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百一十二章歡愛的痕迹

第一百一十二章歡愛的痕迹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1-27 16:03  字數:2596

崔志浩是個說話算數的人,把如涵送到別墅,連門都沒進,他就坐車離開了。如涵胃口不好,讓張媽做了點粥,吃過飯就上樓看書了。趙剛一直沒消息讓她心神不寧,可趙剛說過,他如果不打電話就一定是有事不方便,讓如涵不要著急。如涵幾次拿起電話都放下,後來實在忍不住才發了個信息過去:「老公,你怎麼樣?是有事嗎?方便就給我回個電話,不方便就明天早上吧。」

「嘟嘟……」趙剛的手機響了一下,他睡得很沉,根本聽不到,徐雯幫他蓋好被子,循聲找到了他上衣兜里的手機,見是一個信息,她恨好奇,想看看信息的內容,無奈趙剛的手機有密碼,她打不開,只好丟在了一邊。

在迷藥的作用下,趙剛並沒採取任何措施,他那灼熱的液體留在了徐雯體內,徐雯只是簡單清洗了下體,並不在意,她甚至有些渴望一舉中第,暗結珠胎,以此牽制趙剛。

昏睡中的趙剛任其擺布,**著身體就像剛剛落地的嬰兒,徐雯枕在他的臂彎里,兩團柔軟緊貼著他的身體,擠壓成誘人的弧度。趙剛鼾聲漸起,越來越厚重,如涵的簡訊聲接連響了幾次,也沒將他弄醒。「嘟嘟」的聲音吵得徐雯心煩,她索性關了手機,就安心地躺下睡了,這一夜,如涵幾乎徹夜未眠,徐雯卻睡得香甜,白色被子下,她赤露地纏繞在趙剛身上,就像吐著艷紅色信子的美女蛇,妖艷而放蕩。

趙剛身體一直不錯,可再強壯也經不起一次又一次的釋放,整個晚上他都沒醒過來,直到第二天早上7點,趙剛手機設置的鬧鈴響了起來:「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象飛翔在遼闊天空……」汪峰的歌聲豪放而高亢,接連響了三次,趙剛和徐雯才被震醒。朦朧中趙剛以為在家裡,把下意識地把手伸到枕邊去拿手機,卻摸到了徐雯高高隆起的雙峰。

「啊——」趙剛驚叫一聲,霍地從床上坐了起來,定睛一看,眼前的一幕讓他大驚失色。賓館房間里很熱,徐雯早把被子掀到了旁邊,凈白的酮體在陽光的照耀下反射著柔和的光,臉色紅暈,神態嬌嗔,就像剛剛經歷了一次**。

「喂!我怎麼會在這裡!」趙剛質問道,徐雯還沒有完全清醒,被他的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才恢復了意識,睜開了眼。

「你醒了,昨晚你睡得真好,一夜都沒醒。」徐雯溫柔地看著趙剛,笑著說道。

「回到我的問題!我們怎麼啦!我為什麼睡在這裡?」趙剛接著追問。

「我們怎麼了?我們這樣躺在一起還能怎麼了!不就是一起愛愛,然後相擁而眠了嗎?」徐雯輕鬆地說道。

趙剛頭痛欲裂,極力回憶著前一晚的事兒。

「我只記得你找我,說要見我最後一面,還有你在我面前光著身體,我讓你穿上衣服,再以後的我就記不得了。」趙剛一臉困惑。

「不記得了?剛,你怎麼還像上次一樣,你是個男人,怎麼能做完了事兒就不認賬呢?難道是我把你捆在床上,讓你侵佔我的身體的嗎?你看,你的印記還在我身上!」徐雯指著胸前的一塊有些發紫的印記說道。在藥力的作用下,趙剛爆發的力量是驚人的,劇烈的動作,竭力的發泄,讓徐雯的身體遍布著歡愛的痕迹。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我從沒想過再和你雙床,怎麼會這樣!」趙剛像是在自問自答,不等徐雯回答,他就撿起地上散落的衣物,迅速地把自己包裹起來,作為一個男人,他竟然有一種被人強暴的感覺,極度羞辱,卻無法訴說。

穿好了衣服,不看徐雯一樣,趙剛慌忙向門口走去。

「站住!趙剛!你還想像上次一樣佔了便宜就躲嗎?」徐雯突然起身,跳到地上,擋在了趙剛前面,一對E乳因為激動而上下起伏。

「我佔便宜?我到底佔了什麼便宜?我說過那晚的事兒我有責任,是我對不起你,不過昨天我實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要靜一靜,好好想想昨天發生的事兒,我的記憶還停滯在剛進屋的那會兒,之後的什麼也想不起來了。」趙剛說的是實話,他的思維像被斷了層,有一段時間完全空白。

「好!你要走我不攔你,不過你別後悔!相信我,這絕不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後會有期!」徐雯目光犀利而狡黠,看得趙剛渾身發麻,他意識到這個女人絕不是他想像的那麼簡單。

「以後的事兒再說吧,我先回去了,我要想一想,我必須想一想……」趙剛低聲說著,就像中了邪。

門砰的一聲關上了。徐雯躺倒床上,拿起藏在枕下的攝像機,前一晚的一幕再次呈現:

「啊—啊—好舒服。」女人嬌滴滴的叫聲夾雜著男人粗重的喘息聲,徐雯的身體再次被點燃,她托起雙峰用力地揉捏著,看著畫面里伏在自己身體上的趙剛,把手滑進了女性特有的芬芳里,輕柔地攪動著。「啊—啊——」在一陣快感中,那瓊漿玉液又從幽暗的洞口流出……

趙剛走出了賓館,掏出了手機,才發現已經關機了。想到整夜沒和如涵聯繫,說不上她有多擔心呢,趙剛立即打開手機,撥了如涵的電話。如涵正在餐廳吃飯,不時看著手機,聽見趙剛的鈴聲響起,也不顧身邊的張媽,立即接了起來:

「老公,你怎麼了,昨晚怎麼沒打電話,也不回信息?」沒等趙剛說話,如涵就迫不及待地問道。

「昨天我和一個朋友喝酒喝多了,就在他家睡著了,今天早上剛醒,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