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五十一章他的背好溫暖

第五十一章他的背好溫暖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1-27 16:03  字數:2583

趙剛的事兒對如涵是個打擊,但日子久了,如涵也不敢再多想了,只是在心裡默默地愛他,趙剛交待的每一件工作如涵都很認真地完成,如涵覺得,能夠在他身邊,經常看到他,就是一種幸福了。

縱然有任何男人見了都會著迷的容貌,身邊不乏追求者,可如涵心無旁騖,只有趙剛,再也容不下別人,每日都是一個人上班下班,偶爾找上三五好友聚一下,日子過得平淡而充實。

如涵住的地方距離單位不是很遠,下了班如涵通常都是走路回家,這日下班,如涵一邊想著心事一邊走,走到一台階處,一不小心崴了腳,摔在了地上,她勉強扶著地站了起來,只覺得腳揪心地痛,無法正常走路了。情急之下,如涵給弟弟打了電話,弟弟很快就趕了過來,把如涵送進了醫院,做了簡單的處理,如涵可以走動了,可每走一步都格外的疼,醫生告訴如涵需要在家裡靜養,不能走動,但如涵剛到編輯部,不想和王麗紅請假,第二天還是去上班了。看到受傷的如涵,王麗紅勸她回去休息幾天再來,可如涵放心不下手頭的一個稿子,更不想幾天都看不到趙剛,堅持要留下來上班,王麗紅也不再說什麼了。本來也沒什麼,如涵只需要坐在電腦前寫他的稿子,無需走動,中午飯也有同事幫忙打回來了。可事情偏偏就是那麼巧,辦公樓下班後突然停電了,大家都走樓梯下樓了,如涵辦公室在3層,本不是很高,但對於一個腳崴傷的人來說,從3樓走下去就是個大難題。幾個男同事都爭著搶著要背如涵下樓,都被如涵以在單位等人為由拒絕了,她不想和男同事有身體上的接觸,也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一瘸一拐的樣子,想等到最後大家都走了,自己再慢慢地下樓。

辦公樓停電,發電設備又壞了,沒辦法加班,到了5點半整個三樓幾乎沒人了,難得一見的安靜。如涵收拾好了東西,鎖上了門,一手拎著包,一手扶著牆,開始了她艱難的征程,剛走到樓梯口,卻聽到了同樣的關門聲,如涵向不遠處望去,正是趙剛鎖了門準備下班。見到如涵,趙剛似乎並不吃驚。

「小丫頭,你怎麼不讓那些帥哥們背你下樓,我可聽得出來,大家都很樂意的呀!」趙剛的表情怪怪的,如涵有點不知如何做答。

「我……我太重了,他們背不動。」說完了這句話,趙剛笑了,如涵自己也覺得好笑,多麼牽強的一個理由,身高170,體重101斤,到底哪裡重呢?

「你呀!」看到如涵窘迫的樣子,趙剛不好再說什麼,就順著她的意思說下去「嗯,說的對,那些瘦孩子們是背不動你這個小胖子,還得等我這個老將出馬了!」說著他俯下身,示意如涵上去。

如涵有些猶豫,卻抗拒不了這麼幸福的誘惑,能伏在趙剛的那寬厚的背上,如涵求之不得,想到這兒,如涵鼓足了勇氣,將雙臂繞在趙剛的脖子上,整個身體緊緊地貼在他的背上,葉志剛站起身,背起了如涵,向樓下走去。幸福來得太突然,如涵來不及準備,她只覺得此時此刻的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兒,心裡暖暖的,她好想兩個人就這樣走下去,走過一輩子……

「小丫頭,你還真是挺重的,要不是中午吃的飽,還真背不動你。」趙剛一邊下樓一邊說道,如涵能感覺到,他背得有些吃力,並不輕鬆。

「還是把我放下來,讓我自己走吧。」不忍趙剛挨累,如涵準備從他身上跳下來。

「別動,再動可就摔下來了,故意逗你呢,你不說自己重嗎,我總要配合一下呀。」趙剛笑著說道,加快了速度,幾乎是跑著下了樓,一口氣到了一樓,才把如涵放了下來。

「領導,你太狡猾了吧,我差點被你騙到,還以為你真背不動我呢!」看著只是有些輕微氣喘的趙剛,如涵羞紅了臉。

「好了,不逗你了,看你這麼可憐,就送你回家,不然你這個樣子,計程車司機看了你都不敢停下來。」趙剛接著說道。

「沒那麼可怕吧,我只是扭傷了腳,幹嘛不給我停車?」如涵不服氣地追問道。

「人家怕你要求背著上樓呀,有幾個像我體力這麼好的,就算是美女,人家也不敢背,萬一閃了腰,車都開不了了。」趙剛一向愛說笑,氣得如涵粉拳緊握,揮舞著向他示威。

「好了,不逗你了,我去地下停車場把車開過來,你在這裡等著。」趙剛跑向停車場,沒過一會兒就把車開到如涵面前。下車打開車門,扶如涵在副駕駛的位子上坐下。

「你這腳到底是怎麼扭傷的,這麼嚴重還上班?從明天起給你放幾天假,不用來上班了。」趙剛眉頭緊蹙,看得出,對如涵的傷勢,他很關心。

「不行啦,我有好多稿子要改,王姐給我安排的任務,我必須完成。」對工作,如涵一向盡職盡責,想到手頭那些事兒,如涵無法安心休假。

「你呀,還真有點我當初的勁頭,不愧是我徒弟,我剛上班那年,發燒39度還熬夜趕稿,第二天上班就暈了過去,還是王哥把我送到了醫院,現在想想,挺不值得的,什麼都沒有身體重要。你也要注意,別為了工作把身體累垮了。」趙剛語重心長地勸解道,言語間滿是關切。

「知道啦,師傅,你老就放心吧,聽你說話的語氣,倒讓我想起了我爸,他也經常這樣和我說話。」如涵笑嘻嘻地說道。

「什麼?你說我像你爸?我有那麼老嗎?你這臭丫頭就氣我吧!看我不扣你績效!」趙剛一手開車,另一隻手在如涵頭上輕輕地拍了一下,就像在教訓一個調皮的小孩子。

「師傅,饒了徒兒吧,我再也不敢了,師傅最年輕、最英俊、最威武,反正雖有美好的詞兒都能用到我師傅身上,千萬別扣我績效,我還指著這個養家糊口呢。」如涵順勢玩笑道,可愛的樣子讓趙剛心中為之一動。

「養家糊口?這詞兒用到你身上不對吧,應該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吧,再說,你一個小丫頭養什麼家,這都是男人該做的事兒。」趙剛不了解如涵的家世,以為她和其他年輕人一樣,都是為了生活辛苦奔波。對如涵來說,每月幾千塊錢的工資根本不算什麼,老爸和舅舅的公司,一個月的盈利足足有上百個幾千塊還不止。如涵工作,完全是為了自己興趣,她愛寫作,願意把它當做畢生的事業。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也就到了如涵家門口。「小丫頭,要不要師傅背你上樓。」看著如涵的腳,趙剛一臉焦慮地問道,

「不用了師傅,我家有電梯,這兒有沒停電,不用爬樓梯的。」

趙剛看了看對面的高層,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直關注著如涵的腳,他並沒注意到如涵住的電梯樓。

看著如涵走進了樓里,趙剛才開車離開,之後一連幾天,趙剛都會開車送如涵回家,直到她的腳傷有所緩解,他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