天倫之樂!

寫完最後一句話,如涵如釋重負地關上了電腦。

「涵涵,該睡覺啦,不想這麼多了,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她舒展著身體,很阿Q地自我安慰道。掀開被子,鑽了進去,倒頭便睡。

這個晚上,趙剛還是摟著兒子睡,劉春艷有心想和他親熱,無奈兒子在旁邊,只得作罷。趁妻子不注意,趙剛拿過手機,給如涵發了條信息,只寫了幾個字:「寶寶,我為你守身如玉。」如涵已經入睡,並沒有看到趙剛的這條信息,直到第二天早上,鬧鈴響了,拿起手機,才看到趙剛發來的這句話。如涵明白話中深意,不由得會心一笑。

吃了些張媽做的點心,喝了點牛奶,穿上了趙剛最喜歡的紫色貂絨大衣,如涵就興沖沖地上班去了,她以為趙剛還會到辦公室去看她,生怕自己去晚了,讓他撲了空。可到了辦公室,審了幾篇稿子,等了整整一上午,也不見趙剛出現。如涵心裡不踏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