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一十五章崔志浩的攻勢

第一百一十五章崔志浩的攻勢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1-27 16:03  字數:2765

回到辦公室,趙剛召集幾個部門經理開了個會,把李朋介紹給他們,又簡單布置了近幾天的工作,就讓大家離開了,只留下李朋和他在一起。

「大朋,這兒就交給你了,我這次回去沒個五六天,估計回不來,溫總很重視年底的聯歡會,堅持不請演藝公司,讓員工自己齣節目,到現在,還沒個頭緒,我恐怕得費些功夫。」趙剛愁眉不展,要在平日里,組織個聯歡會根本不算什麼,可出了徐雯這檔子事兒,他什麼心情也沒有,恨不得找個深山老林隱居。

「有我你就放心吧,安心做你的事兒去,有什麼需要給我打電話。你手機掛了電話就鎖屏,我看不到徐雯的電話號碼,你告訴我,有時間我找他當面談談,我就不信她還能怎麼樣!」李朋不忍好友煩心,安慰道,其實他也不知道怎麼辦,總不能找人把徐雯綁起來拍**威脅吧,他再混也不會幹犯法的事兒。

「沒事,你就幫我把這邊的工作做好就行,徐雯的事兒,等我回來再說,這幾天在海城,我不能接她電話,讓劉春艷知道了,說什麼都沒用了。」趙剛接著說道。

「也好,不過徐雯再找你麻煩,一定告訴我,我想辦法穩她幾天,總不能讓這事兒鬧到海城,鬧到你家裡,那就不好辦了,現在什麼都好說。」李朋想得很周全,唯恐老友後院起火。

「行,那我就放心走了,大朋,謝啦!」趙剛有些動情,在他最沮喪無助的時候,李朋給了他最大的支撐。

「咱哥倆兒說謝,俗了。走!晚上找個地方讓你發泄一下。記得上大學那會兒,你追咱系的系花沒追上,不就是嚎了幾首歌就好了嗎,這會兒估計也有效。」李朋笑著說道。

「你呀,就知道提那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兒戳我的心,嚎就嚎,誰怕誰。我可是好久沒和你一起唱歌了,真不知道你有沒有長進,不會還是那首『2002年第一場雪』從頭唱到尾吧!」和老友說笑了幾句,趙剛心情好了許多。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趕緊的,下樓走人。」李朋拉扯著趙剛走到了門外,一起上了車。

「找個興嶺最好的KTV,今天我請客,千萬別和我爭。咱哥倆唱上一宿,看誰能唱過誰,免得你小子總取笑我。」李朋堅決地說,不服氣地看著趙剛。

「好,給你個機會,我倒你那什麼和我比。」趙剛相當自信,要知道除了極冷門歌,還沒有他不會唱的呢。

車在一家名為「夜色」的KTV前停了下來,這是海城有名的KTV在興嶺的分店,足足有三層樓,裝修極其奢華,而且這裡的陪唱小姐在業界也是拔尖兒的,都是十**歲的小姑娘,水蔥兒一樣的人。

「想不到興嶺還有這麼個地方,不比海城的店差嘛!」李朋感嘆道。

「當然,我找的地方,絕不讓你失望。走,咱倆先進去定個房間,我再出來打個電話,裡邊太鬧。」趙剛看了看時間,已經5點多了,他怕如涵著急,本來要回去的,突然推遲了,如涵還不知情。

定完包房,趙剛就走了出來,撥了如涵的電話。如涵剛下班,正往樓下走,看到趙剛的電話,還以為他要到了,興沖沖地接了起來。

「老公,你到哪兒了,要到了嗎?」如涵急切地問道。

「寶寶,老公對不起你,今天有點事兒回不去了,我的一個朋友來興嶺了,你也認識,綜合部的李朋,晚上我們一起出來唱歌了,明天一早我就開車回去,估計下午就能到了。」趙剛有些愧疚地說道,他不忍讓如涵失望,卻也沒有辦法。

