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十章我們畢業了,你卻走了

第四十章我們畢業了,你卻走了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1-27 16:03  字數:1965

劉明宇訂婚後的第二天就正式到世邦公司上班了,他未來的老丈人向世邦公司注入了800萬美元的資金,並幫助世邦開拓海外市場,一時間世邦公司風生水起,劉世邦也精神大振,回世邦公司當起了兒子的助手,父子倆一個久經商場,一個初生牛犢,各有優勢,強強聯手,世邦公司前景令人看好。

和明宇一樣,韓丹也是哈佛商學院的高材生,從小耳濡目染,熟知經商之道,為了支持明宇的事業,她離開了父親的公司,隻身來到世邦,只為助明宇一臂之力。明宇和她本無太多感情,可日子久了,也漸漸被她的情誼打動,動了幾分真情。在七夕情人節的晚上,兩個人更是將婚前的事情提前上演,做了名副其實的夫妻。而那一夜,如涵正一個人坐在江邊,拿著明宇送給她的音樂盒,回想著他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回想著幾年前屬於他和明宇的浪漫之夜,可見天下男人都是薄情的,多情的只是女人,受傷的也只是女人。

暑假一過,就是大四了,課程越來越少了,時間越來越多了,空閑的日子裡如涵就用寫小說來打發時光,日積月累也有了個20萬字稿,只是讀者只有一個人,就是如涵自己。她依然放不下明宇,無法接受其他男生的追求,每每有人示好她就躲得遠遠的,同學們都道她是孤芳自賞的冷美人,只有她身邊的人知道,沈如涵忘不了劉明宇,心裡容不下別人。

進入一月份,大四的學生就開始準備畢業論文了,經過了選題、定題、提交大綱,如涵的論文也有了輪廓,1萬字的論文對如涵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更何況她的選題又是《紅樓夢》研究。如涵上交的論文提綱得到了教授的首肯,一次性通過了,她也開始在圖書館、教室、寢室之間奔波,為寫論文收集資料。曉楓、亦晴也準備寫論文,三個人也許久沒在一起聚聚了,倒是黃尚文有心,約了他倆人,又叫了如涵,地點定在了那年四人吃烤肉的韓國烤肉店,開業已兩年,烤肉店早已擴建,店面足足大了三倍,如涵本想找到當初四個人坐的位子,卻再也找不到了。僅僅兩年的時間,早已物是人非,人心也不是當初了,如涵直覺傷感。兩年前的那日,尚文送到樓下,她被尚文強抱,明宇推開了尚文,放走了驚慌失措的她,如今,她和尚文再到寢室樓下,即便是有人要殺了她,劉明宇也再不會出現了,尚文有心,看到如涵的神情,知道她又想起了舊事,怕他傷心,就故意說起了自己最近的一些糗事,以博如涵一笑。

「我最近可是要頭疼死了,這論文差點把我折磨死,你們說我好不容易選了個題,教授也通過了,可是有一天,我無意中看到我寢室那哥們的論文,他竟然和我查的是同一本書,我們還都一字不改地抄了同一篇文章,結果我們的論文是大部分都一樣的,我的天哪!我當時就蒙了,我又得犧牲我炒股的時間再寫一篇什麼破論文了!」尚文說的本來就有趣,再加上他那鬱悶的表情,小楓和亦晴不禁笑翻了,只有如涵面無表情地坐著,撥弄著盤子里的肉,卻並不放到嘴裡。心病還須心藥醫,解鈴還須繫鈴人,尚文知道,如涵沒救了。劉明宇不可能回來找他,她也不可能很快恢復成以前的樣子。看到如涵難受,幾個好朋友心裡也不好受,吃完飯聊了一會兒也就散了,依然是小楓送亦晴,尚文送如涵。不同的是尚文並沒有喝多酒,也再沒有勇氣去抱如涵,明宇也沒有在夜色里出現,寢室的樓下仍舊喧鬧,即將畢業了,大學裡的情侶每日都在樓下依依惜別,場面十分感傷。

「如涵,別想那麼多,別太難受了,相信我,一切都會過去的,看到你這個樣子,我和你一起難受。」走到了樓下,如涵正要上樓,尚文攔住了她。

「我沒事,你放心吧,快點回去吧,都這麼晚了,等會兒寢室看門的阿姨,又不讓你進去了。」如涵勉強擠出一絲笑意,對尚文說道。

「嗯,我回去了,如涵,振作起來,我會一直陪著你,永遠不離開!」尚文動情地說,如涵強裝笑顏,讓他更加心疼,他寧願如涵撲到他懷裡大哭,也不希望她這樣堅強地撐著。

如涵回身上了樓,尚文站在樓下,看著她漸漸走遠瘦削的背影,心裡一酸,竟掉下淚來。自他懂事起,除了那次和表弟打架,被父親罵哭過,他就再也沒哭過,可為了如涵,他哭了,甚至想摟著她一起哭,「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這句話確實不假。

如涵回到了寢室,屋子裡很冷清,大姐、二姐到外地實習還沒有回來,三姐到家裡的一家公司去應聘了,其他的幾個人或是聽歌或是看書,做著自己的事兒。如涵什麼也不想做,蒙著被躺在床上,回想著大學這幾年的點點滴滴,心裡生出了許多的不舍,她沒想到大學生活就要在這樣的心境下結束了。曾幾何時,她是那麼盼望著畢業,因為有一個人也會和她一起畢業,回到她身邊。而今,他早已畢業,卻再也不會回來了。想到心酸處,如涵的眼淚又開始不爭氣地滑落,她壓抑著自己,不想哭出聲來。劉明宇給過他最深的愛,也給了同樣深的傷害,如涵想從痛苦中走出來,卻無能為力,明宇就像是如涵心頭的一道疤,即使不疼了,痕迹依然存在。