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十八章我的床,誰睡過?

第九十八章我的床,誰睡過?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1-27 16:03  字數:2224

躺在床上,如涵睡不著,只是閉著眼睛不想說話。

「寶寶,你睡了嗎?」趙剛走進來,輕聲問道,如涵並不理會。趙剛知道如涵沒睡,只是不想理他,悄悄地走了出去,關上了門,他想給如涵點時間,讓她平靜。

坐到沙發上,趙剛心中煩悶,面對這樣的事兒,如涵的反應讓他不知所措。如涵既沒有大吵大鬧,也沒有放聲哭泣,只是沉默,沉默到空氣都幾乎凝固。

趙剛曾經看到過一段話,讓他深有感觸:「男人們你們聽好了,如果你有一個女人,她追求的是錢,你給她足夠的錢,她不會因為你去找女人而生氣;她追求的是感情,你給她足夠的愛,她不會因為你沒錢而瞧不起你,如果錢和愛你都給不了,你卻要她包容你的花心、懶惰、撒謊、那對不起,你需要的是個**。」他知道如涵和他在一起不是為了錢,而他卻無法給予如涵足夠的愛,他的心分給了幾個人——妻子、於曼麗,還有張紅梅楠,他有情人,如涵並不知道,他捨不得妻子,放不下情人,也不忍離開如涵,這種日子讓他疲憊。

「砰——」卧室里傳出沉重的響聲,趙剛一驚,推門一看,竟是如涵把枕頭扔在了地上。

「我不要別人用過的東西,我不要,把它扔掉!」如涵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幾乎聲嘶力竭,不等趙剛反應過來,又撲倒在床上大哭起來,聽到她的喊聲和哭聲,趙剛反而放心了,他寧願如涵打他、罵他,也不希望她就那麼憋悶著,把痛苦藏在心裡。

「不哭了,不哭了,老公真的沒有騙你,那東西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你要相信老公,老公不會騙你的。」趙剛還是堅持著,他下定決心,絕不鬆口。他還不想因為一個不相干的女人傷了如涵的心,他和雯,只是個意外,充其量只是一夜情,不會再有感情上的糾葛。

如涵哭得撕心裂肺,趙剛的心也被她的哭聲刺痛,不由地流下淚來,伏在如涵身旁,任她廝打。

「老公,你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讓別的女人進我們的家,碰我的東西,你知道的,我最愛HelloKitty,你為什麼讓別人玷污它,為什麼?!」如涵的話,既像是責問,又像是控訴,字字句句泣血而出,一張俏臉血色全無,烏黑的長髮散落在臉上,眼神哀怨而凄迷。

「寶寶,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知道,這東西出現在咱們的床上,我怎麼解釋你都不會相信,我不會多說,我只能告訴你,老公真的只愛你一個人,不會做出對不起的事兒!」趙剛信誓旦旦地說道,言語間透露的真誠幾乎把他自己都欺騙了,男人,一旦決定說謊,便會把謊言堅持下去,說到最後,謊言也像真的了。

看著趙剛的眼睛,如涵有些動搖,她寧願相信趙剛的話。就當什麼事兒都沒發生。

「我累了,讓我一個人待會兒,你先出去吧!」如涵恢復了平靜,靠著床坐了下來,神色黯淡,眼神空洞地看著前方。

「你靜一靜也好,老公出去一下,買點你愛吃的菜,你休息一會兒,不要胡思亂想,相信老公,真的沒騙你!」輕輕拍了拍如涵的頭,趙剛就走出了卧室,穿好了上衣,拿起放在門口的車鑰匙走了出去。

「寶寶,老公出去了,回來給你做好吃的!」說完不等如涵回答,趙剛就推門走了出去。

衛生間里的洗衣機還是轟轟作響,如涵心煩,跑出去關上了按鈕,她太累了,累到不想去思考,不想去分辨真假。

「沈如涵,我看你還是算了吧。你那麼愛他,就算他真的和別的女人上床了,你又能怎麼樣?還不是捨不得他嗎?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如涵自言自語地勸慰自己,隨即又開始傻笑,像個潛伏期的精神病患者。拿起放在床頭的那瓶東西,如涵不忍再看,對準門口的垃圾筒,扔了過去,東西扔進筒里,卻掉在了趙剛的拖鞋上,如涵懶得去撿,和衣躺在床上,只想睡上一覺,醒了,就當之前的事兒是一場夢。

趙剛開車到了附近的一家超市,挑選了如涵最愛螃蟹、雞翅,又買了一箱藍莓汁,匆匆付了錢,上了車。這期間手機響了幾次,趙剛都沒接,待上車一看,竟是徐雯打來的,趙剛擔心她再到家裡,撞見如涵,慌忙接起電話。

「怎麼了,有事兒嗎?」趙剛的態度冷淡,不想再招惹這個女人。

「哦,沒事,就是想問問你,回來沒,我想見你!」徐雯急切地問道。

「我回來了,但沒回家,公司里有些事兒要處理,恐怕沒時間見你了,過幾天再聯繫吧!」趙剛推脫道。

「好吧,你忙,不打擾了!」放下了電話,徐雯有些神傷。

女人就是這樣,一旦和男人建立了**上的親密關係,心裡就會發生變化,會對男人有一種依戀,其實男女之間就那麼一擋子的事。就像近來,被媒體炒得發燙的《色,戒》一樣,很多人都是嚮往看李安導的那三場床戲的。看這樣的大師級的床戲自然要比看一般三級片要光明得多。自然,大師的戲不單是一脫一裸這麼簡單,其間的張力和浪漫主義,還有很多歷史的元素都是可圈可點的。不過宣傳本身,是以那三場床戲做賣點的。

聰明如張愛鈴,都被胡蘭成這樣的文化漢奸,牽著`絆著`心痛著的。都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其實,說白了,就是很多愛是通過**直達心臟的。所以太多的女人都會忘不了和自己有肌膚之親男人。忘不了這樣的男人的「壞」,和吊足胃口的心弛神往。情和欲,兩者是相附相成的。尤其是女人,往往逃不過這樣的宿命。自那夜之後,徐雯的眼前都是趙剛的影子,想甩也甩不掉。的確是這樣,很多愛是通過**直達心臟的。男人心靈的最深處往往也會住著這樣一個女人,也許多年以後若干個女人,於他或擦肩而過,或擁抱廝守,都敵不過,他最初愛過的那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