「嗯,那好吧,我先回家了,你好好玩吧,也該放鬆一下,我等你回來。」如涵向來善解人意,這是趙剛最喜歡的,要是劉春艷聽說他去唱歌,早就在電話里大喊大叫了。

「好,那老公去了,你周末了,你也好好犒勞下自己,出去吃點好吃的,別餓瘦了,老公會心疼。」如涵的懂事讓他感動,煩躁的心得到了些許安慰。

兩人道了別,就掛了電話。趙剛進去找李朋唱歌,如涵上了小張的車。

「太太,崔總讓我帶你去個地方然後再送你回家。」車剛駛離周刊大樓門口,小張就說道。

「什麼地方?」如涵不解地問。

「崔總不讓我現在告訴你,說到了你就知道了,我真的不能說。」小張不好意思地笑著說。

「你不說,我就下車!」如涵示意小張停車,想推門下去。

「太太,我真不能說,崔總說了,如果我不把你送到那裡,就解僱我,我還有老婆和女兒要養,還請太太別為難我。」小張一臉緊張的表情,如涵向來心軟,最看不得別人難過,只好作罷。

見如涵不再堅持,小張鬆了口氣,又說道:「太太,我不能說是什麼地方,但我可以保證是個非常安全的地方,而且不用多久,你就能出來,相信我,也要相信崔總,他真的對你很好,連我一個外人都很感動。」

連日來,崔志浩為如涵做的一切,身為司機的小張看到最清楚,他還沒見過一個老闆能放下身段,去呵護一個只有二十幾歲的小丫頭,換做別人,恐怕早就霸王硬上弓,把生米做成熟飯了。

過了二十多分鐘,車在新光大廈門口停下,小張從包里掏出一張銀行卡遞給如涵。

「太太,車后座上是崔總送你的衣服,這張卡是崔總讓我給你的,他說只能送你外衣,其他的恐怕要你自己選了。」如涵後頭看了看,果然有幾個大紙袋放在座椅上,Prada的標誌異常醒目。

「他送我這個做什麼,還有那些,也是給我的?為什麼呀?我不要,你幫我還給他!咱們回家!」如涵堅持不下車,也沒接小張手裡的卡。

「太太,算我求你了,要還你就親自還給崔總,我要是完不成任務,一定會被炒魷魚的,你就看在小張可憐的份兒上,去買點你需要的東西,我在這裡等你,有什麼事兒明天見到崔總再說,好嗎?」小張言辭懇切,如涵看得出,他是真的很著急。

「那好吧,我算是怕了你了,我去還不行嗎!」如涵接過卡,下了車。

「太太,崔總說卡的密碼是你的生日。」小張大聲說道。

「知道了!」來不及細想崔志浩怎麼知道的她的生日,如涵快步向商場門口走去。

見如涵走遠了,小張才撥通了崔志浩的電話:「崔總,任務完成了,你太了解太太了,她真是個善良的人,一聽說你可能解僱我,就什麼都答應了。」崔志浩正在機場接一個朋友,聽小張這麼說,就完全放心了。除了美貌和才華,他最喜歡的就是如涵的善良、單純,小張的話更印證了他對如涵的看法。

如涵拿著卡,在商場里漫無目的地走著,不知道買什麼好。不知不覺到了一家內衣店前,一件淺紫色印花內衣引起了她的興趣。他說只能送我外衣,其他的恐怕要我自己選了,莫非是指的內衣?想到崔志浩的話,想到幾天沒換內衣,如涵有些心動。看了一下內衣的標籤,正是她的最愛,維多利亞的秘密。可再一看價格,她有些猶豫,要是花自己的錢,她肯定不假思索地買下,可她的銀行卡都放下了家裡,包里的幾百塊錢根本不夠用,她不想花崔志浩太多錢,畢竟他們只是上下級關係,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