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二十七章夜裡,極致纏綿

第一百二十七章夜裡,極致纏綿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1-27 16:03  字數:2212

付完款,如涵讓服務生幫忙,把崔志浩攙扶到樓下,讓他坐在椅子上,如涵不時向門外張望,只等著小張過來接他。

過了十幾分鐘,小張匆匆趕來,見到他二人,立即把崔志浩扶上了車,對如涵說道:「太太,你上車吧,我送完了崔總,就送你。」

「不用了,我到旁邊的商場逛會兒再回去。」如涵不敢讓小張送他,擔心他知道自己的住處,告訴崔志浩。

聽如涵這麼說,小張沒再堅持,叮囑如涵注意安全,就開車離開了。如涵沒想過崔志浩這般沒有酒量,幾杯紅酒,就讓他不省人事。

一路上,崔志浩一直睡著,到了崔家別墅門口,小張從他包里找到了鑰匙,打開了門,把他扶到床上,幫他脫去了外衣,看著躺在床上的崔志浩,小張有些可憐他,他高高在上、一身霸氣,擁有讓人艷羨的一切,卻無法贏得一個女孩兒的心,他醉成這樣,身邊竟沒有一個人為他倒杯水,拿一條毛巾。

崔志浩對如涵的感情,小張最清楚,他想不通,面對這樣一個深情款款、無私付出的男人,如涵怎麼會無動於衷呢?小張嘆了口氣,把崔志浩的包和門鑰匙放在桌子上,又為他蓋好被子,就鎖門離開了。崔志浩依舊睡著,回到了家也渾然不知。

小張開車走後,如涵就打了一輛計程車回到了家,趙剛的爽約,讓她心中憋悶,發了個信息給趙剛,只有三個字「到家了」,她知道趙剛不會回復,看到信息也會立即刪掉,越想越無趣,就簡單洗了洗臉,換上了睡衣,把手機調成振動,躺到床上睡下了,喝了兩杯紅酒,她的頭也暈暈的,沒過一會兒就睡著了。

趙剛雖然一直陪兒子玩,但是也顧念著如涵的安危,見她發信息過來,才放下心來。趙文俊很乖,玩夠了,就拿出課本,開始做幼兒園老師布置的作業。趙剛拿著手機走到了卧室,悄悄地給如涵打電話,一連打了幾次,如涵都沒接。聯繫不上如涵,趙剛開始坐立不安,看著兒子做完了作業,就哄他上床睡覺,待趙文俊睡著了,他就到客廳里一遍接一遍地撥如涵的電話。在酒精的作用下,如涵睡得很踏實,手機的嗡嗡聲,她一聲也沒聽到。

趙剛心中焦急,卻不好把兒子一個人留在家裡去找如涵,只得無奈地睡下,只等著第二天早上,把兒子送到幼兒園,再飛奔著去找如涵。陪孩子玩是個體力活,趙剛有些累了,沒多久就睡著了。

「啊——不要——不要呀崔志浩!」如涵凄厲的叫喊聲夾雜著男人粗重的喘息聲傳了過來,趙剛被驚醒,他聽得出,聲音就在隔壁。

顧不得穿衣服,趙剛瘋了似的從床上起來,向旁邊的卧室跑去,眼前的一切讓他驚呆了。如涵一絲不掛地被崔志浩壓在身下,白皙而緊緻的長腿搭在他的肩膀上,崔志浩顯然已經進入了如涵的身體,臉上的表情沉醉而迷離,一雙大手放在如涵的胸前,肆意地揉捏著,如涵嬌弱的酮體隨著他的動作而上下浮動,嬌俏的臉蛋因為飽受屈辱而有些扭曲。

「崔志浩!你放開她!快點放開她!你這個混蛋!」趙剛怒不可遏,崔志浩毫不顧及他的存在,依舊在如涵身上動作著,如涵似乎聽到了他的聲音,轉過了頭,無助地看著她,淚水一滴接著一滴從她眼角滑落。

趙剛跑上前去阻止,卻發現床邊突然升起了一層透明的屏障,將他和裡面的兩個人分隔開來,他想過去,卻無能為力。

「寶寶,別怕!老公來救你了!」趙剛奮力捶打著眼前玻璃一樣的屏障,力圖把它敲碎,可任憑他怎樣努力,那東西就是紋絲不動,甚至沒有一點裂痕。

「老公,救我!」崔志浩的撞擊越來越猛烈,如涵的身體也隨之劇烈地動了起來,呼救的聲音有些顫抖。

「崔志浩,我要殺了你!如涵只是個小女孩兒,你怎麼忍心糟蹋她!原來你對她的感情都是假的,都是偽裝,真正的目的還是想騙他上床!」趙剛聲嘶力竭地叫喊著,無奈崔志浩就是不為所動,肆意擺弄著如涵的身體,變換不同的姿勢佔有她。如涵的身體已經癱軟,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任憑他隨意凌辱,崔志浩越戰越勇,精力充沛,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如涵的臉上、胸部已浮現出淡淡的紅暈,痛苦的叫喊聲越來越弱,漸漸被呻吟聲取代,又過了一會兒,崔志浩身下的堅挺從如涵身體里抽離,滿足地躺在了如涵身邊。

「該死的崔志浩!竟然沒採取任何安全措施就佔有了如涵!」趙剛在心裡暗暗罵道,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崔志浩雖然停了下來,但似乎意猶未盡,他側過身去,把如涵摟在了懷裡,兩個人**相對,如涵的每一寸肌膚都與他緊緊交融。正在趙剛恨不得衝進去殺了他的時候,崔志浩霍地從床上起來,用一條浴巾遮住了下體,趙剛面前的透明屏障瞬間消失,趙剛不顧一切地撲了過去,揮起拳頭,狠狠地向崔志浩打去。

崔志浩並不示弱,只用了一隻手就抵擋了趙剛突如其來的襲擊,推開了他,趙剛一個踉蹌,險些跌倒在地上。

「趙剛,你有什麼資格打我!」崔志浩面帶怒色,高聲質問道。

「我當然有資格打你,你欺負我的女人,就該打!」趙剛理直氣壯地答道。

「你的女人?你能娶她嗎?你帶她上床能對她負責嗎?你能給她一個家給她幸福嗎?」崔志浩言辭犀利,步步緊逼。

「不能是吧?那我告訴你,我能!我會娶她,對她負責,給她一個女人應該擁有的一切,這個周末,我們就舉行婚禮,如涵將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最漂亮的新娘。也許今晚我們已經珠胎暗結,用不了多久,我們的孩子就會出生……」

「不要說了,不要說了,不要說了……」趙剛無言以對,不等崔志浩說完,就癱倒在床邊,口中不停重複著同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